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2060章 将羽仙的请求
  凰震天这家伙,听到这边的消息,也巴巴地赶来了。

  阳旭等人不由大笑:

  “来得正好,酒肉都齐了,就等你过来了。”

  凰震天看到酒楼烤肉的景象,闻着满鼻子肉香,眼睛都亮了:

  “这是什么吃法?阳旭你弄出来了,有一套啊!”

  自然又是一番大快朵颐,不提。

  酒酣耳热之际。

  阳旭却也没忘记凰族这群年轻孩子们。

  专门跟陶剑英、刀无极这些玩刀弄剑的天才们,热切攀谈着:

  “我听说你们梼杌族、螳螂族都有很多专门训练后辈的方法,涉及到精要机密的,我不要。能不能挑一些无关紧要的,传给我?”

  陶剑英和刀无极,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当然可以啊。你对我们可都是救命之恩,一套训练方法而已,还需要什么你尽管说。”

  “哈哈,这就足够了。”

  阳旭笑眯眯地,瞄了眼远处还在喝酒吃肉放浪形骸的凰九凤他们:

  现在你们玩的欢。

  马上有人跟你们拉清单。

  等着训练出血流汗吧。

  凰族这些人,也该好好操练一番了。

  阳旭是个明白人,尽管陶剑英、刀无极不跟他计较。

  他却也没让他们的族群吃亏:

  毕竟两人只能代表个人。

  涉及到族群的事情,还得公事公办。

  所以阳旭把四象防御神阵的法门,交给了二人。

  甚至还将自己准备用在凰族身上的现代社会的不少训练方法,一并传授给了他们。

  结果又换来陶剑英、刀无极的一番惊叹,感激不已。

  如凰彧凤、凰震天这些还清醒的凰族人们,将阳旭这番举动,全都看在眼里。

  要说心中不感动,那才是假的:

  即便喝酒吃肉时,阳旭都没忘了替凰族争取利益。

  这要是还怀疑阳旭对凰族的用心。

  那他们真就是没有良心了。

  “以后阳旭让咱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指东绝不打西!”

  这一刻。

  整个凰家军,彻底认可了阳旭的首领身份。

  并且在他们心中。

  一度超越了凰族族内的长辈、首脑们!

  第二日。

  清晨,阳旭从酒楼提供的房间出来。

  刚一开门,咿呀。

  对面的房间,桑柔略有些衣衫不整地,从房间走了出来。

  绝美的面孔上,还带着一丝宿醉的红晕,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阳旭看得眼睛一瞪,刚要说话。

  哗。

  身材火爆**的花玲珑,也从桑柔身后冒了出来。

  阳旭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你们俩……你们昨晚……”

  桑柔顿时狠狠一瞪阳旭:

  “你小脑袋里都瞎想什么呢!忘了你看到的一切!”

  说着一整衣领,瞪了眼一脸无辜的花玲珑,扬长而去。

  剩下花玲珑,一脸暧昧笑意地看着阳旭:

  “旭弟弟,你刚才思想很不纯洁哦……想不想知道我们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她在某个字眼上,特别加重了语气。

  那诱惑语调,别提多让人难受了。

  “你就是个妖精!给你扯上关系准没好事儿。”

  领教到这家伙的本领,阳旭可不想跟她多待。

  转身要走上,脚步又是一顿:

  “对了,有时间的话我们谈一下关于合作的事,我对你兔族的情报能力,很感兴趣。”

  阳旭目光清明地对花玲珑道。

  花玲珑眼波流转:

  “哦?你就只对兔族的情报能力感兴趣么?人家还有许多别的本领哦……”

  “靠!你能不能别整天犯搔啊,信不信我真把你就地正法喽!”

  阳旭有些无奈。

  眼见得对方离去。

  花玲珑妩媚的面容,渐渐敛去,眸光里掠过一丝意味深长来:

  “旭弟弟,你可小看姐姐了呢。人家可不是对着谁都这样啊……”

  笃笃。

  敲响房门,阳旭便静静等着。

  待得房门打开,将羽仙那面无表情的扑克脸,出现在阳旭面前。

  “你……阳旭兄怎么来了?这么早……”

  看得出,对于阳旭的到来,将羽仙非常意外。

  甚至。

  他似乎对应付朋友往来,也不太擅长的样子。

  “羽仙兄既然拿我当朋友,危难时刻相助,我阳旭自然也要投桃报李。你之前说,有事情需要我帮忙,不妨谈谈?”

  阳旭觉得,将羽仙的请求,可能跟生命大术有关。

  因为他早就注意到,每次自己施展生命大术时,将羽仙眼神都特别的怪异。

  果然。

  将羽仙将事情原委这么一提。

  阳旭都明白了:

  这说不定还真得需要他出手。

  原来。

  将羽仙所在的尸族,是不能够产下后代的。

  他们所谓的族人,都是选取一段时间内死去的孩童,度入自己的鲜血,转化为所谓的“后代”。

  真正只有“血缘”上的联系,没有血肉之亲。

  然而将羽仙身为尸族天才,却一直想要扭转这个局面。

  他从前辈的一道古老典籍上,意外学到了一种能让尸族得以怀孕的方法。

  内心狂热之下,他不惜在自己妻子身上施展。

  怎料。

  妻子虽然真的如典籍中说的那般,怀有了“身孕”。

  但却因为某种未知原因,变得越发形容枯槁,生命力每天都在以惊人速度流失。

  “都怪我太过痴迷改变尸族现状,却忽略了彤儿的感受。现在我一天天看着她衰弱下去,才知道有多么离不开她。阳旭,帮帮我,用你的生命大术挽救彤儿,你一定可以的,对不对?”

  将羽仙越说,语速越快。

  甚至到最后,都有了一丝哭腔。

  越是这种冷漠铁血的汉子,流起泪来往往就越让人揪心。

  阳旭不忍再看,于情于理,都没有拒绝的道理:

  “我这几天还要忙茶会的事情,脱不开身,方便的话你把嫂子带来,我一定尽我所能,帮她恢复!只是她腹中的婴孩……”

  “不要了!那本就是个灾星,彤儿差点儿都因它失掉性命,若生下来,还不知会是怎样的存在!”

  该决断的时候,将羽仙也非常干脆。

  “那好,事不宜迟,羽仙兄你这就出发吧,带嫂子过来,越早越好!”

  阳旭做事也干脆利落。“不好了,表哥你快去看看,欣雨父亲要拉她回去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