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1291章 蓝族族会
  第1291章蓝族族会

  叮!

  恭喜玩家,触发主线任务:毁灭诸葛族主位面!

  任务目标:诸葛族主位面

  任务时间:30天

  任务奖励:未知宝库地图碎片x5!宝库图解x1!未知剑阵图x1!五火麟凰剑进化机会x1!

  失败惩罚:青云四剑损毁,五火麟凰剑损毁,未知宝库地图损毁!

  蓝族位面中。

  身为阳旭身外化身的“蓝九重”,与本体一样,同样收到了系统的任务提示。

  “蓝九重”眼眸中,不由闪过一丝精芒:

  他注意到,任务的目标是诸葛族的主位面。

  而不是诸葛族其他位面。

  或者直接毁灭诸葛族。

  “也就是说,只要把诸葛族的大本营毁掉就行了么?不必杀死诸葛族所有人?”

  “蓝九重”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毁掉区区一个位面,算不上困难,尤其是本体得到了青云四剑和阵图后,手段就更多了。”

  “不过,诸葛族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主位面,一定积累了不少的资源,就此毁掉的话,未免太可惜了。”

  “蓝九重”眼中,闪烁着跟本体一样睿智的精芒:

  “或许,蓝族可以跟阳族合作一把……”

  此时。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气息波动。

  刷。

  蓝九云身姿摇曳,曲线玲珑,绝美的面庞闪现在“蓝九重”面前。

  注意到哥哥的目光,蓝九云不由脸颊一红:

  “哥你看什么呢?再这么看我,我可不会放过你!”

  她感到身躯有些发热。

  不知为何。

  自从哥哥与那个可恨的阳旭一战后。

  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性情上有些变化也就罢了。

  最主要的,看蓝九云的目光,也似乎变得有些古怪。

  蓝九云更搞不懂的是,不知为何。

  自己居然对哥哥的眼神,并没有抗拒。

  反而隐隐有种乐在其中的味道。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

  蓝九云在哥哥面前,打扮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放得开。

  每次看到哥哥那异样的眼神。

  她都感到一阵雀跃。

  “我该不会是得病了吧?怎么总有那种怪怪的念头呢?”

  蓝九云暗道,脸颊发红发热。

  “九云?”

  耳边响起哥哥的声音。

  “啊哥哥你叫我么?你刚才说什么了?”

  蓝九云问。

  对于蓝九云的异样神情,澳门赌博网站:“蓝九重”很是纳闷。

  但也没多想,道:

  “马上就是族会了,是关你哥我在蓝族的话语权,这次我想争一把。”

  “什么!!”

  蓝九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绝美的面孔,绽放出惊人的神采:

  “哥你终于想通啦!”

  “我早就觉得你不该再隐藏实力了,就该给家族那些不安分的家伙,狠狠教训一顿!”

  想起哥哥自从输给那可恨的阳旭后。

  在蓝族的地位,一落千丈。

  似乎输了一次,蓝九重的实力就全部消失了一样。

  蓝九云好几次都忍不住,把那些议论哥哥的人,狠狠教训一通。

  甚至她还逼迫蓝九重出手,教训那些不知死活的族人。

  哪知“蓝九重”完全没了以前的张扬和骄傲。

  整天里都关在暗室之中,除了闭关养伤,基本很少见外人。

  把个蓝九云急得不行。

  三天之后,便是蓝族的祭祖族会。

  蓝族年青一代,都会在这一天进行切磋较量。

  同时根据这一年为家族做出的贡献,论功行赏。

  而族长赏赐的,往往代表着在这个家族的话语权和地位。

  “为了阳族,说什么也得拿到足够的话语权。”

  “只有让蓝族去做炮灰,本体才能轻松吃下整个诸葛族位面!”

  “蓝九重”心中如此想道。

  阳族位面。

  身外化身跟阳旭心意相通。

  他所有的念头,都即时传达到阳旭本体这边。

  是以,那边蓝九云一说族会,阳旭这里就知道了。

  眼眸中闪过一丝精芒,他不由笑了:

  “毁灭诸葛族的机会,来了!”

  “还有三天时间,要好好准备一番。”

  阳旭要在三天后的蓝族族会上。

  争取到蓝族内部最大限度的话语权。

  所以。

  他直接宣布闭关三天。

  家族事务,全部交给父亲、阳意他们处理。

  而阳旭本人,则集中全部注意力,进入到身外化身上。

  “哥,马上就是族会了,你说蓝九重他这次会不会出手?”

  蓝族位面,一座花园小亭下。

  蓝族年青一代中,名望仅次于蓝九重的天才蓝麒英,正与弟弟蓝麟英捻子对弈。

  对于弟弟的询问,蓝麒英俊伟的脸上,并没有丝毫表情波动。

  眼底神色,则流露出一丝冷意来:

  “我们这些人,在他蓝九重眼中,一向是与庸才无异。若非之前与阳旭的战斗,他棋差一招,很可能整个蓝族年青一代的话语权,都要被他一手把控了。”

  “可惜,输了就是输了。败给阳旭,不但令得他蓝九重自信心大受打击,连带得他从各个位面搜罗的那些人才们,很多都脱离了他的掌控。”

  “唔,我记得其中好像有一个拥有罕见血脉的女子,是叫火霓裳对吧?”

  弟弟蓝麟英清秀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幸灾乐祸来:

  “没错,蓝九重搜罗的那些人才,之所以敢脱离他掌控,据说就是由火霓裳和一名叫赫连东方的男子带的头……”

  “目前这他们兵分两路,已经彻底失去了下落。”

  蓝麒英眉头微微一条,漠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来:

  “看来蓝九重的实力,的确不如往昔了,估计是被阳旭打得落下病根了吧。”

  “这次族会,他蓝九重不出手就罢了,只要他出手,我必会将他镇压!”

  啪!

  蓝麒英将手中拈着的白色棋子,按在棋盘上。

  噗呲!

  整个云纹石棋盘,顿时崩裂出一道道口子。

  黑色的裂痕,在棋盘上扭曲蜿蜒,化作了一个“压”字。

  蓝族位面,一座大山之上。

  一名独臂老者,望着落下地平下的夕阳,沉默不语。

  残阳如血,映照在他苍老的面容上。

  也映照着他身后,面色还带有一丝稚嫩的少年。

  “苍云呐,跟随为师学刀,已经有十年了吧?”

  少年并无太大表情变化,稚嫩的面庞,很有些肃然地点头:

  “回禀师父,一共是十一年两个月零八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