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武神空间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只能这么干了!
  血衣公子有十足的把握叶希文不敢杀他,飞星门是个什么存在,可以比肩当年的真武学府。

  现在的真武学府虽然也很强大,高手如云,但是和当年相比,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基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比较了。

  当年的真武学府,基本上可以说的上是现在真武界那么多势力联合起来的实力,由此可以推断飞星门到底是一个什么势力了。

  如果真武学府还是当初的情况的话,那自然未必在乎飞星门的一个少主,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所以血衣公子笃定叶希文不敢杀他,这也是他在己方最大的援手,那个黑衣老者被斩杀之后却没有选择逃走的原因。

  不敢杀!

  “嘭!”叶希文一把捏爆了血衣公子的身体,将他的元神从他的身体之中抓了出来,扔进了天源镜之中!

  他想的很对,对于那个飞星门,叶希文确实很忌惮,毕竟那是一个不下于真武学府最为强势的时候的庞大势力,但是不代表他会放过他,既然不能杀他,那就把他抓起来,放在天源镜之中,直到有一天,连飞星门都奈何不了他的时候。

  “嘭!”在血衣公子的身体化成血雾的时候,一件法宝从其中冒了出来,竟然是一件圣器,没有在刚才被叶希文直接抓爆。

  这是一件印形的法器,通体血红,上面只刻着一个字,皇。

  叶希文搜了血衣公子的元神。各种辛秘都了然于胸,这印形法器命叫血皇印,是他搜集了许多珍贵的材料炼制而成的,甚至可以说他的绝大部分身家都在这血皇印上了。

  是和他的《冥灵血皇功》相配套的法器,刚才也就是没来得及发挥出来,不然威力非常之大。

  搜了他的元神之后,叶希文对什么《冥灵血皇功》也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一点兴趣都没有,不是《冥灵血皇功》不厉害,相反的这《冥灵血皇功》相当的厉害。可能是中古时代某个大能的功法,只是被血衣公子得到的不完全,但是一来他有《观人经》。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是浮云,而且从元神记忆之中他也知道,这种功法要修炼到极致,就必须要改变自己的身体状态,变成那个什么血皇不死身,会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那可不是叶希文想要的。

  但是有一些东西却是可以借鉴的,比如说那被劈成两半还可以重组的能力,都是叶希文眼馋的很的。别看他天凰再生术很厉害,霸体金身更厉害,但是一旦被劈成两半,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血皇印被叶希文直接扔进了天源镜之中,不过让叶希文惊愕的事情发生了。那血皇印刚刚被扔进天源镜之中,竟然就有一只大手猛然伸出,将血皇印抓走。

  叶希文刚要做出反应,就听见了叶墨微弱的声音:“叶希文,别动手,是我!”

  “叶墨!”叶希文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感觉到了叶墨。

  自从那次叶墨沉睡之后,叶希文就再也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了,基本上对于叶希文来说,叶墨已经是等同于消失了,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一直感应不到叶墨。

  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感觉到叶墨。

  “叶墨,你怎么样了!”叶希文立刻传音入密道。

  “我没事,只是消耗太大了而已,这个法器我就拿走了,吞噬了这个法器多少能让我回复一些!”叶墨声音依然虚弱说道。

  虽然当时没有动手,仅仅只是放出气势威吓对方,但是对于叶墨来说,已经是耗尽精力,几乎将所有的能量都耗尽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这时候早已经老死了,也就是他是一个器灵,才会陷入沉睡之中。

  叶希文知道,叶墨催动天源镜的时候,只要灵石足够甚至可以媲美圣境高手,但是那一天仅仅只是发动自己身上的气势看起来和那个人旗鼓相当就将自己弄的完全沉睡了下去,几年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人的可怕,简直难以想象。

  “以后你要多找一些圣器什么的,这样我恢复的也快一些!”叶墨说完,又消失了,宛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半,消失无踪了。

  叶希文一滞,这圣器又不是什么大白菜,是个人都有,许多圣境高手还在用伪圣器呢好不,这次东南域十国之中出现了好几个圣境老祖,但是也都是用伪圣器的,只有血衣公子身上是有圣器的。

  不过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知道方法,就算是再困难也都有希望,他最怕的就是根本没有方向,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使劲。

  虽然圣器难得,但是他相信,随着他的修为不断的提升,圣器应该也会更加容易弄到。

  对于叶希文的内心来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在外界看来不过是一刹那的时间罢了。

  众人还沉浸在叶希文斩杀了血衣公子的震撼之中,虽然从刚才就是叶希文一直处于上风,但是处于上风不代表能够将一个人斩杀,血衣公子毕竟是成名已久,当真正看到他被斩杀的时候,依然让那些围观的武者震撼了。

  “没想到血衣公子竟然真的死在了这叶希文的手中,而且是毫无悬念的就被击败了,是这叶希文太可怕了吧!”

  有人依然难以置信,一个圣境高手死在他们的面前。

  在东南域十国来说,圣境高手几乎就相当于是神一般,屠圣就是屠神,这样的感觉不由得他们不震撼。

  大局已定,尘埃落定,大齐国最大的两个仰仗,全部都阵亡剩下的又能翻起什么大浪。

  而那些围观的武者之中有齐国的支持者和拥护者,甚至许多本来就是齐国的武者,看到这一幕,顿时如丧考妣一般,脸色煞白。

  “轰!”蓦地,在众人的眼中,那血衣公子爆开的身躯的位置猛然间无边的血气犹如山洪暴发一般奔涌而出,夹杂着无数人的怨念和怒吼,席卷了出去。

  这血色的洪水席卷的极快,几乎是瞬间就席卷了出去,而叶希文,齐非凡等人反应极快,几乎是立刻就飞上了半空中,而远处一些观战的武者就没那么好运了,有许多甚至只是真道级别的武者,被这血水一冲,几乎是立刻就被冲成白骨。

  一时间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叶希文看的分明,哪里是被冲刷成白骨的,而是根本就是被啃食成白骨的。

  那无尽的血水之中,蕴含着不知道多少怨魂,都是被血衣公子杀死的那些无辜之人的怨魂。

  这天地之间,有没有所谓的地府和转生之类的,叶希文并不知道,但是一旦人是枉死的,就会产生怨力形成怨魂这点他还是知道的很清楚的,基本上这点也是常识了。

  死的越冤,那么怨魂也就越发的强烈,而那些被血衣公子杀死的人许多都是异常的无辜,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何况是这么多冤死的亡魂形成的怨力。

  连圣境高手看到了都要绕着走,所以一些大型的战场,一般人甚至都不敢靠近,就是因为怨魂太多了,一只两只或许不怕,但是如果是成千上万,甚至是几十万,上百万朝你扑过来的话,任谁都要害怕。

  何况这里恐怕几千万都有了,那些真道高手不过是刚刚摸到法则的存在,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从血衣公子的记忆之中叶希文知道,他要修炼《冥灵血皇功》就得需要海量的人的精血来辅助修炼,所以他才会动辄就要屠城,随便因为点什么原因,哪怕是没原因也会经常动手屠城,为的就是得到这些精血,助自己修炼《冥灵血皇功》。

  这门功法的恶毒之处可见一斑,这也是叶希文不选择修炼《冥灵血皇功》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种功法看起来很好,修炼的速度很快,但是光是修炼到圣境,就需要屠杀数以千万计的人了,那要继续修炼上去的话,那要杀的人就海量了,澳门赌博网站:不是说做不到,而是没做到之前就会被人干掉。

  虽然邪道并不是人人喊杀,但是也绝对不是怎么受欢迎的一类修士,当然最重要的是,屠杀这么多人,肯定要引来无数人的关注,虽然许多武者都不太重视这些蝼蚁一般的普通人,但是普通人毕竟是他们的根基所在,他们的绝大部分弟子都是出自普通人,一个势力旗下如果一个普通人都没有了,那离灭亡也不会太远了。

  如果他真要修行《冥灵血皇功》那么以后估计走到哪儿就会被人追杀到哪儿,叶希文特做不出这种事儿,他杀伐果断,那也只是对敌人而已,并没有到,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地步,可以这么乱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要修炼这门《冥灵血皇功》就得做好承受那些怨力的准备,一个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然后变的疯疯癫癫。

  而原本这些精血都是被血衣公子以血皇印镇压在体内的,现在血皇印被叶希文收走,自然没有了镇压,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可是这个时候血皇印已经被叶墨收走,看着那漫天的血气,叶希文也只能是咬咬牙,只能那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