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922章 四方杀机
  第922章四方杀机

  “什么?古败天做家主?”

  古家众人全都张大眼睛。

  一些古家的长辈,澳门赌博网站:更是直接叫嚷起来。

  一个看上去年级不留着胡子的古家老者,指着阳旭就骂:

  “你个小兔崽子也想管我古家的事!古败天这小子论资历论辈分,都没这个资格,他噗!”

  老家伙话没说完。

  脑瓜子就飞上了半空。

  “倚老卖老的东西!”

  阳旭收回雷寂刀。

  古家众人顿时大怒:

  “阳旭!你还有没有人性!连老人你都杀!”

  “你懂不懂尊老爱幼?”

  “跟我提尊老爱幼?”

  阳旭冷笑:

  “尊老,是尊老人随着年纪增长而不断提高的德行。”

  “张口闭口小兔崽子,这种老杂毛,半点德行也无,活着浪费粮食,还不如我替你们清理了。”

  阳旭目光幽幽扫过古家众人:

  “还有谁觉得古败天不够资格不够辈分的?站出来我瞧瞧。”

  古家众人,全都哑然无声。

  阳旭目光像刀子一样,扫过古家人。

  终于。

  一名老者脸红脖子粗,越众而出,色厉内荏道:

  “哼!欺负我古家无人么,小子,就算你杀了我噗!”

  他的脑袋,也被阳旭一刀剁飞。

  “嗯,我成全你了。”

  阳旭随手甩去雷寂刀上的血。

  浑若无事地再次看向古家人:

  “还有谁有意见么?”

  古家没有人敢说话。

  围观的众人们,更是一个吭声的都没有。

  太强势了!

  阳旭就好像一尊高耸入云的魔山一般。

  庞大的气势,压得众人都喘不过气来。

  首当其冲的古家人,就更不用说了。

  连嘴巴动一下都做不到。

  “古败天,这时候你别愣着啊。”

  阳旭往古败天那里瞄了一眼。

  古败天眼神一闪:

  “我有意见!”

  他突然想起临来前,阳旭对他说的一句话来:

  到了古家,该阻止我的时候,记得阻止我。

  原本古败天以为,阳旭是让他阻止与古楼月的战斗。

  但现在。

  古败天突然明白了:

  阳旭是让他在现在这个局面下,出头说话啊。

  刷!

  古败天一脸“漠然”地闪现在阳旭面前:

  “阳旭,不要再残杀古家人!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古败天站在与阳旭相对的位置,“一本正经”地道:

  “我与你合作,只是想摆脱被古楼月操控的命运,而不是要夺取古家的什么,更不是图谋家主之位!”

  “若是我想做家主,我古败天自己会去争,用不着你在这里辣手杀人!”

  古败天一番话,慷慨激昂。

  那些一句话都不敢逼逼的古家人,听得热血沸腾。

  若非这些话都是阳旭事先说给古败天的。

  恐怕连他都被古败天骗过了。

  “这小子,就算去了地球,当演员也是大红大紫的腕儿啊。”

  阳旭感慨道。

  不出所料。

  古败天这番精心准备的演讲,俘获了大批古家人的心。

  顿时间。

  他成了古家最受欢迎、最多人支持的家主候选。

  再加上如今,他还掌控了除嫁衣神图之外的古家最强道器:

  殇芒剑。

  这家主的位子,八成就是古败天的没跑了。

  何况。

  就算这些人是阳奉阴违,故意麻痹古败天。

  阳旭还有一枚暗棋没用呢。

  他望了眼一直都跟在古楼月身边的中年文士。

  中年文士的眼底,闪过一丝黑色的傀儡符文。

  有他在。

  不仅是古家人。

  即便是古败天成了古家家主。

  相信也无法对阳旭造成威胁。

  古家,将会是阳旭在天道大陆,放到台面上去的第一个势力。

  此时。

  阳旭掌心闪过一道图腾。

  一缕精神力沟通图腾,顿时响起飞电的声音:

  “主人,蛟族那边暂时拖住了,我故布疑阵,令他们认为是灵元子想利用他们,从而不敢轻举妄动。”

  “但时间长了,恐怕”

  “呵呵,用不了多长时间。拖两天就足够了。”

  拖住蛟族,只是阳旭不想因为面对太多对手而分心。

  不管是灵韵宗还是月族。

  若想找阳旭麻烦。

  两天就足够他去解决掉了。

  到时再回过头来对付蛟族,岂不轻松许多。

  当灵元子被杀的消息,传回灵韵宗时。

  灵韵宗主灵衡子,呆了半晌。

  良久。

  他才叹口气:

  “唉,我早就料到如此,那个阳旭不是善茬我该劝住师弟的。”

  灵元子的徒儿雷剑,脾气最是暴躁。

  他二话不说,抓起奔雷剑就要出门。

  飞电一把拦住他:

  “师弟你要去做什么?”

  雷剑想都不想:

  “当然是给师父报仇了!难道师父被那阳旭所杀,我装作不知道么?”

  “蠢货!”

  飞电爆喝一声:

  “连师父都被阳旭一刀杀了,你现在去报仇,除了去送死能有什么用!”

  “师弟!师父的亲传弟子,如今就剩你我二人了,要冷静,不要冲动好么。”

  飞电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心底却是在担心雷剑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会打乱掉主人的计划。

  灵衡子反倒是有些赞赏地看着飞电。

  以前他一直觉得,飞电性情跳脱,做事油滑,不脚踏实地。

  但如今大事临头。

  飞电却表现出一些临危不乱的品质来。

  相比较而言。

  他居然是灵韵宗年青一代中,表现最好的一个。

  也许是唯一的师弟被杀,灵衡子有些心灰意冷。

  他心中破天荒冒出一个念头来:

  若是我去了,宗主的位子,传给飞电应该也不错吧?

  灵元子师弟若泉下有知,恐怕也会十分欣慰。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灵衡子眸中,少见地掠过一抹杀机。

  非常时刻,非常手段。

  他当下就站起身来,嘱咐飞电暂时接手宗门事务。

  然后就要夺门而去。

  “师伯您去哪儿?灵韵宗这么大个摊子,我恐怕担不住啊!”

  飞电苦笑道。

  明里在抱怨任务重。

  其实他话语的重点,主要是在前半句。

  果然。

  灵衡子不疑有他,道:

  “你们师父被杀,我不管是身为掌门还是身为师兄,都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可惜,我与你们师父实力相差无几,连他都被阳旭一刀所杀,为师恐怕也帮不了师弟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