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章 只有一个人
  迟筵的计划是在这里住两天玩三天,假期最后一天再赶回苏民市。结果第一天晚上因为敲门事件半夜醒来,又和叶迎之折腾到天亮,迟筵直到早晨四五点钟才得以入睡,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居然假期的一半已经过去了。

  迟筵醒来的时候叶迎之正满脸笑意心满意足地趴在旁边看着他,见他醒了就凑过来亲亲睫毛:“休息够了没?”

  迟筵反手一枕头就掀了过去:“叶迎之你真不是人吧?哪有人大半夜那么精神的?”

  叶迎之单手夺走凶器枕头的同时张开怀抱,反倒显得是迟筵投怀送抱reads;。他抚弄着迟筵的脖颈,很开心地道:“没有啊,你愿意陪我的话我白天也精神。”

  迟筵想把他送去花榕新区街道办接受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新风范思想再教育。但无论嘴上和行动上再怎么别扭,心里也是甜的。

  好像他天生就该这么喜欢这个人,能看见他,能挨着他,能被他拥抱,便觉得欢喜得不能自抑,简直要哭出来。

  两人这样胡闹着简直没完,中午饭也是直接订的送上门的午餐,不过出来度假本来就是为了放松,自然怎么开心怎么舒服怎么来。

  迟筵出门取餐的时候向送餐小妹打听了除了湖还有什么地方可看可玩,小妹说东边有座山,没怎么开发过,但以往来的游客都反应景色不错,清幽而别有趣味。

  可能是因为昨天那个没头没尾的奇怪的梦,迟筵本能地对那片湖产生了抵触,但是……又实在不想爬山。

  他回头看着叶迎之,想让对方拿主意。

  叶迎之耿直且诚实道:“我们就在房里玩吧。”

  迟筵决定还是去看湖。这里就是这片湖景最出名,昨天两人尽在僻静处绕,都没去游人最多的风景区。

  景区那边比较热闹,也有游船、水上摩托、快艇等游玩项目,游船可以按位买票坐能容纳十几人的画舫,也可以租最多容纳四人的脚踏船自己划。

  叶迎之道:“我们自己租船划吧。”

  迟筵看了看,果然是租船比较受欢迎,一家三口或是成双成对的情侣都喜欢自己租一艘船,坐画舫的多是前来游玩的中老年团。

  他去租船处交押金办理手续,负责的中年人看他一个人,多说了一句:“小伙子怎么不坐画舫?该游的景都能游到,还不用自己划,价格也便宜得多。”这时候租船紧俏,过一会儿人更多还得等,不愁租不出去,一趟趟来往的画舫里却坐不满人,他还是想趁机推销另一个项目,情侣或是一家子不好推销,这年轻人单身一人应该会考虑。

  他刚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心底没来由地一颤,不由缩了缩脖子,也没了继续推销的心情。

  迟筵笑着婉拒:“不用了。”和爱人出来玩,当然是有不受干扰的私密空间更惬意舒适。

  这片湖叫做女儿湖,说是呈月牙形,但其实中间的弯折并不平滑,更像是“k”字形状。而由于地势山形等原因,湖水弯折两边正好被分为阴阳两面,一面阳光充足,湖面洒金;另一面却幽静阴凉。迟筵他们住的旅馆正对的就是湖的阴面、

  租船处都设在阳面这面,相应的这一边游人游船也多,十分热闹,过了弯折处游船就少多了。

  叶迎之指指远处那道弯折的湖岸线:“阿筵,这里人太多了,咱们去那边。你先踩,等划到那里人少了我再替你。”

  迟筵没有异议,听话地向那边划去,到了阴面之后脚踏船就只有零星两只,和之前左右隔三四米就能看到一艘船的热闹景象截然不同,叶迎之果然负担起了开船的任务,让迟筵坐在旁边歇着看风景。

  旁边一艘船贴着他们相对驶过,里面的小男孩突然指着迟筵所乘的船喊道:“妈妈、妈妈,为什么那个叔叔的船不用踩也不用把握方向盘就能走?”

  年轻的母亲望了望那艘只剩一个背影的船,分明是和他们一样的普通脚踏船reads;。

  她轻声对儿子道:“一定是你看错了。”

  上次和丈夫带着孩子们来这里玩后两个孩子就对划船这项娱乐念念不忘,她和丈夫也和一对儿女约定好了这次假期再带他们来玩,谁想到事到临头丈夫却要出差。两个小家伙从去年秋天开始已经盼望了大半年的时间,没办法她只好自己带着七岁的儿子和三岁半的女儿出来玩。可一个人应付两个孩子还是让她感到筋疲力竭。

  这时候一直默默坐在旁边吃着手看着外边景色的小女儿突然开了口:“哥哥说谎!那个叔叔旁边还坐着一个叔叔一直在开船。我还看见一个阿姨想爬上他们的船,被那个叔叔踹了下去。”

  小女孩的哥哥不满于妹妹的指控,立马站起来皱着眉毛道:“我没骗人!那个船里只有一个叔叔!妈妈肯定也看见了!”他说着转向了女子,想得到母亲的支持。

  年轻女子只觉得后背一凉,甚至没注意到儿子说了什么。女儿才三岁半,谁教她说那种话的?没人教的话,她自己怎么能编的出来?

  她和儿子明明都看见那艘船里面只有一个人……

  女子立马呵斥儿子挨着自己坐好,不许乱动,又伸手把女儿抱过来放在自己和儿子中间,自己使出全身的力气踩着脚踏板往回开船,直到离岸边租船处越来越近,看到身边的船多了起来才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她心里不免又生出了几分对丈夫的怨怼,却无可奈何也难以指摘忙于工作的男人。看看天色心想今天太晚了,再住一晚,明天一早就带两个孩子回家。

  叶迎之微笑着踩动着自己这边的脚踏板,不着痕迹地伸出左腿,对着扒在自家船边上的四根苍白浮肿的手指狠狠踩下去。

  这湖的方位不寻常,才形成如此奇妙的地势,一面阳气充足,另一面却阴气大盛,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水鬼。

  阴面的水面比阳面更为开阔,因为人少,所以显得别样幽致静雅,水平如镜,偶有飞鸟掠过带起一串涟漪。

  叶迎之把船停在了湖中心处。迟筵正扒着船篷边缘看着外面的湖光山色,不防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突然伸过来,将他搂了回去。

  迟筵转身回头,正看见叶迎之探过身子,两只手撑在他头两侧压在他背后的船篷上。

  他看见叶迎之缓缓压下身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随之唇被轻柔地吻住了。

  “别怕,没人会看见。”叶迎之安抚着他,贴在他唇畔呢喃着,“阿筵,现在像不像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而我拥有着你。

  “只有我们两个人”,迟筵莫名地被这句话拨动心弦,心里一颤,情不自禁地仰起头,回吻住爱人。

  晚上玩回去之后叶迎之依然坚持不在外面吃饭,澳门赌博网站:要自己动手做,迟筵也由他,还从菜铺买了鱼和菜回去,反正在家的时候也是他负责买菜叶迎之负责做饭。

  吃完饭两人出去散步,这时候已经将近八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附近都是各式各样用于招待外来游客的民宿,有的是农家院样式,院子中间架起了烧烤架,还有人唱歌表演节目,在院门口都能闻到烤鱼的香味。

  “叔叔。”迟筵偏头和叶迎之说着话,突然感觉到有东西在拉自己的裤子,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只有小点点的小女孩。

  小女孩仰头对迟筵道:“叔叔,划船的时候我看见了你身边这个叔叔,可是妈妈和哥哥都说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