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校花之贴身高手 > 得来全不费功夫
  走到近前,冷轩细致的观察了起来,发现这树墩的外表很光滑,没有那种开裂的痕迹。他伸手在树墩上面拍了下,感觉这树墩很结实。此刻,房间内的黛新月也走了出来,她见到冷轩站在树墩的边上,不由问道:“怎么了?难道你认为是这树墩的问题?”

  冷轩闻言没有做出答复,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因为树墩的缘故。但是按照黛新月所说,她父亲在病发之前,唯一接触过的便是这树墩了。思考了一下,他问道:“这树墩在这里有多久了?你这庭院都是种植的花卉,把这树墩留在这里影响美观,你们怎么不把它挖了?”

  黛新月苦笑道:“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把这树墩给清除掉。但是,这树墩不知道为什么,无论用斧子还是锯子,都无法损伤它。我父亲为此还专门请来了几个人,可还是没有用。这树墩的年代我也不清楚有多久,反正这栋房子传到我父亲这一代,这树墩便一直存在。我估计,我太爷爷他们对这树墩也没办法,所以才留了下来。”

  听完这话,冷轩对这古怪的树墩倒是生出了几分好奇来。他让黛新月先回房去照顾她父亲,而则伸出手,大力的拍向那树墩。但是这股巨力落下,那树墩却没有任何反应,连外皮都没有一丝脱落。冷轩见状心头不由一惊,这树墩居然可以抵抗住自己的力量,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要是换了一棵树的话,他这一拍下去,立刻会把树拍断。

  沉思了一阵,冷轩又再次尝试了一下,这一次,他运转起体内的真气,手握钢拳,然后猛地向那树墩击去。只听砰的一声,冷轩的这一拳之力连地面都是微微颤抖,但那树墩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而大地的颤动把屋内的黛新月给吸引了出来,只听她疑惑道:“冷轩,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像地震一样。”

  “没事,没事。”冷轩连忙摆了摆手,并劝说她继续回屋照顾父亲。黛新月返回后,冷轩便开始琢磨起这树墩来了。居然连自己附加了真气的攻击都可以抵挡,这树墩恐怕不简单呀。忽然间,他的脑海里蹦出一个想法来。难道说,这树墩会是金刚木?也只有这个结果,才能够解释为什么这树墩拥有这么强的防御力。但是,这树墩跟龙灵子所描叙的金刚木模样有点不太相似。

  带着满心的疑惑,冷轩急忙将龙灵子叫了起来,没待对方抱怨一下不满,他便立刻把情况说了一遍。龙灵子听后微微愣了愣,然后又询问了一下那树墩的详细样貌以及特征。片刻之后,只听到龙灵子哈的一声,笑道:“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你这运气连老头子我都要羡慕了。你所见到的那树墩的确是金刚木,而且,按照你刚才的描述,这金刚木应该有些年代了。据我估计,只怕上古时候的那些修真者遗留下来的树根,经过这些年的生长,才有了这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