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闲臣风流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周大人无语问苍天
  明朝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皇帝和文官是董事长和员工的关系,不是主人和奴隶,周楠倒不怕得罪未来的万历。

  小万历和嘉善公主午休毕,就派人过来传周楠等人去道观布施。

  这下嘉善终于不用藏在屏风后面可以和大家见面了,想起又要看到她,周楠内心中未免有点小激动,当即振奋起精神,带着众官吏候在西苑大门口。

  不片刻,林公公就带着队伍浩浩荡荡过来。

  众官急忙拜下去:“见过世子,见过长公主殿下。”都将头埋下去,不敢得窥玉容。

  周楠也伏在地上,正想着什么时候偷偷见上公主一面,说上几句话儿。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出现一袭长裙的下摆,下摆色做朱红,上面用金线绣着牡丹花来。雍容华贵,闪瞎周大人氪金狗眼。

  香风袭来,如兰似麝,当人心怀荡漾。

  这公主,身材纤细,宛若邻家小妹,这宫装礼服宽大华丽,穿在她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反差美。再加上她身份尊贵,给周楠难以抵挡的吸引力。

  中国传统文化历来有落魄书生得身份尊贵女孩子垂青,最后抱得美人归的所谓的“郎才女貌”“郎吊丝女千金大小姐”的情节,周子木也不能免俗。

  惟独心中有些不能接受的是,这位看起来乖乖女一样的公主竟然是拉拉,还开放得很。

  正遐想联翩中,略带粗豪的女声传来:“周子木,平身吧,让本公主仔细看看你的模样,咯咯。”声音中竟是难得地带着一丝娇羞。

  这声音好陌生,周楠愕然地抬起头

  却见眼前是一具虎背熊腰的身体,身体的主人长着一张虎头虎脑的脸,正用一张手绢遮了半张脸,似嗔似喜,欲近还远。

  这是嘉善公主?

  这他娘的是毛子大妈啊!

  真是叉了狗了!

  那么,以前和自己见面的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谁?

  周楠仿佛被大雷打中,惊慌失措之下忍不住“啊”一声叫出声来。

  嘉善公主见周楠震惊,心中不喜,冷哼一声:“周子木,缘何如此失态?”她也看出周楠是嫌自己丑,心中怒气蓬勃,就要发作。

  周楠心叫一声不好,忙道:“公主气质高雅,臣心中惊讶,不觉忘形,还请殿下宽恕罪。”

  旁边,小万历叫道:“嘉善姐姐,这姓周的分明是嫌你长得难看,你看看,你看看他这模样,眉头都皱起来了。你再看,他脖子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不好。”周楠心中一凛,暗骂:“小朱,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这么害我,我跟你有杀父之仇夺母之恨吗?”

  嘉善大怒,终于爆发了:“周楠,你腹诽君上,该当何罪?”

  周楠连声叫屈:“公主殿下,小臣冤枉啊!殿下美姿容,气质高洁,臣一见之下就感到无比震惊,以至失态。世界上并不缺少美,关键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公主的威仪,别人如何识的。”

  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在自己面前称赞自己的容颜,嘉善转怒为喜,又用手帕遮住脸,娇声道:“真的吗,周楠,你嘴里抹了蜜吗?”

  小万历还在叫:“姐姐,这姓周的生性狡诈,休要被他骗了。”

  保命要紧,周楠如何肯让小万历说下去,立即道:“公主殿下,臣方才得诗一首,也是以金蟾为题,欲献于尊前。”

  说罢,他一清嗓子,吟道:“松间明月又黄昏。对月思量两地真。短笛横吹入夜分。欲**,落尽梅花不见君。”

  万历:“住口。”

  嘉善也喝道:“住口!”

  周楠愕然抬头。

  嘉善“不是说你,你继续。”然后对万历道:“你住口,让人家把这首南乡子念完。我大明朝广开言路,要让士人说话。”

  万历气道:“姐姐你叫我住口,叫我住口……我住口……”

  周楠大喜,继续吟一手好诗:“中秋蟾吐又昏黄,错认刘郎似阮郎。欲伸节义赠明珰,折鸳鸯,佳期贻误是云香。”

  听到这里,嘉善即便脸皮再厚,但毕竟是个女子,也是经受不住。羞得满面通红,将手帕一甩,“讨厌,你住口吧,我不要听。”就娇羞地上了马车。

  周楠这词中中的刘郎和阮郎含有一个典故,记载在南朝宋时刘义庆的幽明录里。

  说的是汉明帝永平五年有两个人,一个叫刘晨,一个叫阮肇,一起在天台山游玩,迷了路,遇到了两个女子。

  奇怪的是那两个女子好象认识他们,留他们住宿。刘、阮两人便在那里住了半年。待他们回到家乡时,发觉家人已一代一代传了七世之多。

  此后刘郎和阮郎就成了情郎的代名词

  周楠作这首词的时候,把嘉善比做天台山里的神仙姐姐,想的就是讨好这个可怕的公主殿下,效果自然极好。至于其他,倒没有想太多。

  见奈何不了周楠,小万历刚才吃姐姐呵斥,委屈地哭起来,在一个太监的搀扶上也上了马车。

  等到车驾前行,众官才低声道:“周司正这词作得真好,不愧是一等一的诗词好手,今日这事若是传出去,只怕用不了几日,这首南乡子就要唱遍京城了。

  周楠心中得意:“无心偶得,甚是潦草,贻笑大方,惭愧惭愧!”

  可是,六根还是泼了周楠一盆冷水,悄悄道:“周司正,又是刘郎又是阮郎的,你如此撩拨公主,不要命了?就算不取你性命,强拉你做驸马都尉,你还谈何前程?”

  周楠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面色大变:“我刚才也是急了眼睛,不得以而为之,这才是惟女子和小……”

  六根:“司正慎言。”

  周楠苦恼得想扯下自己的头发,惟女子和小人为难养也,近之不逊,远之则怨。

  看来,今天这场布施,本大人得把持好这个度。既能讨好嘉善,也不至于因为疏远而招至她和万历的报复。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大热天的出来布施,确实不是件好差事。到了一座道观,周大人他们已经累得汗流浃背,都躲在阴凉里不住地挥舞着手中的扇子。

  听说裕王府世子和嘉善公主亲自莅临指导宗教工作,还带来了中央财政拨款,道观的主持不敢怠慢。忙叫道童送来热水毛巾、冷饮、瓜子、冰镇啤酒……不,冰镇果酒……

  因为今天世子和嘉善身份尊贵,老周他们也没资格入席。

  而小万历也恨屋及乌,自然也没有任何表示,他内心中还巴不得把周楠渴死呢!

  只得张着干得冒烟的嘴在旁围观,心中羡慕嫉妒恨。

  这下,不但周楠,就连其他官员和道士心中都在暗骂:这小王子不厚道,望之不似人君。

  嘉善公主喝了一口冰果酒,又伸出胖乎乎的手拧了热毛巾,递给身边一个宫女:“刚才周楠大人的那首词做得甚合我意,看他也是热得不成,给周大人擦把脸。”

  说着,圆目就落到老周脸上,一刻也舍不得挪开。

  众人都是愕然,就连小万历也是张大小嘴,手中的石榴都气得扔地上了。

  大家都不是傻瓜,如何看不出来长公主殿下这是芳心暗许了。

  周楠心中大苦,弄巧成拙,用力过猛了,糟了个大糕。

  布施完,队伍继续出发去下个目标。

  这个时候,一个小宫女跑到周楠身边,将一盏冰糖雪梨递给周楠,朗声道:“殿下有命,周司正毕竟是朝廷命官,满面痘疮,官仪官威何在,又成何体统?特赐冰糖雪梨羹一盏,给周大人清热下火。”

  周楠:“殿下有赐,不敢辞。”

  那碗冰镇的饮料吞进口中,却是味同嚼蜡。

  到第二处道观布施完之后,还是那个宫女跑过来,道:“长公主殿下说了,周司正大人公忠体国,刚才这差事办得不错,有功于国,赐宫花两朵。”

  说完,就将两朵以绢制成,以金丝缝合的花儿塞在周楠手里。这两朵宫花制作精美,显然是出自名家只手,价值自然不菲。

  周大人还能说什么呢,只得谢了恩,无语问苍天。

  这个时候,嘉善和小万历所乘的大车里传来二人激烈的争吵。不用问,肯定是世子对姐姐垂青周楠大为不满。

  众人惊得面面相觑。

  周楠极为尴尬,也如坐针毡,只希望快点把手头的差事办完,早些回家去。

  “嘉善姑奶奶,不要再赏赐东西了,臣做不到啊!”

  时间是如此难熬,布施完最后一间道观,终于可以摆脱嘉善的纠缠了。

  将车驾送回西苑大门,周楠在车前一施礼:“臣周楠告退。”

  “去吧!”嘉善的声音传来:“周大人辛苦,回宫。”

  目送他们进门,周楠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脑袋晕忽忽的,有点中暑的迹象。

  众官一一作揖,正要散去,嘉善的贴身宫女又跑了出来,朗声道:“周司正今日操劳国事,功劳不小,殿下有赏。”

  “又来了……”周楠终于呻吟出声,只得头昏脑涨地拜下去。

  也不知道那宫女是什么时候走的,直到一声惊呼将他惊醒:“这可是好东西啊!”

  “宫里的御用之物自然是极好的。”

  “色做晶润,水气透亮,上上佳品。”

  “真奇珍也!”

  周楠这才在众人的羡慕声中醒过来,低头一看,手中正捧着一枚蚕豆大小的翡翠挂件,触手晶凉,如同一滴绿色的眼泪。

  他这才愉快了些:宫中奇珍,起码值上百两银子吧,今天倒是没有白辛苦一场。

  可是,心中总是觉得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