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第238章 你……你这是怎么了?
  (全文阅读)

  环顾四周,她确定自己还在昨天那间房间里。

  自己这是睡着了?

  想着,她便想要试着动动手,却发现,自己的左手已经完全无法提起来了。

  刚一挪动,便是钻心的疼痛。

  看样子,伤口应该已经凝血结痂了。

  不过,没有血流殆尽而亡,就已经万幸了。

  童染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轻呼出一口气,昨晚的记忆渐渐在脑海里清晰了起来。

  她先是划伤了手,然后用针头刺自己,然后脱光了衣服扑到莫南爵身上,然后……他反客为主的将她压在了床~上。

  再然后……她就只记得疼,无穷无尽,一夜到天亮的疼。

  她现在想想都有点不可置信,昨天晚上,自己到底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和力气?竟然能按住他……

  那……莫南爵现在在哪里?

  他已经没事了吗?

  毒发挺过去了吗?

  童染皱着眉头便想要起身,刚一动肩膀,便觉得颈窝处有些痒痒的,转过头,发现男人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俊脸上平静安详,长长的睫毛垂着,呼吸轻且浅,看样子,是睡着了。

  他真的已经没事了?

  这个念头让她一阵喜悦,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用右臂撑起了半边身体,她轻轻的伸出手,手背朝他的额头上贴了贴。

  不烫不冰,是正常人该有的体温。

  童染瞬间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没事。

  他要是真的有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莫南爵?”

  童染试着轻唤一声,男人依旧闭着眼睛,一手还搭在她腰上,似乎,睡得很熟。

  她想了想,还是让他睡吧,昨晚那么疼,而且还……肯定消耗了很多体力。

  童染将莫南爵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轻轻拿开,扯过一旁的被单盖住自己赤~裸的身体,想要下床,发现自己双腿几乎都并不拢了。

  疼……昨晚记忆浮现在脑海,他简直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每一次驰骋都是用足了力气,她只是躺着,都能感觉到他嗜血的瞳仁。

  浑身疼的都要散架了。

  折腾了半天,童染才好不容易下床站了起来,左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她扶着墙,慢慢的挪着脚步走到浴室,拿了一条浴巾将左手裹了起来吊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又打开水,把身上的黏腻的液体洗干净。

  由于疼痛,她洗的很慢,又花了好久的时间将自己擦干净。

  这房间的试衣间里只有男人的衬衣和西装,她找不到衣服,最后,只得拿莫南爵的衬衣套在身上,下面穿了一条睡裤。

  等她弄完这些从浴室走出来,差不都也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床~上的男人却还在沉沉的睡着,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他……这应该是正常睡眠吧?

  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童染刚松下去的心又再度提了上来,她将湿哒哒的头发拢到耳后,走到床边拍了拍男人的脸,“莫南爵,莫南爵!”

  没有人回答。

  她心里咯噔一下,用力拍他的脸,“莫南爵!你醒醒!”

  可是不管她怎么叫,男人依旧沉沉的睡着。

  不可能……应该不会吧?!

  童染心下一凉,各种可怕的可能性冒上来,她也不顾形象什么的,右手捂着悬在颈间的左手,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别墅平常没什么会过来,所以没有佣人,童染走出来后左右看了下,扶着墙边朝楼下走去,一边走一边朝下面喊着,“陈安?陈安!”

  她话音还没落,一直在前方楼梯上坐着的男人急忙起身走过来,而后脚步一顿,一脸诧异的看着她,“你……你这是怎么了?”

  【12月30号,更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