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1998章 蒲园令
  “该怎么办?现在就认怂的话,这一阵我飞廉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恐怕就直接横扫一空了……”

  飞蛮此刻,内心有些纠结。

  而隔离法阵中,那被烈焰灼烧的飞云,早就撑不住了:

  “飞蛮你还犹豫个屁!还不快点给阳旭道歉?”

  此言一出。

  周围不由一阵哄笑:

  飞廉族这是要认怂了啊。

  早知如此,何必去招惹人家呢?

  结果撞到了铁板,丢人又吃亏。

  飞蛮此刻,满脸涨红,只觉得从来都没有这么丢脸过。

  他的那些同族伙伴们,此刻也都低着头,不敢看周围人的目光。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以前他们有多风光。

  现在面对众人的嘲讽,他们就有多屈辱。

  “阳旭,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不该惹你!”

  飞蛮隔着法阵,朝阳旭鞠躬道歉道。

  倒也算是干脆利落。

  可惜。

  阳旭压根就不给面子:

  “我没有跟你打,所以没什么需要道歉的。你该道歉的人,是他”

  阳旭看向凰彧凤那边。

  飞蛮脸色,顿时就是一黑。

  让他给手下败将道歉?

  这怎么能开得了口?

  “怎么?不愿意?”

  阳旭说着,澳门赌博网站:随手一挥:

  呼。

  一缕掌风,落到飞云身上。

  飞云满身的火苗,火势顿时暴涨。

  剧烈的痛楚,令得飞云登时就叫唤了起来:

  “啊哟,疼死老子啦!飞蛮你废什么话,还不快点乖乖道歉!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飞云现在,已经被阳旭收拾得服服帖帖了,丝毫不顾忌面子。

  这令得法阵外围观的众人们,全都一阵摇头:

  飞廉族的堂堂天才、登上了豪雄榜的存在,就是这么一副德行?

  骨气呢?

  哪儿去了?

  被狗吃了?

  与众人的想法类似,飞蛮此刻也觉得,飞云实在是给飞廉族丢脸。

  这样的家伙,是怎么登上豪雄榜的?

  飞蛮现在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马上离开这里才好:

  “凰彧凤,对不起了,是我太莽撞,故意找茬,我向你道歉!”

  飞蛮朝着凰彧凤这边,狠狠一鞠躬。

  已经弯过一次的腰,再想弯下去,也就容易许多了。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弯腰。

  虽然知道飞蛮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歉意,都是被阳旭压服的。

  但凰彧凤还是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接受了道歉:

  “飞蛮,你实力很强,希望不要被外物影响。下次见面,我还会挑战你。到时候赢的人一定是我!”

  凰彧凤此言一出。

  飞蛮眼神顿时就是一闪:

  他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凰彧凤这是在给他解围,维护他的面子。

  “好,下次相遇,我一定不会留手!我的实力,一定会比现在更强!”

  飞蛮直视着凰彧凤,异常认真地说道。

  现在,他是真的有些欣赏凰彧凤了。

  不仅是他。

  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豪雄榜上的天才,看向凰彧凤的目光,也不由多了一丝欣赏:

  “这个小子的心胸和品行不错,将来必会有所成就!”

  “凰族,还是有几个人才的嘛……”

  隔离法阵中。

  “阳旭……歉已经道了……现在你能……放过我了吧?”

  此刻的飞云,已经被阳旭的烈焰,折磨得不成样子。

  整个人精神萎靡,面孔扭曲。

  哪还有前半点之前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

  “知道么,本来见到你,我是打算直接把你杀掉的。”

  阳旭站在飞云面前,俯视着他道。

  飞云身躯,顿时就是一颤。

  阳旭那平静淡漠的语气,令得他丝毫不怀疑,阳旭有杀掉自己的胆子。

  法阵外的飞蛮他们,更是立刻就捏了一把冷汗,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阳旭的一举一动。

  “不过算了,看在你还算听话的份儿上,饶过你。”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

  在飞云期待的目光注视下。

  阳旭蹲下身子,朝飞云身上随手一拂:

  哗。

  所有的火苗,如同乳燕归林,飞入阳旭掌心,瞬间消失不见。

  附着在身上的火焰,终于消失了。

  没有了痛苦的根源,飞云终于是得以喘了口气。

  整个人,瘫倒在那儿。

  “咦?”

  阳旭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飞云身上随手一摸:

  叮!

  摘星手发动成功,玩家获得蒲园令x1!

  阳旭手中,出现了一枚式样奇异,造型古拙的令牌。

  当这枚令牌出现的一瞬间。

  无精打采的飞云,脸色陡然就是一变,爆喝一声:

  “把令牌还给我!”

  好像那令牌,是多么珍贵的东西一样。

  不止是他。

  就在阳旭把那蒲园令拿在手中的一瞬间。

  隐在人群中的几名豪雄榜天才们,也不禁是瞳孔骤然一缩:

  “蒲园令!”

  “飞廉族这小子怎么会有一枚蒲园令?”

  “不可能啊,这小子在豪雄榜上排名50开外,有什么资格参加浦园会?”

  围观人群中,眼见得飞云突然反应这般大。

  不由纷纷朝阳旭手上,那一枚令牌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由纷纷都是一愣:

  “咦,这令牌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对啊,好像在哪里看过的样子?”

  “我靠!想起来了,这不是蒲家天才蒲天树送出的蒲园令么?一共送出了大概五十几枚,飞云怎可能有资格得到一枚呢?”

  围观众高手中,不乏有见多识广之辈,眼见得不少人面露疑惑。

  不由解释道:

  “这蒲园令,据说是蒲家天才、豪雄榜排名第十位的强者蒲天树,以特殊手法,亲手雕琢而成。三天之后,他在丛云位面的浦园中,举办一次天才茶会,受到邀请的人,会得到他亲手雕刻的蒲园令。”

  “只不过奇怪的是,蒲天树邀请的对象,大都是豪雄榜排名前五十名的存在,这飞云怎么可能也有一枚蒲园令呢?”

  人群中,有人大笑着回应:

  “哈哈,这还用问么,要么是偷的,要么是捡的!”

  顿时间。

  刷刷刷。

  一道道戏谑、鄙夷的目光,全都朝飞云汇聚过去。

  飞云一张面皮,顿时涨得发红,努力解释道:“这不是我偷的,是我花费巨大代价买的,我想进浦园见见世面,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