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1948章 神梧大殿的争论!
  至于今天这般,找上门的人类被殴打。

  并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可怜的小子,刚出江湖就招惹上了凰族,只能怪他倒霉吧。”

  “也不知道在哪儿招惹到凰族了,这是想上门赔罪吧?”

  路过的修者们,心中想道。

  两个凰族守卫,显然也是如此想的。

  狞笑着摩拳擦掌,刚要教训一下这个年纪不大的人类少年。

  轰轰!

  两名凰族守卫,直接倒飞出去。

  轰隆隆!

  他们如同两个炮弹,重重撞在凰族的大门上。

  令得大门上的防护阵纹,都瞬间启动了,爆发出一连串璀璨光芒。

  噗,噗……

  被打的那两个凰族守卫,直接狂喷出两大口血来。

  脸色惨白,气息萎靡。

  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了。

  “嘶……”

  路边的修者们,见状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更有修为强大之辈,瞳孔骤然一缩:

  “好快的速度!”

  “这少年刚才是如何出手的?”

  以他们的实力和眼力。

  竟然没能看出,少年是如何把凰族守卫,打飞出去的。

  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

  这人类少年,竟然敢把凰族的人,打成重伤!

  这是在跟凰族作对啊!

  在凰界这个属于凰族的地盘上,把凰族守卫打个半死。

  这小子不要命了么?

  一时间。

  所有路经此处的修者们,全都不由驻足观看。

  一道道灼热的目光,全都汇聚到阳旭年轻得不像话的少年面孔上。

  而此时此刻。

  凰族领地,神梧大殿之中。

  凰族的三位长老,在最上方的凰族宝座之上,并列而坐。

  下方,则是凰族的各位首脑人物们。

  此刻他们齐聚大殿,正商量着天蚀之日的一应事项。

  主要讨论的,其实还是关于阳旭母亲,桑兰的处理。

  “这件事还用讨论么?天蚀之日,涉及到我凰界的安危,桑兰身为我凰族的罪人,能为凰族奉献,应该算是她将功补过了!老银头,你说对不对?”

  下方,一名身披金铠,气势惊人的中年男子,看向对面的一名耄耋老者。

  那老者一身粗布衣裳,须发皆白,闻言却禁不住看了眼大殿上方,那三位闭目不言的长老。

  然后。

  耄耋老者点头道:

  “平天将军说的是,桑兰私自与人类结合,我身为父亲,也是惭愧无比。如今她能够将功补过,纵使损失了一身血脉,寿命大减,能造福整个凰族,也是她的荣幸!我身为父亲,也与有荣焉!”

  老者说完,小心翼翼地看向上方,那三位长老。

  而他对面,那一身金铠的将军,嘴角上挑,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呸!卖女求荣的老东西!桑兰有你这样的垃圾父亲,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一道咒骂声响起。

  令得那老者一张老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浑浊的眼睛,死死盯向对面:

  “老隆头你放什么臭屁!我女儿为凰族做贡献,伟大而光荣,你再骂我,信不信我求三位长老处理你!”

  他盯着的,是一名年纪跟他差不多,但须发乌黑的老者。

  老者看上去精神矍铄,一对眸子精光闪闪。

  更难得的是,身上弥漫着一股凶悍凌厉的气息。

  桑兰父亲一番话,令得他眼珠子一瞪:

  “想处理我凤隆天?你问问上面那三位够资格么!长老又怎么了?长老在我凤隆天眼里,就是一个屁!”

  老当益壮的凤隆天,先是鄙夷地瞄了旁边的金铠将军一眼,又盯着对面的桑兰父亲,鄙夷冷笑:

  “一群不要脸的狗东西,天蚀之日是我整个凰族的灾难,凭什么让桑兰一个丫头来承担?你们要夺了人家的血脉,去应付那天蚀之日,若能彻底解决危机,那也算桑兰为凰族做贡献了,可事实是这样么?”

  凤隆天声如雷霆,响彻整个神梧大殿:

  “你们分明是图谋桑兰身上的血脉,想夺来瓜分掉,什么解决天蚀之日的麻烦?真要解决,凭上面坐着的那三个老东西,够那个资格么?”

  此言一出。

  神梧大殿所有凰族人等,全都是神色一变。

  刷刷刷!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正上方,那三位并列而坐的长老。

  凰族,算是百族之中,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几百年来。

  凰族一直都没有族长带领。

  其权力由八位长老,澳门赌博网站:一手掌握着。

  其中,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整日闭关,不问世事,对权力毫无恋栈之心。

  凰族真正的权力,其实是由其他五位长老,一手把控着。

  而在五位长老之中。

  两个长老近些年来,因为种种原因,渐渐沉迷修炼,手上权力分出。

  整个凰族,由剩下的三位长老:

  四长老、五长老、六长老全力把控。

  即神梧大殿正上方,那并列而坐的三位长老。

  可以说。

  整个凰族成员,生杀予夺,全都取于他们一念之间。

  凤隆天这番话,令得凰族一众人等,皆是心神大震。

  在整个大殿诸人的目光注视下。

  正上方那三位长老,终于不再闭目养神。

  一个接一个,纷纷张开了眼睛,看向凤隆天所在。

  正中央,那位长老缓缓开口道:

  “凤隆天,你曾对我凰族,立下汗马功劳,得老祖赏赐,改凰姓为凤姓,确实足以自傲。但是,这不是你抗拒我等领导的理由。”

  “天蚀之日,乃是我凰界百年一遇的灾难,凰族前辈皆是为此,付出过鲜血与生命的代价,这一点,凤隆天你不是不知吧?”

  凤隆天冷笑:

  “呵呵,不愧是四长老,最善言语机锋,能言巧辩!凰族前辈因天蚀之日,的确付出过鲜血,甚至还有前辈为此而牺牲。但他们的牺牲,换来了凰界之后百年的安稳!”

  凤隆天冰冷的目光,逼视正上方的四长老:

  “我且问你,你夺了桑兰那丫头的血脉,害得她寿命大减,今后更是沦为残废,痛苦一生,能推迟天蚀之日几年?能换来我凰界多久的安稳?”

  此言一出。

  三位长老,包括那四长老在内,脸上全都一阵不自然。

  便听凤隆天继续道:“若是牺牲桑兰那丫头一个,能换得我凰界百年安稳,不用你们出手,我凤隆天一命换一命,愿陪桑兰一起牺牲!可如果你们做不到,哼,想伤害桑兰那丫头,你们恐怕得跨过我凤隆天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