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校花之贴身高手 > 黛新月的麻烦
  陈医生闻言也没有多问,虽然他也知道,习武的人在体质方面的确要强很多,但是这种情形却是见所未见的。不过,看冷轩的样子并不像说谎,而且还表示苏正刚可以作证。苏正刚是什么人陈医生自然很清楚,于是他也没有深究下去。不过,临走之前,他却是交代冷轩留院查看两天,如果证明他的确恢复了,才可以放他出院。

  冷轩对此也没有拒绝,不过是多呆两天而已,趁着这个机会他也可以好好巩固一下境界。

  黛新月在陈医生走后,也开口说道:“既然你没有什么事情,那我便先出去了。”

  “好的,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冷轩点点头。然而,当黛新月转身出门的时候,冷轩却发现她的面色不是很好,不由问道:“先别走,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若是这样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别这么辛苦的工作,不然对身体不好。”

  黛新月强颜一笑道:“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虽然她这么说,但冷轩还是感觉到她眉宇间的忧愁,于是下床走到她的面前,说道:“我看得出,你心里肯定有事,告诉我吧,说不定我能够帮你。你要是不说,那我可不让你出门。”说着,他便将身子挡在了房门口,堵住了黛新月的出路。

  黛新月见冷轩语态强硬,而且又这么霸道,不由一阵苦笑,她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我家里出事了。”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由于这段时间承蒙黛新月的悉心照顾,因此冷轩心里还是比较感激的,所以见她有事,便决定帮助她一下。

  黛新月诉说道:“我自小母亲便病亡了,是父亲一手把我拉扯大的。父亲没读过什么书,要养活我很不容易,那时候每天都辛辛苦苦的去卖力气,赚点钱供我学习生活。可是,自从我学业有成,进到医院里当护士开始,我父亲便开始发生转变,他不仅酗酒,而且还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学起了赌博,家里但凡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变卖了。不但如此,最近他欠了一大笔的赌债,因此找人借了高利贷。现在债主逼上了门,让我父亲还钱,可是,他哪里有钱还,而且我的工资又不高。后来,那些人直接威逼我父亲,说什么没钱的话便用我来抵债。”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冷轩闻言不由大怒。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这么单纯,而是有人背后指使的。”黛新月继续说道:“上次有个叫黄吉祥的住进了医院,他见我长得漂亮,便动了歹心。开始他让自己的手下来找我,说如果我答应做黄吉祥的女人,便包我荣华富贵,我当时便拒绝了,还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让他别再来骚扰我。没想到,那黄吉祥在白云市很有些势力,居然对我的父亲下手,想以此来要挟我。不仅如此,他们还说,如果三天之内不答应的话,那么便砍了我父亲的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