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仙海缥缈 > 28:单挑
  “依我对小笛子的了解,澳门赌博网站:他宁愿自己名声坏臭也不要抱恨终生,而且人命关天,中寒毒的那人是小笛子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

  “小笛子从前待我那么好,天天陪着我,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让给我,我可不能没有良心,现在他有难我一定要帮他,尽管大师兄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差点就把我说服,但我也不听了,就算没有大师兄帮忙,我一个人也要去把小笛子救出来,大不了劫狱失败陪小笛子一起关在大牢里罢了!”

  想到这,越女剑神情坚毅豪气万千,紧握着小拳头,这就动身前往牢房。

  昨日越启德等人初到骨煞宗时,煞无极曾派遣弟子带领段子絮等人观光游览一圈骨煞宗的风景,越女剑也因此知晓牢房所在,在夜色中走了半柱香的路程,期间小心翼翼避开巡夜弟子,一路走来有惊无险,总算顺利来到牢房外面。

  越女剑俯身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探头探脑看去,只见入口处有两名骨煞宗弟子把守,周围还有十数人来回走动,观察有无异样情况。

  越女剑的小脸顿时就苦下来了,心想:“大师兄果然没骗我,仅仅是牢房入口就有这么多人看守,更别说里面了,如果只有二三个人我勉强能瞬息制服他们,可这么多人我就办不到了,怎么办怎么办?连个入口我都进不去,还怎么救小笛子出来?”

  越女剑苦无计策,决定静观其变,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看守入口的骨煞宗弟子却是有增无减,期间固然有弟子吃宵夜或是解手方便,但都有相应的人来接替换岗,越女剑始终没有找到守卫松懈的机会,有几次还差点被巡视的弟子看到了。

  越女剑本就不是一个喜静的女孩,干等了这么久,心中十分不耐,正想着要不要直接冲出去跟这些人大打一场时,左后方忽然传来动静,越女剑做贼心虚吓了一个激灵,赶紧趴在地上屏住气息,一动都不敢动。

  一位身穿淡黄色裙子的少女,两只手各提了一大坛酒,从越女剑身旁走过,只要她的脚步再往右五公分踏下,便能踩在越女剑身上,其中惊险实是惊心动魄,越女剑紧张的不行,唯恐被她发现踪迹,目光悄悄瞄向她的面孔。

  “居然是她。”

  越女剑一眼就认出这位少女的身份,她正是煞无极的小女儿煞嫣然,越女剑心想:“白天在掌座殿里,就是她让人把小笛子抬进来的,算是个坏人,不知道她现在来这里做什么?”

  煞嫣然手提两坛酒,径直朝牢房入口走去,几名巡夜的弟子迈步赶上来,向她恭敬行礼道:“见过师妹。”

  煞嫣然笑眯眯道:“各位师兄不用多礼,爹爹吩咐我今晚给你们带两坛花冰酒尝尝,你们看守牢房尽心尽责,真是辛苦了。”

  听到“花冰酒”三个字时,众人脸上都是一喜,连道:“这是我们的分内之责,谈不上辛苦,回头还请师妹替我们向掌座问好。”

  煞嫣然点点头,走向牢房大门,边走边说:“外面风大,都要把酒香吹散了,去里面跟大家一起喝吧。”

  几名弟子顿时显露出为难之色,道:“我们的职责是在外面看守,若是被何师兄等人知道我们擅离职守,会狠狠责罚我们的,所以……”

  煞嫣然脸上的笑容随即转变为冷笑,道:“我奉爹爹的命令来给你们送酒喝,何师兄他们就算要责罚也是责罚我,我都不怕你们还怕什么?还是说各位师兄不想给师妹面子,想让我回去后被爹爹斥责办事不利?”

  众人忙道:“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煞嫣然脸上的笑容随即又转变为柔和,嘻嘻笑道:“既然各位师兄不想让我难做,这就和我进去一起喝酒吧。”

  众弟子神色仍是为难,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心想:“师妹忽然冷脸忽然热脸,搞不明白她在想什么,把她得罪了我们以后可就糟了,而且等下何师兄等人真要责罚起来,我们大可将责任都推到师妹头上去。”

  考虑明白后,那名弟子便笑呵呵道:“大家别愣着了,走吧,这是掌座和师妹的一番好意,我们又怎敢不从?”

  有人起头,后面的事情就顺利了,众人随波逐流,纷纷跟着煞嫣然走进牢房大门。

  ……

  不远处躲藏踪迹的越女剑,看着牢房门口此刻空荡荡的场景,小脸不免有些呆萌,心想:

  “煞嫣然跟他们说什么了?怎么看守入口的弟子都走光了?”

  越女剑摇摆不定,趴在地上又等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这么好的机会,此时不溜进去更待何时?”

  这样想着,越女剑从草地上一跃而起,身姿轻敏窜向牢房,快要接近时却又放缓脚步,谨慎观察周围,确定没有人后才闪身进入大门里。

  骨煞宗的大牢建立在地下,这能有效的防止囚犯越狱,越女进入大门后,顺着地道往下走,很快来到一处拐角,忽然听到前面传来好多人的谈话声,她便不敢再走了,慢慢将脑袋探出去看。

  只见在火把的照耀下,二三十名骨煞宗弟子围坐在一张大桌子旁,煞嫣然坐在人群中,桌上摆满了好酒好菜,众人一边谈笑一边夹取饮食。

  除了煞嫣然以外,还有两个人越女剑认识,分别叫何仁豪、何仁杰,此二人乃是亲兄弟,同时也是煞无极的亲传弟子,昨日正是他们带领段子絮等人游览骨煞宗。

  何仁豪痛饮一大碗酒,大笑道:“好久没喝到花冰酒了,往日只有在重大节日时才能喝到花冰酒,痛快,哈哈,多谢师妹大半夜过来给我们送酒。”

  其余人也都赶紧附和道:“辛苦师妹了,这酒一下肚,我感觉我体内的真元立即浑厚了不少,足以抵过我三天苦修!”

  煞嫣然轻抿一口酒水,笑眯眯道:“我只是过来送东西的,有什么辛苦,倒是各位师兄在此看守囚犯,这才是真的辛苦。”

  煞嫣然的这番话语,让众人感到受宠若惊,都感觉她今天与她往常娇蛮任性的言行举止大不相同,奇哉怪矣。

  何仁杰笑道:“等这顿宵夜吃完,我亲自互送师妹回去吧,虽然说是在自家宗门里,但大晚上的也有点不太安全。”

  煞嫣然脸一板,故作不满道:“原来师兄这么不欢迎我吗,我一来就要赶我走。”

  何仁杰连道:“我怎么敢赶师妹?我是担心这大牢里肮脏,会污了师妹的耳目,师妹若是愿意的话,想在这里呆多久就呆多久,我绝无意见。”

  其余弟子听闻这两人的谈话,心下都松了口气,他们本来以为听从煞嫣然的话擅离职守进来喝酒,会被何仁豪、何仁杰狠狠责罚一顿,此刻却见他们与煞嫣然言笑晏晏的模样,哪里有半点要责罚众人的意思?

  他们殊不知,煞嫣然乃是煞无极之女,是骨煞宗的掌上明珠,煞无极的那几个亲传弟子无一不想亲热讨好煞嫣然,何仁豪与何仁杰也不例外,白天在掌座殿外他们还曾阻拦煞嫣然,生怕惹她恼怒,此刻煞无极不在,此二人自然要绞尽脑汁讨好煞嫣然,弥补白天的过错。

  吃了一会儿酒饮后,煞嫣然忽然眼珠子一转,瞅向旁边的一座监牢,道:“我们的宵夜是吃的很好了,还有花冰酒下饭,不知某些小贼是否也有这种待遇。”

  何仁豪没懂她的话,问:“师妹什么意思。”

  “哼!”

  旁边监牢里却是传出一道少年愤慨的冷哼声,何仁杰偏头看了看,似乎明白了什么。

  煞嫣然冷笑起身,走近监牢,指着被关在里面的李笛说:“小贼,你哼什么哼,可是在对本小姐挑衅示威?”

  李笛呸道:“狗贼,我那时候真不该手软,把你摁死就好了。”

  这当然只是一句气话,但落在煞嫣然耳中,顿时就令她回想起不愉快的记忆,诸如被李笛压在身下骑乘受辱……

  煞嫣然怒火大盛,银牙咬的“咯咯”作响:“你居然还提敢那时候的事情,信不信我能让你死的很难看!”

  李笛不屑道:“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没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煞嫣然张口喊道:“仁豪师兄,把这小贼放出来,我要跟他单挑!”

  何仁豪愣了愣,忙劝道:“师妹不可,师父指名道姓要我跟弟弟照顾好这小子,没师父开口,绝对不能把他放出来。”

  煞嫣然瞪眼道:“我不管,他得罪了我,我一定要跟他单挑教训他!”

  李笛嗤笑插嘴:“谁教训谁还不知道呢。”

  “你闭嘴!”煞嫣然冲他吼道:“仁豪师兄,我命令你现在就把牢门打开!”

  何仁豪头疼无比,只觉得这时候的师妹才有往常那种熟悉的感觉了,刚才那个笑颜如花言语有敬的好师妹已经飞走了。

  “师妹就别为难我了,我要是把他放出来,回头师父就该把我关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