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武神空间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不敢杀?
  叶希文刚刚松了一口气,猛然间却看见,那血衣公子,竟然在半空中慢慢凝聚了起来,像是水做的一般,慢慢回复。

  “叶希文,你们是杀不死我的!我是不死之身,血皇不死身,哈哈哈哈!”血衣公子哈哈大笑说道,脸色微微有些狰狞。

  叶希文脸色凝重,知道这血衣公子可能是修炼了神恶魔歪门邪道的方法,早已经整的人不人鬼不鬼了。

  “什么,竟然被斩杀成两半了还不死,这血衣公子,到底还是不是人类!”远处有武者倒吸一口冷气,仿佛是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一般。

  “这样都不死,那还有人能够杀死他么?简直要逆天了!”

  “叶希文,这一战,才刚刚开始!”血衣公子喝道,手持长矛,遥指叶希文,矛尖一股惊人的血芒在吞吐,血色的战铠爬满全身。

  他身上原本裂成两半的裂口,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伴随着一阵阵惊叫,是怨魂的惨叫。

  这种诡异的场面看的无数人都毛骨悚然,他的身上似乎在发生着什么不可思议的蜕变,气息比起之前猛然有了一个本质的飞跃,如果说之前只是让人感觉阴冷的话,那么现在,这血衣公子身上的阴邪的气息让人胆寒,哪怕只是远远看着也能吓死人。

  叶希文只是冷淡的看着他的蜕变,他能够感觉到他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开了,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改造着他的肉身。在往一个未知的方向而去。

  不过他知道,不能让他继续蜕变下去了。

  “轰隆!”叶希文的大破灭星尘拳毫无保留的出手了,周围形成了一片宇宙虚空,无数的星辰正在疯狂的运转。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靠近,他们都知道,这些幻象之中的星辰虽然不是真的星辰,但是却比真正的星辰还要恐怖。因为这些都是叶希文的拳意化成的,沾到就死。

  叶希文的拳头化成了一颗大星,不知道有多少大。朝着血衣公子碾压了下去。

  而血衣公子也是狂啸一声,身形竟然开始渐渐和身后那一尊血皇融合到了一起,原本只是徒具其形的血皇开始猛然间动了。竟然拥有了神韵,那一双灯笼一般的眼睛之中饱含对叶希文的杀意。

  “叶希文,恭喜你,本来我还不准备动用这底牌,这本来是用来对付那个野种的,作为第一个看到我底牌的人,我赐予你,死亡!”血衣公子气冰冷的说道。

  那一尊血皇之中,血衣公子的神情竟然有几分解脱,终于还是要变成这种不人不妖的怪物了。在他心中,叶希文已经等同于一个死人了,思绪竟然渐渐飘远。

  那深埋在记忆中的年代,飞星门,一个渴望得到父亲认可的少主。作为天才,他理所当然的享受到了所有的赞扬,直到那一年,那个说是他大哥的人出现!

  那一道身影仿佛是一座大山,一座梦魇,毁了他的一生。所有人的侧目,赞扬,天才的名头也被他夺走,还有他最在意的,父亲,全都没了!

  一直到那一天,他得到了《冥灵血皇功》,他一直在等的机会出现了,为了练成《冥灵血皇功》他甚至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

  他所付出的一切都需要有回报,那些曾经轻视他的人,都要死,那个野种,他也要亲手扭断他的脖子,到时候老头子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血衣公子手上动作不慢,融入到了血皇之中之后,动作更快,血色的长矛之中也包裹着无尽的血色能量,猛然刺出。

  两人都使出了最强的手段,都足以碾压八方。

  “轰隆!”

  两人的交手天塌地陷,让天穹出现了一条条裂纹,像是一个巨大的蜘蛛网一般扩散了出去。

  两人都堪称是彼此的劲敌,但是叶希文明显更加的稳重一些,而血衣公子则更加急躁一些,尤其是那个黑衣老者死亡之后,他心中就更是焦急。

  他作为飞星门的一个少主,生下来就是顺风顺水,什么时候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作战过,何况对手还是叶希文这么一个妖孽人物。

  叶希文是他碰到过的最强的对手,但是他却不是叶希文碰到过的最强的对手,但是却是他晋入圣境战斗力之后遭遇的第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尤其是他融入那尊血皇之后,实力足足提升了一个台阶,原本的他对于叶希文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如果不是他狡猾的和叶希文玩游击战术,那么现在他估计早就被叶希文斩杀了。

  毕竟霸体金身太强势了,任何人和他硬拼都没什么好下场,连泰坦之身也是如此,就目前来说,叶希文碰到过肉身很强的,强如泰坦之身,蛮神真身等强的一塌糊涂的体质,但是或许他们能和霸体争锋,但是面对也写完那改良自创的威力加强板的霸体金身他们还是弱上一筹的当然,叶希文也有想过,如果真正遇到强势的人物,能不能一路横扫碾压,毕竟泰坦之身也只是有泰坦血脉的人而已,如果真遇到一尊泰坦的话,那概念是截然不同的。

  那样的话,叶希文恐怕真得血战而非苦战了!

  现在血皇足以让他引起注意了。

  “轰隆!”这一切虽然说着长,但是不过是刹那间罢了,在那一瞬间的功夫之后,双方又再度战到了一起,都肆无忌惮的攻击,真是针尖对麦芒的一场可怕的战斗。

  远处众人心头猛跳,这两人都太可怕了,在那黑衣老者和皂衣老者的战斗结束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到了这两人的身上,其他圣境的战斗,像是齐非凡那边,已经基本都告一段落了,基本上都是溃败之后被斩杀的,这些圣境毕竟都太老了,和正当壮年,气血充盈的齐非凡等人有很大的差距。

  不过很快,血衣公子就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还是无法彻底压倒叶希文,只见他矗立在半空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略微有些削瘦的身体上爬满了金色的神性,像是穿了一件神衣,有一尊远古的黄金战神在虚空中睥睨众生。

  他变的更强了,叶希文却也祭出了霸体金身,比起刚才更强了。

  “轰隆!”

  血色和金色像是两片垂天之云一般,铺天盖地的朝着对方席卷了出去。

  “嘭!”

  在这股恐怖的风潮之中,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闷响,一道身影横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震,都伸长了脖子在看,到底谁获胜了,所有人都知道,两人恐怕已经是底牌尽出,这一次谁先受伤,几乎就注定了要落败了。

  众人定睛一看,那人竟然是那血衣公子,却见他的胸口几乎被打穿,鲜血淋漓,喷洒不停。

  血衣公子那血色的脸庞竟然一下子变的苍白了,在刚才的那一击之中,他受到了严重的打击,那一击如果不是他转换成了血皇不死身这种不人不妖的怪物体质,早就死了。

  这一击不仅仅是让他的身体遭受重创,更重要的是打击了他无敌的信心,刚才他底牌未出,哪怕是被叶希文斩成两半都不曾真的失去信心,但是现在则不一样,他祭出了最强战力,但是依然被叶希文打成重伤,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不曾给叶希文造成什么伤害,难道他真的强成了这样了么?

  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一点,原本以为修炼了《冥灵血皇功》从此以后足以在年轻一辈之中横行,足以在老头子面前扭断那个野种的脖子,但是别说那个野种了,连叶希文这个以前他从来没听说过的人,都打不过,这样的打击让他一下子懵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才是无敌的!”血衣公子喃喃道。

  远处无数的武者看到这一幕都很激动,尤其是那些不爽血衣公子的人,原本在他的高压统治之下,敢怒而不敢言,现在终于盼到了曙光,虽然叶希文太过强大,对于他们来说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但是好歹也强过那个血衣公子,不像他动不动就屠城吧。

  叶希文踏步而行,直冲上去金色的神衣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孤傲和冷漠,那无敌的气势,便当真是神魔一般。

  实力可以提升,但是这种气势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只有不断战败所有的对手,一点一点才能积累起这样无敌的气势和自信心。

  原本血衣公子的身上也有和叶希文的相类似的气息,但是随着这一击之后他消失于无踪,而叶希文更强了。

  叶希文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直接冲了过去,他那淌血胸膛彻底难以愈合,有叶希文的力量在其中捣乱。

  血衣公子大叫想要反击,但是却提不上什么力气,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地,被叶希文冲到跟前,一把提住脖颈。

  “叶希文,你不敢杀我的,一旦我死了,我在飞星门的命牌就会瞬间爆裂开来,到时候飞星门那边就会知道,你们得罪不起的!”血衣公子有些狰狞的看着叶希文,哈哈大笑说道。

  不敢杀!

  “嘭!”叶希文一把捏爆了血衣公子的身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