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她的左手,算是半废了
  (全文阅读)

  “只是什么?”童染急忙追问。

  陈安拧起眉,神色严肃的看向她,“可能以后不能再拎重物了,握拳也握不了太紧,只能做些简单的事情。”

  童染一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你的手算是,半残了。”

  “半残了……”童染似是有些不能接受,她紧咬着下唇,目光复杂的盯着自己的手臂,半晌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眼里再度燃起光亮,急忙撑起身体问道,“那可以弹琴吗?弹钢琴,还可以弹吗?”

  陈安眼中掠过一丝不忍,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能。”

  他以前多少有听爵说过,童染已经报名了这届driso钢琴大赛,她本就是艺术学院钢琴系的学生,弹钢琴,应该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如今左手废成这样,就算日后恢复的再好,也只能端端杯子或者拿本书,想要弹钢琴,是绝无可能的。

  这样的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最残忍的。

  “不能……”

  童染低声重复了一句,眼里燃起的火焰颓然灭了下去,她身体向后重重的靠在靠枕上,颤抖的伸出右手,在即将碰到左手手腕的那一刹那,还是收了回去。

  而后,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样的结果,是天意么?

  曾经她因为阮亦蓝的陷害和大伯母的阻拦,一次又一次的错失driso钢琴大赛的机会,今年可以算是困难重重,好不容易才求莫南爵帮自己报了名。

  可是现在,陈安却告诉她,她的左手废了。

  以后都不能再弹琴了。

  是不是她就注定和钢琴无缘?

  她并不后悔昨晚替莫南爵挡了那一下,如果可以时光可以倒流可以重来,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用手臂替他挡上去。

  因为,那本身就是她欠他的。

  只不过虽然是这样,左手不能弹琴这个事情摆在眼前,她还是会觉得伤心,因为钢琴是她的梦想,是她一直在追逐的东西,却,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打断。

  陈安见她闭着眼睛,眼角有泪水滑落下来,不由得的别过头,“你别想那么多,先好好休息,把伤口养好。爵的房间就在楼下。”

  爵的房间……

  这四个字,让童染脑袋里瞬间闪过一丝想法。

  ……

  “爵醒来之后,可能……会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

  这是陈安在她昏迷之前说过的。

  而莫南爵现在还没醒,所以陈安也还没有机会告诉他这件事情。

  思及此,童染直起身体,伸出右手擦了下眼角的泪,神色认真的道,“陈安,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我希望,我左手半废了不能再弹琴,以及我身上的伤,包括我昨晚在楼下碰见过你,进去过那个房间,也就是说,昨晚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你都帮我瞒着莫南爵。”说完,童染伸出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左手。

  “瞒着?”陈安不解的皱起眉,“为什么要瞒着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