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武神空间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罪在叶希文
  “轰!”可怕的血气席卷了出来,空间像是波纹一般,迅速都懂了起来,扩散向四面八方。

  瞬间这无尽的虚空就像是一幅幅的画卷被生生撕裂了开来,可怕无比。

  血色的浪涛席卷了下来,整个帝都之中的人都有种郁闷的想吐血的感觉。

  “大家全力出手,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个血衣公子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城破了他就要屠城了!”有人高喊道,这个血衣公子疯子之名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南域,但凡他出现在战场之上,只要稍有反抗,那么必然是整城整城的被屠戮,有许多势力,就是被这种疯狂的杀戮吓破了胆子,不得不投降的。

  这个叫血衣公子的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事后投降根本就没有用,哪怕只是轻微抵抗,也要面临屠城。

  这时候所有帝都之中的人都前所未有的万众一心,他们都知道,一旦城破,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根本没有任何侥幸逃生的可能性。

  要知道,虽然这血衣公子只有一个人,但是他身后还跟着数百万联军士兵。

  在众人万众一心之下,帝都摇摇欲坠的防御阵法再度被撑了起来,各种法器也都纷纷朝着天空中的那个血衣公子砸去,形成浩浩荡荡的法器浪潮,铺天盖地,声势吓人,杀气席卷而起,虚空之中无尽的云层都被割裂了。

  齐高阳只是这万众齐心的武者中的一个,虽然他只是一个先天巅峰的高手。在帝都芸芸众生之中都算不上是强大的高手,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别的办法了身后是他的家人,是他的亲友,别无后路,一旦失败,就会被屠城。

  他紧张的看着那漫天的法器潮,成败在此一举了。他不能失败。

  但是那血衣公子却没有丝毫被吓住的样子,只是简单的冷哼一声,脚下猛然一踏。顿时以他的脚下为中心,形成一圈一圈的血色波纹,那些砸过来法器。闪烁着杀机,神芒,凝结成一群,纷纷砸落到那一层血色的波纹之上。

  那血衣公子甚至都还没怎么动,只是走出了一步,踏出的涟漪瞬间就将那些法器猛然绞碎。

  “嘭!”

  “嘭!”

  “嘭!”

  那些法器在他的血色波纹之下,像是玻璃做的一般,一触即溃,完全崩碎了开来。

  “噗!”

  “噗!”

  “噗!”

  帝都之中,无数武者纷纷一口鲜血喷洒了出来。结合他们心神的法器被人瞬间绞碎,连他们也受到影响。

  齐高阳更是只觉得浑身猛颤,喉咙口一甜,猛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逐渐变的模糊了起来。犹如遭受重创一般,直接倒了下去,虽然不是直接冲着他来的,但是这股力量可怖之极。

  血色的波纹越来越厚实了起来,甚至连伪圣器也开始被绞碎,在帝都的上空形成了厚厚的一层血云。异常的恐怖。

  血衣公子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他脚下的血云越来越厚重,其中甚至还有血色的闪电在其中沸腾和闪烁。

  “轰隆隆!”

  那血云之中,无数的血气凝聚成了一杆杆血枪直刺到帝都之中,无数人在这一杆杆血枪之中,被直接钉死在地上,帝都在一瞬间密布着血色的枪林,一声声惨叫声想起,在一瞬间帝都的人全部死绝。

  无论是半圣还是平民,都全部在一瞬间被杀死,没有办法逃离,圣境强者在东南域足以镇压一域的恐怖实力在这血衣公子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圣境是超凡入圣的开始,和圣境以下的武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被那些血色的长枪扎中的人们,身上的精血瞬间被吸收一空,顺着血色长枪一路汇聚到那血衣公子脚下的血云之中,涌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浑身一阵舒畅,身上涌现出血色的光芒,身上隐隐泛着血色的鳞甲,衬得他这个时候享受的表情有几分狰狞和可怕。

  他身上的气息又更盛了几分。

  “小师弟,不好了!”那血衣公子还在享受那些血色的能量,这时候一个玄衣老者脚踏虹光而来。

  “去一元宗那些人都失败了,听说是来了一个强势的人物!”那老者年纪明显比那血衣公子还大的多,但是却心甘情愿的朝着这血公子行礼。

  “可能是圣境强者!”那个老者想了想又说道。

  “圣境!”那血衣公子脸上露出几分邪异的笑容,有几分猖狂和扭曲“这些凡人身上的精血才有多少,一个圣境抵得上杀这些蝼蚁千百万!”

  “我想最好尽快处理掉他们,我们齐国大军虽然已经贡献了诸多地发那个,但是时日还短,那些人还远远没有真正臣服,如果我们这边动作慢了,那些野心勃勃之辈,恐怕就要反复了!”这个老者脸上有几分忧虑的说道。“就怕到时候那些余孽的圣境老祖回来了,那么麻烦就大了!”

  他心中难免有所忧虑,就和他们齐国一般,其他国家之中能屹立不倒的大势力,几乎背后都有圣境老祖的影子,只是这些圣境老祖往往都在外游历,但是那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管了,只是他们可能远在千万里之外,这次被齐国打了个措手不及。

  如果齐国能以最快的速度平定东南域,那集合了整个东南域的力量,就算那些老祖回来了,也没什么可怕的,加上他们这边圣境高手也不少,所以并没有什么。

  但是如果在这里被阻挡住了脚步,等那些圣境老祖们纷纷得到消息回来之后,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怕什么,他们反复正好,我要练就冥灵血皇功还差许多精血,正愁没有借口将他们都杀了!”那血衣公子桀桀怪笑一下“反正这些凡人就像蝼蚁,要多少有多少,死绝了也没什么,那些圣境的老家伙要是敢回来,就正好杀了,多杀几个,本少爷的功力就会突飞猛进,到时候就算是在宗门大比上,也能脱颖而出,不用在看那个野种的脸色!”

  “那个野种凭什么,论出身,论资质,他哪一点比的过我,凭什么事事都压着我一头!”这血衣公子说着说着思绪都不知道飘哪里去了。

  而在他身边,这个老者却又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等我练成了冥灵血皇功,我就要那个野种好看,我要老头子看看,到底谁才是最优秀的,谁才是最有资格继承他的事业的!”那血衣公子脸色狰狞的说道“走,你跟我走,尽起大军,去那个什么一元宗,一路所过之处,鸡犬不留,我要他亲自出来给本少爷磕头求死!”

  帝都陷落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大越国,瞬间轰动了整个东南域,一时间掩盖住了叶希文回来的消息和风头,。

  虽然帝都整个都被屠杀了个鸡犬不留,所有人都被吸取了精血,死状极其难看,但是还是有人当日在远处看到了这一战,一切都是摧枯拉朽,帝都的防御根本没有撑住多久,大越国皇室的圣境老祖就被生生撕裂了,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顿时又让整个东南域风声鹤唳了起来,所有人都在考虑,是不是要头像的事情了,连圣境高手都护不住一座城。

  而就在这个消息开始传扬出来的第二天,原本还有些犹豫的血灵门几乎就是立刻就投降了齐国联军。

  大越国原本有的五大势力,天风堂和血灵门投靠齐国联军,而皇室以及流云城集体被屠灭,断绝了道统,那么剩下来的,只有一元宗了。

  在所有人看起来,势单力薄的一元宗肯定也没有办法抵挡齐国联军的脚步,有圣境高手坐镇又如何,看看大越国皇室,有圣境老祖又如何。

  现在还不是被满门屠灭。

  而在齐国联军之中,光是圣境高手都有好几位,有又如何,一个对上好几位那也是找死的。

  那些还没有沦陷的国家的势力也都纷纷开始准备后路,是不是要投靠齐国联军,亦或者是举势力逃走,前往南域其他地方,或者是投靠真武学府,虽然说可能会因此失去千年的权势,但是也比被整个屠灭要好吧。

  许多不甘心当齐国爪牙又不想被屠灭的人也都纷纷开始联络东南域之外的势力,对于一般人来说,东南域就是整个天下了,但是对于这些根深蒂固的势力来说,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随后又有噩耗传出,齐国联军,一路屠杀而来,原本齐国联军为了赶进军速度,虽然对有抵抗和的地方往往是屠城处理,但是对于那些一开始就投降的,却也没有怎么为难,但是现在又不一样了,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挡在他们进军路上的就直接屠灭。

  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想,所有人都胆战心惊,更有许多人打算血战到底,反正反抗也是死,不反抗也是死。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消息从齐国联军之中传出。

  除非那个叶希文出来,自缚双手,前来受死,否则他们的杀戮还会继续这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