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第633章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全文阅读)

  “什么怎么看?”莫南爵顺手接过来,叼在嘴边后又拿下来,放在指尖上转着,“你是想说,那安定剂有问题?”

  “不,刚才我让黑衣人把你给韩青青注射的针管取来,我看了下,针管内残余的安定剂是没问题的,”陈安斜靠在墙面上,英俊的脸上泛起狐疑,“只是,她抱着你腿的时候,眼眶泛红,你注意到没?”

  “滚,我注意她眼眶做什么,”莫南爵心情不爽,记挂着童染的安危,闻言一脚就踢过去,“有话就快点说,磨磨蹭蹭的跟个娘们一样。”

  陈安躲开他的脚,“具体的医学知识你肯定没兴趣知道,我就不和你详细解释了,总之,她是死于你那一针没错,但通过我看她的眼眶和身体的那些反应来看,她也绝对不只是死于你那一针。”

  “你他~妈~的能不能不绕弯子?”莫南爵冷下俊脸,“直接说重点!”

  “就是有人想让你杀了他,所以,她疯了,你给了一剂安定,她死了,”陈安摊摊手,视线落在莫南爵脸上,“所以我才说,她看起来是死在你那一针上,但其实又不仅仅是那一针,因为你那一针确实置她于死地,但安定剂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在这之前她肯定有被注射过别的药,或者说是受过别的刑。”

  陈安这番话说的很绕,因为毕竟是涉及到医学方面的知识,三句两句解释不清楚,但莫南爵稍微细想下,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男人狠戾的眯起眼睛,“你是说,那一针安定剂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果然聪明。

  “对,换句话说,其实那根稻草谁放上去都一样,但是人家偏偏就是想要你来放,”陈安耸了耸肩,面露无奈之色,“爵,我说了吧,玩女人玩过了火,这不,把自己给烧了吧?”

  “滚,你不损我你会死?”莫南爵食指弯了下,手里的香烟被折断,烟草从里面露了出来,男人拉开眼角,“想要我杀韩青青的人……”

  “得,你可别想到谁就杀谁,我刚才说的那些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万一猜错了,我可不负这个责。”

  陈安朝走廊那头手术中三个大字上看了一眼,想起童染之前说的那句我爱你,他眸光带着深意,瞅了莫南爵几眼,“爵,你们这发展下去,可就麻烦了。”

  莫南爵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只缘身在此山中啊,”陈安摇摇头,“我看你现在是深陷美人怀,当初劝你你不听,现在你想拔都拔不出来了。”

  莫南爵睨他一眼,陈安话中的意思他不是不明白,女人是祸水,这是从小到大他们耳濡目染的话。

  可他就是跳进了童染这潭水里,现下浑身湿透,他也无所察觉。

  陈安也不再多说,感情的事情没人能劝的了,他拍了下莫南爵的肩,径自坐了下来。

  ……

  手术进行了七个多小时还没结束,陈安叫人送了吃的来,莫南爵也不肯回去,就坐在手术室外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