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章 噩梦
  迟筵猛然从梦中惊醒,不知不觉中冷汗已经浸透了棉布睡衣,心脏兀自在砰砰跳动,一声一声,犹如乱了节拍的鼓点。

  他颤颤地睁开眼,看见床头灯温暖的橘黄色光芒,外面客厅也是灯火通明,又伸手摸了摸挂在颈间的玉坠,才暗暗舒出一口气。

  他梦到自己还在上大学。

  迟筵念大学的时候住寝室,当时一屋住四个人,上床下桌,屋里没有卫生间,浴室、洗漱间、厕所都在走廊里,隔几间寝室设置一个。

  他梦见自己出门去上厕所,回来之后却发现寝室门锁了,他拼命喊叫、敲门,可是里面就是不开门。他呼唤室友的名字,他说“我是迟筵,快开门”,却都没有作用。

  他可以听见门里的声音,也不知怎的能隐约看到门内的景象,他看到他的三个室友都在门里,可是里面还有一个“迟筵”,那个“迟筵”说:“不要开门,外面那个不是人。”

  而和他朝夕相处的室友们就和那个东西站在一起,把他关在门外。

  隐藏在室友身后的“迟筵”似乎也看到了他,突然冲着他抬起头,咧开嘴,笑了。

  而迟筵就在这时被惊醒。

  迟筵并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或者说他一点都不唯物。他没有特异功能,也不像小说电视里描绘的那样有可以看到鬼神的“阴阳眼”,但是他就是能感受到那些东西的存在。它们窥伺左右,环绕着他,满怀恶意。

  他很早就能感应到这些存在,但是他只是害怕,从不敢和人说,直到十岁的时候他被人从商场楼梯上推了下去,所幸没有出大问题,商场监控却显示他的左右空无一人,他是自己栽下去的。外婆来医院照顾他,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他后背上有一个小小的,几乎看不见的红色掌印。

  外婆大惊失色,这才把这事放在心上,日夜亲自在病房守着他,等他情况好转之后就带他去拜访了一座很有名的道观。

  迟筵还清楚记得那已经记不清面容的道人将一根红色的平安绳绑在他的手上,沉声叮嘱:“离那些东西远些,他们想害死你,取而代之。”

  彼时迟筵尚且懵懵懂懂的,回家之后过了一个月,一天吃完饭的时候平安绳却无端断成了两截,断口处被烧焦成黑色,就像是被什么人用香烟烫断的。

  外婆大惊,又连忙带着他去拜访先前那道人,道人却没见他们,只让徒弟带话说迟筵天生体虚,自己道行不够,护不得他,让他们另请高明。无论怎么求道人也不肯再见迟筵,最后没有办法只将外婆叫去谈了谈。

  外婆出来后眼圈泛红,似是哭过,她带着迟筵离开,也试图再去求其他“高人”,但先前那道人本领高辈分大,有的道观听说那道人都说自己道行不够,根本不敢一试,纷纷推脱。

  那段时间若不是外婆寸步不离地守着他,迟筵大概早就没命了。而因为之前商场摔伤的事故,他正好休息在家,有老人紧紧看着才规避了许多危险。直到后来外婆不知听说了什么,向自己娘家求救,费尽心思要来了一块据说是祖传的灵玉玉坠,用平安绳穿了让迟筵随身佩戴,情况才好了起来reads;。

  迟筵依然能感受到那些如影随形挥之不去的窥伺感,甚至仿佛能听到它们发出的那些满怀恶意的无意义的音节,但是无形之中似乎有一张膜将他和它们隔绝开来,让那些东西再也无法轻易接近迟筵,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最近玉的保护作用似乎在削弱,迟筵可以感觉到,那些东西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肆无忌惮。

  他九岁那年父母车祸遇难,后来一直由外公外婆抚养,大二那年外公去世,去年秋天外婆也离开了他,家中亲人只剩下舅舅一个,舅舅一向忙于公司事务,和他并不非常亲近,对之前外婆说他体虚易招鬼怪惦记,四处托人打听带他求仙拜佛的做法更是嗤之以鼻,虽然碍于老人的缘故没法明着阻止,但也一向不支持。所以现在找保命的法子只能靠迟筵自己。

  好在父母给他留有房子存款,在舅舅公司也有股份,外祖父母家境殷实,外婆因为心疼女儿又格外偏爱他,从来没动过迟筵父母留给他的遗产,都帮他做了投资,外婆去世之后也将自己名下财产留了不少给迟筵,让他不至于为生计发愁。

  迟筵一直生活在隐隐的恐慌之下,为横死丧命而担忧,反而不像一般人一样渴求功成名就,毕业后就随便找了份和专业相关的工作,按部就班地做着。

  迟筵摸出手机看了眼,3:59,很邪门的一点,他每次从噩梦中被惊醒看时间都是3:59,。不过从小到大撞邪撞鬼多了,这些微末细节他已经不去在意,只求不伤害到自己就好了。

  他此时也没了睡意,拿出手机刷了刷常用的app,看网民们各种嬉笑怒骂谈笑风生,看朋友们各种晒自己家长里短生活近况,顿时觉得沾了不少人气,血液渐渐流开,急速跳动的心脏也慢慢平复下去,仿佛重新活了过来。

  就这样耗到了7点,日光从窗子照了进来,迟筵这才起床,把床头灯和客厅灯都关了,准备去洗漱。

  他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也在本市,但是方位偏阴,采光不好,迟筵总觉得自己这条命就是阳光给的,澳门赌博网站:只有站在温暖灿烂的阳光之下才最能体会到轻松快意,那时候身边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也少了许多,所以就把那套房子租了出去,自己在离单位近的地方又租了一间向阳的房子,租之前还特意找人看过,挑的是阳气最足风水最正的楼盘——一般人可以不在意这些,迟筵却将看得很重。

  值得欣慰的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他现在识别江湖骗子很有一手,几乎一个照面说几句话就能分辨出对方是真有些本事还是打着神乎其神的招牌招摇撞骗。

  因为自身的特殊,迟筵一直对镜子、水潭、井等阴气重或有些灵异之处的东西比较排斥,虽然知道塑料对人体健康不好,吃饭时也坚持用塑料制成的碗筷——只因为越是毫无灵性的工业合成品,那些东西越不容易附着在上面。

  但家里总不能一块镜子也没有,他也需要对着整理整理自己,免得出门上班仪表过于邋遢,所以特意请人指点着在家中最合适的地方按了一块。

  他洗漱出来,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突然看见镜子中的“迟筵”抬起头,咧开嘴,对他笑了。

  迟筵匆忙扔下梳子抓起公文包夺门而出,坐到电梯里依然心有余悸。

  幸好现在是早高峰,这个小区接近cbd,地段繁华,交通便利,租金不菲,住户也以上班族为主,每天这个时间电梯都挤得满满的,隐约还可以闻到早餐的香味,蒸腾着的生活气息再次将迟筵从方才那一刹那的惊吓中拯救了出来。

  他摸了摸自己颈间的玉,愈发感觉到了事情的紧急。虽然还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显然这段时间里遇到这种诡异事件的概率在上升。灵玉可能迟早有一天会失效,他必须在那之前找到新的可以替代的保护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里,迟筵摸出手机,向单位请了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