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校花之贴身高手 > 神秘木墩
  黛新月微微笑道:“我太爷爷那时候在当地有些名望,生活条件也很好,所以修建了这么一栋房子,后来便传到了我父亲的手里。”说话间,两人已经越过庭院,来到了后面的一间屋子里面。推开门,冷轩便看见一个中年男子面色苍白,额头冒虚汗的躺在□□,他的眼睛似闭非闭,好像人已经陷入了迷离状态。

  对于黛新月的父亲,冷轩以前见过,那时候她父亲被黄吉祥的人抓了起来,是他解救出来的。冷轩走到近前,开口道:“黛叔叔,我来看你来了。”不过,他的话语并没有得到回应,黛新月的父亲躺在□□,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

  一旁的黛新月说道:“我父亲他现在已经丧失了对外界的感知,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到。而且他也不吃东西,全靠一点营养液维持他的生机。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到这里,她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滴滴滑落。

  冷轩连忙递了一张纸巾过去,并把她带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之后,他走到床边,伸手握住新月父亲的手腕,检查了一下,他发现新月父亲的体内的精气正在一点点的消失,好像正被什东西吞噬似的。按照这个情况继续下去,新月的父亲顶多还能坚持三天。

  冷轩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掀开了被子,对新月的父亲做进一步的细致检查。没过多久,他便发现在新月父亲的手心处,有一个很细小的红点,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发现。在红点的旁边,还有一小片红肿的迹象。冷轩有些想不通,这红点好像被针扎了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应该跟新月父亲的病情没有太多关系。

  找不到病因,冷轩又来到了黛新月的身旁。此刻,黛新月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冷轩问道:“新月,你跟我说说,你父亲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有没有什么征兆。还有就是,他在生病之前,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东西?你好好想想,然后告诉我。”

  黛新月沉思了一会后,说道:“我父亲是两天前的晚上开始发作的,那天我轮班,所以没有去医院,一直呆在家里面,我父亲也没有外出。那天白天的时候,我在庭院里面修剪花草,我父亲则帮我在那里浇水。后来我父亲累了,便在庭院的木墩上坐了十多分钟的样子。之后我们就像往常那样,吃饭看电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父亲正准备去睡觉,却突然浑身冒冷汗,并且手脚也开始无力,不听使唤。”

  虽然黛新月的话里面没有提到什么关键,但冷轩听完后却心中一动。他立马出了房间,来到庭院中。这座庭院足有一百多个平方,在中间是一条石板路,而两边则全部种满了花卉。冷轩围绕着那些花草,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之后,他便将目光对准了庭院当中那低矮的木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