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133章 这误会可大了!
  第133章 这误会可大了!

  第二天阳旭醒来。

  意外发现,声望竟然涨了两千点还多!

  “昨天还真是放纵了一番啊。”

  这一段时间。

  阳旭给自己施加了大量压力。

  昨天那一醉,全部释放了出去。

  他感到整个人都脱胎换骨,轻松了很多。

  修为居然还因此提高了一截。

  四下一看:

  咦,莲依不见了。

  她留了一封信说,很快就会给阳旭一个惊喜。

  阳旭没事儿做,出了城主府。

  一路上遇到所有兵卒,都朝阳旭行注目礼。

  眼中充斥敬佩与向往。

  他在这些士兵眼中已经成为名人、高人!

  阳旭把青濯城逛了个遍。

  到处都在谈孟章宝库。

  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者,也齐聚青濯城。

  百无聊赖之下,阳旭想起纸鹤女来。

  这一阵她似乎挺消停啊,也不来撩骚了。

  嘿,这次换哥撩你了!

  阳旭当然不知道,如今持有母鹤的已经不是绾绾了。

  他笔走龙蛇,刷刷写道:

  “妞!想爷了没,陪爷撩几句,来点儿小幅度高频率持久贴身运动啊。”

  发送。

  嗖。

  红色的千纸鹤跨越了空间。

  轰!

  一处神秘所在,似乎独立于世界与时空,陡然发生爆炸。

  “你敢算计天风国的修者,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有琴氏绝美的面容充满愤怒。

  “嘎嘎嘎!就凭你区区魂皇也想阻止我的大计,给我永堕暗影地狱吧!七情大手印!”

  霎时间,虚空动荡。

  恐惧、悲伤、绝望、失落等负面情绪,滚滚而来,化作一枚如山大手。

  轰!

  重重打在有琴氏身上。

  空间撕裂一道裂缝,有琴氏坠落下去,似要永堕无间地狱。

  嗖。

  一只红色的千机鹤,穿透空间而来。

  追随有琴氏冲进了空间裂缝中。

  无尽黑暗中。

  有琴氏从昏迷中醒转。

  “啊……好黑!”

  “我好怕!好痛苦,这到底是哪里?”

  有琴氏发出惊慌失措之声。

  中了七情大手印,会有大量负面情绪加身。

  此时的有琴氏,已经被负面情绪侵蚀了。

  她在无边黑暗之中大声嘶吼,充满绝望时。

  嗡。

  黑暗里,突然露出一抹温暖的红光。

  是一只千机鹤!

  它意识不到黑暗的存在。

  独属于某人的灵魂烙印,在鹤身上幽幽发着红光。

  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红光,却令有琴氏绝望的眼眸,燃起一丝光亮。

  “不能沉沦!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徒儿们,我还有飘渺宫!”

  “一切都是阴谋,我得把消息传出去!”

  刷。

  有琴氏拿出千机鹤,写下所有信息给徒儿发去:

  噗!

  千机鹤一发出就崩碎了。

  暗影地狱是一处极为强大的空间,空间板块异常坚固,法则也牢不可破。

  寻常的力量根本无法出入。

  “怎么会失败呢?”

  有琴氏不信,把她所有拥有灵魂印记的人,都传了个遍。

  全都失败!

  有琴氏的目光,最后落在围绕她飞舞的红纸鹤上:

  “传不出去,那它为何能传进来呢?”

  眸光一闪,有琴氏拆开纸鹤。

  魂皇境修为,令她双目轻松突破黑暗,看清纸鹤上的字迹:

  “妞!想爷了没,陪爷撩几句,来点儿小幅度高频率持久贴身运动啊。”

  腾!

  有琴氏脸一下子滚烫发热。

  她几乎烫手似的把纸鹤扔了出去: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

  她心脏几乎快从嗓子眼跳出来。

  平复了许久,她心头狐疑:

  她没有这种出口无状的恶心朋友啊。

  是谁偷拿走了自己的灵魂印记?

  难道是绾绾那丫头……

  此刻。

  有琴氏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小徒儿胖揍一顿。

  瞧她交的这都是些什么下流朋友!

  强忍着内心不适,有琴氏捡回纸鹤:

  “你是谁?叫何名字?”

  她满怀希望的把纸鹤发出。

  果然。

  纸鹤跨越空间消失了。

  “成功了!只有这一只纸鹤能发出去!这是怎么回事?”

  有琴氏想不通。

  “她问我是谁,叫什么名字?”

  阳旭接到纸鹤,心想这妞是跟我玩角色扮演呢。

  他提笔回道:

  “我是青浪,有个外号叫郝鸽鸽。”

  有琴氏接到回信,顿时惊喜非常:

  “我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只有他这一只纸鹤能正常发送!应该是因为我堕入这个空间时,它跟着进来,连接了时空之力?”

  打开一看:

  “青浪?郝鸽鸽?什么古怪名字。”

  有琴氏转念一想:

  “青浪……情郎?郝鸽鸽……好哥哥?”

  腾!

  有琴氏心里顿时再次怒火中烧:

  “好你个登徒子!居然还敢占本宫主便宜!我可是绾绾的师父啊,你……对了,我好像没告诉他我是绾绾师父。”

  顿时她回道:

  “非本人,我是她师父,你放尊重一些。”

  阳旭接到就笑了:

  “哈哈,玩陌生人游戏?有意思,我也来。”

  他回道:

  “巧了,澳门赌博网站:刚才那是老衲徒儿,也不是本人。女施主你找贫僧是求子来啦还是问姻缘来啦?”

  有琴氏彻底无语了:

  “再这么乱七八糟胡扯下去,什么时候是头。不行!此时事关重大,容不得马虎!我得试探出他的底细,看他是否值得信任,担起重任!”

  心念一动,有琴氏想到一个法子。

  黑暗中她脸颊泛红。

  去冒充徒儿调戏男人,这种事情她实在不好意思。

  “没时间浪费,只能用这个办法了!为了天下人不被欺骗,要用最快速度揭穿那人阴谋!”

  有琴氏回想小徒儿跟她撒娇的语气,红着脸回复道:

  “人家不玩啦,好无聊啊,告诉人家你是谁呢,住在什么地方?”

  阳旭看得眉头不由一挑:

  “这妞该不会忍不住,要千里送木耳吧?我去,是哥魅力太大还是异界的妹子不经撩?哥的撩女七十二绝技还一招都没用呢。”

  “妹子,可惜不能定位啊,不然哥把我准确地址告诉你,直接过来找我啊。”

  阳旭回道。

  “他在回避问题?他到底什么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值不值得信任?难道是那奸人的爪牙?”

  有琴氏脑海闪过无数怀疑。

  “哎呀你就告诉人家嘛,人家也想找你去玩小幅度高频率持久的贴身游戏呀……”

  纸鹤发出去,有琴氏脸红得都把黑暗照亮了。

  “一定有问题!对方一直在追问我位置,莫非是被她老公发现了,在套我的话?”

  刷刷!

  阳旭果断回复道:

  “我是隔壁老王,妹子你叫我王哥就好。来,叫声王哥听听。”

  “那王哥在哪儿呢?王哥是做什么的呢?有什么爱好呢?”

  有琴氏快要失去耐性了。

  那奸人的恶毒计划揭穿越晚,吸引的人越多,到时候灾难就越恐怖!

  没有多少时间给她浪费了。

  “王哥我干什么的?我是打铁的啊,最喜欢的是听着啪啪啪啪的打铁声做运动。可惜哥鞭长莫及啊,不然也让妹子你近距离感受一下啪啪啪,可舒服了。”

  阳旭回复过去,骚骚的一笑:

  “嘿嘿,人家都是陪你去看海,哥是陪你啪啪啪,多实用。”

  然而。

  这次他发过去。

  对面一直没回复。

  就在阳旭有些不耐烦时。

  纸鹤飞来了。

  阳旭打开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