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1615章 你们要围杀我?
  “呵呵,诸位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们好像并没有仇怨吧?”

  阳旭冷道。

  “的确是没有仇怨。但你难道没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么?”

  阳旭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转过头。

  霜玄机与屠天骄的身影,映入阳旭眼帘。

  不止他们两个。

  敖柏、白飞田,此刻也站在另一侧。

  看向阳旭的目光,充满着敌意。

  尤其是敖柏。

  他隐隐有些怀疑,阳旭跟屠龙草有关。

  甚至还有一个他不愿意去想的可能:

  屠龙草……阳旭是否已经得手了?

  如果已经得手,他的目的是什么?

  越是了解阳旭的天赋。

  敖柏对阳旭就越发忌惮:

  要知道。

  以这个少年的实力之强。

  便是龙族的一些天才们,比他都稍有不如。

  若是再加专克龙族的屠龙草。

  龙族岂不是再无能对抗阳旭之人?

  “几位,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围杀我么?”

  阳旭冷笑着扫视众人。

  目光掠过敖柏、白飞田的身上:

  “我跟你们两位,也没有过节吧?”

  白飞田没说话。

  敖柏也闭口不言。

  倒是屠天骄,冷笑着出声:

  “有没有恩怨,不是你说了算的。方才从地底冲出那道金光,气势万千,破碎虚空而去。你紧随其后冲出地面,若说跟你没关系,恐怕在场没人会信。”

  刷!

  阳旭目光,瞬间锁定屠天骄:

  “屠天骄,你敢算计我,很快你会死在我的剑下!”

  “还有你……”

  阳旭看向屠天骄身侧的霜玄机:

  “你的命,我也要!”

  只剩一条手臂的霜玄机,此刻不由笑了:

  “哈哈哈!阳旭,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我看你是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吧?”

  “乖乖把你在地下宝库中得到的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霜玄机目光幽幽,死死盯着阳旭。

  眼眸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机,与强烈恨意。

  “地下宝库?”

  阳旭眼神一闪,看向周围人的目光,不由有些同情:

  “呵呵,你们这些人,就是被霜玄机用这种理由忽悠了?”

  “你们看我像是得到宝物的样子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冷笑:

  “方才逃走的那柄宝物,气势可是不简单啊。你敢说你在地下宝库中,没有丝毫收获?”

  “霜玄机说了,他可是亲眼见到你闯进了宝库,还因此斩断了他一条手臂……”

  “哼!就算得不到宝物,你阳旭身上的那些法宝、神术,也足够我们大家分了。”

  “没错,他身上好东西可不少呢,那几门大术且不说,光是那口玄黄玲珑塔,就是亘古罕见的法宝!”

  霜玄机在旁边煽风点火:

  “还有,你们还记得他用过的那柄火系神剑么?那可是极品道器啊!”

  “对了,还有他使用的拔剑术,对抗屠天骄的刀法,都是威力极高的神术……”

  屠天骄也跟着帮腔:

  “看到那小子的坐骑了么,据我所知,那是极为罕见的玄水神蚺,传说中拥有混沌血脉的存在!”

  “抢到那头坐骑,战力少说也能提高十几倍!”

  此言一出。

  在场诸人的目光,不由变得一片灼热。

  呼吸有有些急促了:

  虽然早就知道,阳旭身上好东西不少。

  但是他们也没想到。

  阳旭身上居然还有这么多极品宝物。

  这小子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

  就算是霜玄机这个运气逆天的家伙,澳门赌博网站:都比不上阳旭啊。

  刷。

  阳旭身后,人影一闪。

  雪玲珑站在了他身侧,绝美的双眸中,透出坚定之色:

  “阳旭,我以神术拖住他们,你找空隙逃走!”

  她给阳旭灵魂传音:

  “我身份特殊,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否则我师父不会放过他们!”

  阳旭一笑,没有回应。

  刷!

  身侧又是人影一闪,尸冥也闪现在他身侧。

  没有说话,却眼神坚定地朝阳旭点点头。

  对面的屠天骄和霜玄机,脸色顿时变了:

  “尸冥!你要跟我们所有人作对么?身为百族的成员,你居然去帮一个外人?”

  尸冥冷冷一笑:

  “我尸冥眼中没有什么外人、内人,只有我乐不乐意。”

  “尸冥,你可考虑清楚了,对付阳旭,是我们在场所有人的决定。”

  一直沉默的敖柏,此刻也说话了。

  一开口,就把阳旭置于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我们在场所有人”,无疑也包括他在内。

  连龙族的顶尖强者敖柏,都决定要对付阳旭了。

  该怎么选,大家还用犹豫么?

  一时间,周围的这些修者们,神情不由越发坚定了。

  看向阳旭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眼底深处,还都有掩饰不住的贪婪闪过。

  “敖柏,我跟你们龙族并没有恩怨,我也没招惹过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阳旭最不理解的,就是敖柏的举动:

  “难道你因为我赢过你两次,就记恨在心?”

  敖柏冷笑:

  “抱歉了,个中原因,不能对你细说。怪只怪你运气不好。”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因为屠龙草,才这样对我吧?”

  阳旭一口点破,脸上露出一种“悲凉”的苦笑来:

  “想不到啊,我阳旭明明连屠龙草的面都没见过一次,就要被人栽赃冤枉,以莫须有的罪名围杀。敖柏,我鄙视你!”

  阳旭如此义正辞严地说出这番话。

  好像他真被敖柏冤枉了一样。

  旁边的雪玲珑,看得不由目瞪口呆:

  我的天啊,阳旭也太能演了吧?

  刚刚你还收走整整九株屠龙草好不好。

  你甚至还炼化了屠龙草的能量。

  如今居然能义正辞严的谴责别人?

  戏精说的就是你吧?

  一时间,雪玲珑对于阳旭演戏的能力,也是惊叹不已。

  对面的敖柏,却被阳旭的样子搞得有些糊涂:

  难道这小子真跟屠龙草无关?

  敖柏之所以有此推测,完全是因为,他原本感应到的屠龙草所在方位,跟阳旭所在的方位有些重合。

  但半途之中。

  他却突然感应到,屠龙草的气息,在另外一个方向出现了。

  可惜他追上去后,毫无所获。失落之余,不由对阳旭产生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