|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6章 鬼话
  小孩子说话没什么边际,但这个小女孩表述还算清晰,迟筵勉强搞懂了她的意思,弯下腰摸摸她的头哄道:“大概是妈妈和哥哥看错了,这个叔叔一直都在的。”

  他心里觉得好笑,澳门赌博网站:看差了这种事,大概也只有小孩子才会较真。

  小女孩“哦”了一声,看着两人不说话了。

  叶迎之低低笑了一下,走上前一步伸出手,似乎也想摸摸小孩的头,但不知想到什么又把手收了回去。

  迟筵疑惑地看他一眼,叶迎之解释道:“大人手上细菌太多,对小孩子不好。”

  迟筵想到自己刚才还摸了人家孩子,顿时有些尴尬,默默把手收到背后。

  叶迎之倾身对小女孩道:“乖,晚上早点回去吧,不要自己出来,也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安全reads;。”

  小女孩懵懵懂懂地“唔”了一声。

  这时候只听一个女声喊道:“雯雯!”

  小女孩回过头,看见自己母亲,又看了叶迎之和迟筵一眼就飞快地跌跌撞撞地乳燕投林般向母亲跑去了。

  叶迎之拉着迟筵继续向前走,母女对话的声音被远远抛在后面——

  “雯雯,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下午船上的两个叔叔,那个叔叔说另一个叔叔一直都在。妈妈我没有说谎,是哥哥看错了……”

  年轻的母亲只觉得后颈一凉。

  “两个叔叔?”她向女儿确认道。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点点头。

  可是,她分明看见刚才站在女儿面前的只有一个人……

  母亲浑身发冷,不敢再问下去,更加抱紧了小女儿。明天,明天一早就带孩子们回去。不,丈夫在外地回不来,现在就给大哥打电话,拜托大哥明天来接他们回去。

  迟筵和叶迎之两人一路走着,离女儿湖越来越近,这一条路也没有路灯,照明全靠天上的月光和道旁住户门前及窗子中透出的灯光。晚上太暗,叶迎之现在挑的这条路又有些偏,一路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迟筵竟又看到前方道旁有一个和方才小女孩差不多个头的小孩子在向自己招手,离得远,光线也暗,他一时看不清对方样貌,也分辨不清男女,只依稀能从轮廓大小看出是一个小孩子。

  迟筵道:“迎之,那边又有一个小孩,还在招手让我过去。”他说着想往那边走,却被叶迎之拦腰抱住。

  叶迎之轻轻搂着他,笑道:“哪有什么小孩子,你刚看见人家小姑娘脑子里还有映像所以看错了吧?”

  迟筵再向那个地方看去,果然,刚才不停向他招手的小小身影已经消失了。

  他一时怔在那里。方才的视觉印象过于真实,实在不像是错觉。

  叶迎之继续附在他耳边调笑道:“这么喜欢小孩子,不如你给我生一个?”

  迟筵回头瞪他一眼:“你能生还是我能生啊?!”

  叶迎之只笑,搂着他往回走。

  如此没有营养的打情骂俏,却成功让迟筵转移了注意力,忽略了那刹那的不对劲儿,在心底接受了“错觉”的解释。

  ————————

  淅淅沥沥的水声,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离他越来越近……

  凌晨时分迟筵再一次从睡梦中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

  一模一样的梦。

  那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让他打心眼儿里感到恐惧。

  今天晚上有些阴天,一轮月色渐渐被云层所笼罩,湖面上也起了一层雾气,夜色中平静依旧,却仿佛潜藏着什么。

  恐慌害怕的情绪甚至难以抑制,他顾不得会惊扰到爱人,趴到叶迎之身上抱住他,小声叫道:“迎之……”

  叶迎之马上睁开眼睛,平静地反搂住他,安抚着:“别怕,没事的,我在reads;。”

  迟筵摇摇头,他总觉得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叩叩”,敲门声响起。

  不仅是他们的门,还有楼下的门。

  更为诡异的是,随着“吱呀”一声,楼下那间没有人住的,房东说是正在装修的房子,随着敲门声,那扇有些老旧的门竟然应声而开。而那开门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至他的耳边。

  他们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楼下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行般移动。

  迟筵彻底僵住了,被这两种同时存在的声音搅得无力思考,只能勉强维持着抱着叶迎之的姿势。

  叶迎之却不停地拍着他的背安慰他,轻轻亲吻他不断颤动的眼皮,同时不忘伸手把他露出的整个背脊塞回被子里。

  迟筵听到楼下那爬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然后似是换了个方向……那个东西在顺着墙爬,就是他们的床头所靠着的这面墙!他甚至可以听到指甲剐蹭天花板的声音,随后一切声音都停止了——迟筵却知道,那东西停在了楼下的天花板上,正对着他们的床底。

  他却连夺门而逃都不敢,因为门外那有节律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迟筵不敢出声音,喘气都小心翼翼的,他怕底下的“那东西”听见。

  他极为小心地凑到叶迎之耳边小声道:“……迎之,你听见了吗?”

  黑暗中叶迎之眸色变得极为深沉,他弯了弯嘴角,喃喃了一句:“胆大包天。”同时手下不忘继续安抚着爱人。

  迟筵问:“你说什么?”

  叶迎之道:“我是说现在的老鼠胆子太大了,还好咱们家没老鼠。也不知道什么人这么讨厌天天敲门,我再去看看。”

  他满不在乎的态度也影响到了迟筵,迟筵觉得没那么紧张害怕了:“不是老鼠,你听那声音,根本不是老鼠能发出来的。”

  叶迎之把又着急地抬起了半个身子的迟筵塞回被子里,自己坐起来准备下地道:“恩,这种依山傍水的地方各种野生动物多,也有可能是黄鼠狼或者穿山甲什么的。”

  黄鼠狼?穿山甲?

  迟筵从小在城市长大,对于这些动物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面,最多在电视或书籍上看到过,并没有真正接触过,也没留下深刻印象,并不知道它们究竟是什么样子,习性如何。听了叶迎之的话,倒真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吓自己。

  但是连续两天都在他做恶梦后响起的不同寻常的敲门声还是很瘆人。

  他从后面抱住叶迎之的腰:“迎之你别过去了,你留下陪我好不好……睡一觉,睡一觉明天白天醒来就没事了。”他也说不上来是从哪里得到的这种“睡一觉就好了”的认知。

  叶迎之忍不住回过头摸摸他的脸,想起他以前被吓得双眼通红直接哭出来的样子,开解道:“我就像昨天一样去看一看,肯定还是昨天那个人,今天又认错门了。我去开门他反应过来不是自己住的地方就会走了。不然这样敲下去你要怎么睡觉?”

  迟筵心下稍安,但想到床底下隔了一层地板趴着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又觉得心中发毛,竟连自己留在床上也不敢。他抬起头看向叶迎之:“……那我和你一块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