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758章 羽扇纶巾定乾坤!
  第758章 羽扇纶巾定乾坤!

  霎时间。

  霸王长枪光芒万丈,似蕴含灭世威能:

  “霸王举鼎!”

  项籍爆喝一声,光芒万道的霸王神枪,轰然砸向冷月。

  无数神华,竟在长枪顶端,幻化出一座黄金巨鼎。

  它如一座黄金神山,蕴含凛凛威势,狠狠镇压向冷月。

  “雕虫小技,也来献丑。”

  冷月小拇指只轻轻一勾:

  刷。

  面前的神月图腾,清辉一闪:

  一道月轮飞出,骤然撕裂虚空。

  噗!

  巨鼎幻影爆散了。

  霸王神枪啪的一声,断成两截。

  项籍眼中闪烁起战意:

  “好精妙的手段!哈哈,这个世界果然是强者林立,项籍很感兴趣!”

  “可惜任务在身,无法与你酣战!江东三千儿郎,与我拦下此人!”

  项籍振臂一呼,呼隆隆!

  滚滚云雾之中,似乎有千军万马呼啸而来。

  杀!

  大量兵卒身披坚甲,手持利刃,冲杀向冷月。

  楚霸王项籍,更是拔出霸王剑,斩向冷月咽喉。

  冷月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波动。

  “你们这群蝼蚁,根本不知力量为何物。”

  冷月面前的神月图腾,闪烁清冷光辉:

  嗡!

  光芒闪烁间,神月化作一道万丈神轮。

  电光闪烁间。

  楚霸王项籍、三千江东儿郎,皆是僵立于地。

  噗噗噗……

  腰间一道血线爆开,全部被腰斩!

  “籍定会再战于你!”

  呼。

  轻风吹过,项籍与江东儿郎皆化作煞气,消散于空中。

  出乎冷月预料的是。

  军道杀阵并未崩溃。

  “嗯?这军道杀阵难道还没有破?这怎么可能!”

  冷月的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军道杀阵不是只要杀掉兵煞和兵卒,就能破解的么?”

  “难道这个军道杀阵跟别的不一样?”

  正当冷月狐疑之时。

  雾气之中,一道从容和缓的男子声音响起: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五丈原下,七星灯向天借命不得,匡扶社稷不成,实乃亮之憾事啊……”

  “!!”

  冷月瞳孔骤然一缩。

  不知为何。

  来人的气势,竟令他感到巨大的压迫感。

  这不是精神上的,也不是实力上的。

  而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方面,天然的压迫。

  冷月死死盯着雾气中。

  就见一名年轻而高挑的男子,面容俊美,羽扇纶巾,步履从容地踱步而出。

  望着这名手持鹅毛扇的年轻男子,冷月眸光闪烁:

  “你是何人?来自何处?难道也是此阵的兵煞?”

  年轻男子鹅毛扇轻摇,淡淡笑道:

  “亮蒙阳少主不弃,得以精魂重聚,重生于这杀阵之中,何其有幸。阁下若是不急,与亮手谈一局如何?”

  年轻男子鹅毛扇一挥:

  刷。

  面前陡然出现一道棋盘、两笼棋子。

  冷月心下却是禁不住地骇然:

  “居然有两个兵煞!”

  “这军道杀阵太古怪了!”

  据他所知,所有军道杀阵都只能凝聚一个兵煞。

  阳旭这个杀阵竟有两名兵煞坐镇,太诡异了!

  “哼,不管你什么杀阵,来一个兵煞我杀一个,来两个兵煞我杀一双!”

  “下棋?去跟鬼下吧!”

  冷月心念一动,神月图腾乍起。

  如闪电横掠虚空,清辉闪烁间,眨眼斩杀到年轻男子面前。

  年轻男子却淡淡笑着,鹅毛扇一挥:

  嗖嗖嗖!

  那棋盘一分为八,阵纹闪烁间,皆往冷月笼罩而去:

  “天覆阵,凝。”

  轰隆!

  天空好似失去了支撑,猛地往冷月镇压过来。

  “不好!”

  冷月脸色一变,刚要躲闪。

  那苍穹已然狠狠砸落。

  出乎意料,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哈哈哈哈!原来只是个幻阵!你这兵煞的力量还弱小的狠呐!”

  年轻男子也不着恼,淡淡笑着又一挥鹅毛扇:

  “地载阵,澳门赌博网站:凝。”

  轰隆隆!

  冷月脚下地面,嗡嗡震荡,陡然爆裂出一道道可怖的口子。

  冷月却哈哈大笑:

  “又想用幻象欺我?这次我可不上当……咔嚓!”

  话没说完,他便骇然发现,两道巨大的地缝,将他双腿包裹住了。

  冷月被困在了地面上!

  “狡猾的家伙!这次的阵不是幻象,是真的!”

  冷月恼火无比。

  不是生气被困住。

  而是生气又被对方戏耍了。

  “给我裂!”

  冷月稍一用力,轰隆!

  地面直接炸裂,他轻松脱困而出。

  紧接着。

  年轻男子鹅毛扇连连挥舞。

  风扬阵、云垂阵、龙飞阵、虎翼阵、鸟翔阵、蛇蟠阵轮番出现。

  每一记阵法,皆对冷月造成了一些麻烦。

  而当他破解掉所有阵法时。

  不由对着年轻男子冷冷一笑:

  “真是可惜了,你实力太弱,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

  “阵法已破,这下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岂料。

  年轻男子脸上,再度露出那让冷月愤怒的从容微笑来:

  “亮前世抱憾而终,今生精魂重聚,却是要惜命了。”

  “任务完成,亮该告辞了。”

  语罢。

  他鹅毛扇一挥,雪白衣袂翻飞,从容走入云雾之中。

  任凭冷月如何攻击,竟都伤不到他分毫!

  “嘶……”

  冷月倒吸一口凉气:

  好恐怖的人!

  虽然此人现在实力低微,根本奈何不了自己。

  但若给此人时间,其实力稍微提高些许。

  莫说自己。

  恐怕就算跟师兄师姐们同上,也决计不是此人对手!

  一时间。

  冷月对阳旭的轻视,全都烟消云散。

  他开始正视其为对手:

  “那家伙从何得来这诡异的军道杀阵?这杀阵太可怕了,这两个兵煞一旦成长起来……”

  想起那以强悍勇战为风格的项籍,以及这位从头到尾都从容不迫的谋战军师。

  冷月就头皮一阵发麻。

  诛杀阳旭的念头,也越发坚定了:

  “决不能让他成长起来!趁着他还是小鱼小虾,灭杀他!”

  “不然等他化龙登天,就更奈何他不得了……”

  出得军道杀阵,冷月却一下子傻了眼:

  他利用神月探测出的阳旭逃离轨迹。

  竟被完全抹去了!

  “一定是那个玩鹅毛扇的臭谋士干的!可恶!”

  冷月破口大骂。

  同时心中有些发愁:

  他回去该怎么跟师兄师弟们解释?

  难道说他没拿到屠龙草,是因为被一群蝼蚁般的土著忽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