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我……我手疼!
  (全文阅读)

  “啊——你做什么?!”童染大惊失色,澳门赌博网站:急忙伸手去推他的肩,“你快放开我!”

  糟糕!如果他现在要了她,肯定会发现她身上还有昨晚残留的缠~绵痕迹,他肯定会质问,她又不能说是昨晚被他弄出来的……

  那她到时候就真的是有口说不清了!

  “做正常男人该做的事。”

  莫南爵压住她的双腿,让她无法动弹,紧接着大手一捞,扯住她的衣领,就要将她的上衣直接撕裂!

  “不要——”童染一只手不能动,力气有没他大,眼见上衣就要被扯开,她光洁的额头直冒汗,情急之中,急忙喊了一句,“莫南爵,我……我手疼!”

  “哪里疼都没用!”男人埋首在她颈间,闻言头也没抬,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

  怎么办……

  童染死咬着下唇,不能这样任由他这样,如果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发现她身上青紫色的痕迹,那她到时候就横竖都是死了!

  该怎么办……谁来告诉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莫南爵顺着她白皙的脖颈吻下来,大掌在她腰间火热的游走着,他身上的火焰已经被点燃,连带着她一起,渐渐就要成燎原之势……

  童染死命想要将双腿和被按在头侧的右手恢复自由,可是无论她怎么动,就是无法摆脱他的禁锢……

  她几乎快要绝望了。

  她不知道,如果他看见了,她要怎么和他解释身上那些痕迹……

  因为那些痕迹要么就是抓的,要么就是被打的,说是摔的,聪明如他,他肯定不会信!

  正当她纠结万分的时候,身上疯狂亲吻的男人却突然慢下了动作,他留恋不舍的沿着她的胸线细细密密的吻了一圈,强压着身上的浴火,撑起身体看向她的左手,“手哪里疼?”

  童染正处于极度的纠结中,闻言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愣愣的抬眸,“……啊?”

  “啊什么啊?!”莫南爵没好气瞥了她一眼,伸手扯了下衣领,“我是问你手哪里疼!”

  说着他睨向她红红的眼睛和被咬出一圈牙印的粉唇,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女人哭了?

  疼的都哭了,她就能多叫几句?死咬着唇做什么?!

  “手……手疼。”

  “我是问你手哪里疼!”

  童染凝眉,万一她说手里面疼,他搭错了神经叫陈安来把纱布剪开检查,那她不是又要在疼一次了么?!

  不要!那种钻心的疼痛,她受过一次都觉得是多的!

  想了想,她还是往轻了说,“就是……就是缝针的地方有点痒。”

  莫南爵轻托起她的左手左右的看了看,并未发现有渗血或者是发炎红肿的迹象,这才再度轻放回床~上,“没事,缝针的地方本身就会痒。”

  “……哦。”童染木讷的点头。

  真的会痒吗?那她不痒,该不会是说明针没缝上吧?!

  莫南爵却不再多说什么,他单手撑在她的身侧,微喘着气,下腹翻涌着的火焰像是要破体而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她身上有过这种强烈的感觉。

  ……

  【夜深人静的1月3号凌晨,沐沐趁着月黑风高偷偷滴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