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无限升级系统 > 第057章 我本狂人,无限嚣张
  第057章 我本狂人,澳门赌博网站:无限嚣张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能发现:

  阳旭拉弓弦的手,异常沉稳。

  以至于,弹性十足的弓弦没有半点颤动。

  完全静止!

  呼。

  阳旭轻轻呼出一口气,手指略微一松,嘣嗖!

  飞箭迸射而出。

  体内略微一轻,好像不爽的郁气也一起射了出去。

  咚!

  不但正中目标。

  咔。

  阳旭的箭,竟把箭靶都穿透了!

  “我去!连箭靶都射穿了!”

  “这一箭太牛了!”

  “好强的臂力啊,没准是个箭术高手!”

  人群爆起一声赞叹。

  越来越多的人,被阳旭吸引了目光。

  连张弛那边的人,也被阳旭吸引了过来。

  尤其几个女的,朝阳旭这里频频打量:

  “嘻嘻,这位小师弟好年轻呢。”

  “看上去也挺清秀……”

  张弛的脸一下子黑了。

  此时。

  人群微微一静。

  “是瑶仙子来了!”

  “哇,太美了,不愧是凌云第一美女!”

  就见靶场对面,几个女孩被这边的热闹吸引,走了过来。

  她们大都十五六岁年纪,全都一身白衣。

  唯有一个女孩,身穿一袭黑色长裙,面无表情,目光清冷。

  在一片白色背景中,她好似一只骄傲的黑天鹅,濯而不妖,丽而不媚。

  几乎所有男子的目光,都被她瞬间吸引目光。

  张弛也不例外。

  “瑶雪衣仙子……”

  他目光痴迷的,看着瑶雪衣的倩影。

  扫到阳旭时,他突然眼睛一亮:

  “有了!”

  他想到一个引起瑶仙子注意的好主意!

  “喂,新来的小子,看你箭术不错,敢不敢跟我张弛比一比?”

  张弛来到阳旭身前。

  果然!

  他眼角余光悄悄看到,瑶雪衣一群人,往他看了过来。

  “滚。”

  阳旭眼皮都不抬,冷冷道。

  张弛的表情僵住了。

  在场的其他人,也全都神色一愣:

  这小子说什么?

  他让张弛师兄……滚?

  几位白衣女孩,全都露出嫌恶之色:

  这小子也太嚣张了!

  瑶雪衣也是眉头微皱。

  不过眼底更多的却是好奇。

  她天生感知力强于常人,早在刚才,她就注意到阳旭了。

  在场这么多人,唯有阳旭,始终头都没回一下。

  更没看过她一眼。

  这让习惯受人倾视的瑶雪衣,有些好奇:

  要么这是个专注射箭的箭痴。

  要么就是个故意装腔作势,想别出心裁吸引她注意的无聊家伙!

  瑶雪衣想看透阳旭,所以目光直接落在了阳旭身上。

  这让一直想吸引她注意的张弛,更是恨得不行!

  “好哇!你敢不尊敬前辈,我可是你的师兄,你……”

  “滚还是不滚?”

  阳旭扭过头,清冷如箭的目光令张弛一呆。

  瑶雪衣眼神又是一闪:

  没看她。

  即便回过头,阳旭也没看她一眼。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瑶雪衣上前一步,声音微冷道:

  “你是新人,理当谦虚谨慎,为何要对前辈不敬?”

  瑶仙子替我说话啦!

  张弛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十倍,兴奋得满脸通红。

  其他男人,也全都羡慕的看着他。

  看向阳旭的目光,则是不加掩饰的鄙视:

  瑶仙子都讨厌你了,快点消失吧。

  与众人的要么兴奋,要么激动不同。

  看着绝美的瑶雪衣,阳旭情绪毫无波动,眼神冷冷的:

  “你是在为他说话?”

  被阳旭盯着,瑶雪衣心头一颤。

  在他眼睛面前,她好像被扒光了衣服一般,有种完全被看透的感觉。

  峨眉一皱,瑶雪衣冷冷道:“是又如何?”

  哗。

  一片黑布飞起。

  “你干嘛!”

  “臭小子你敢对瑶仙子无礼?”

  阳旭竟把瑶雪衣的黑裙,给扯下一块布来。

  瑶雪衣神情冰冷,声音清冷如寒泉:

  “给我一个解释。”

  阳旭嘴角一挑:

  “解释?你不是替他说话么,我满足你。”

  他扭头看向张弛:

  “你想跟我比箭?”

  张弛跟女神站在一块,早就兴奋得找不着北了。

  还是被同伴推了一下,才清醒过来,忙不迭点头。

  瑶雪衣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却在此时。

  她惊讶的张大杏眼:

  阳旭把从她黑裙上扯下的布条,遮住了眼睛。

  他要干什么?

  刷!

  阳旭弯弓搭箭,手指一松:

  嗖嗖嗖!

  三支羽箭,飞射而出。

  嘣嘣嘣!

  全部正中靶心!

  所有人都呆住了。

  张弛也呆住了。

  瑶雪衣眼底,闪过一抹惊诧:

  “他扯烂我衣裙,竟是要蒙住眼睛?”

  阳旭扯下黑布条,朝张弛一递:

  “你不是想要装逼么?做到我这一招,我阳旭就跟你道歉。”

  张弛脸色一下子涨红,结结巴巴:

  “你……你……”

  你了好几下,却就是不敢接黑布条。

  很明显,他做不到这一招。

  尼玛!

  射箭怎么能蒙着眼呢?

  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不要说他了,其他人恐怕也做不到盲射啊!

  而且还是一次射三箭,全都中靶!

  看着憋成酱紫色的张弛,阳旭连嘲讽都懒得做。

  随手把黑布条塞给瑶雪衣,邪魅一笑:

  “衣料不错,可惜衣裙款式太次,不衬你的气质。有空可以来找我,我赔你一条合适的。”

  阳旭扬长而去。

  “太潇洒了!”

  “这才是真牛啊!”

  一群人,纷纷朝阳旭洒脱的背影行注目礼。

  眼神有敬佩,有感叹,也有嫉妒。

  唯有瑶雪衣,死死攥紧了那黑布条,向来古井无波的心湖,首次出现了波动:

  “可恶!这登徒子,居然说我衣裙太次!太没礼貌了!”

  看着女神气愤的样子,张弛攥紧了拳头:

  “可恶!阳旭,我收拾不了你,有的是人收拾你!”

  呼。

  半路,阳旭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长久以来的郁闷,骤然消散。

  因为在刚才,他突然醒悟了:

  何必再压抑自己呢?

  曾经因为过度谨慎,导致母亲被下人欺负,教训还不够么?

  既然来到了宗门,就不必再遮掩光芒。

  我本狂人,无限嚣张!

  放肆桀骜,何惧张扬?

  就算宗门无视我,冷落我,也休想掩盖爷的风采!

  终于想通的阳旭,整个人气质焕然一变,完全不一样了。

  他清秀的外表下,多了一丝凌厉张扬。

  一对清澈深邃的眸子,让人生出不敢直视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