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你在和我说可是?
  (全文阅读)

  “可是,少主……”

  “呵,可是?”莫南爵轻笑一声,黑眸蓦地凝结起一道寒冰,他看了一眼童染,缓缓站起身,双手插~进兜里,薄唇勾起,“你在和我说可是?”

  说着,男人微微弯下腰,俊脸凑在李钦耳边,声音不大不小,只有这里的几个人能听见,“怎么,现在连我说的话,你都需要我重复一遍,才能听懂?”

  李钦感觉到莫南爵身上传来冷然逼人的气息,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少主……”

  “我再问你话,听没听懂?嗯?”

  说着,他右手搭在童染坐着的镶金椅背上,修长的食指开始一下又一下的轻敲着,在已经残阳如血的天幕下,依稀可以看清男人食指上纹着的,藏青色苍龙。

  狂野霸道。

  寓意着他的权力地位,也寓意着,他这个人。

  跟了莫南爵这么一段时间,童染知道,他食指这样打着节奏,只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他心情好,有兴趣。

  第二,他生气了。

  显然,后者是非常可怕的。

  而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是后者。

  李钦垂着头,又向后退了两步,拧起的眉头一刻也没有松开过,“少主,属下知道。”

  “哦?”

  反问。

  单音字。

  危险讯息极浓。

  童染听着他这么反问都觉得有些发寒,她回头看了一眼,刚好同李钦瞥过来的目光相碰。

  他的目光充满厌恶,就像是看到最愤恨的人一般。

  童染浑身颤了下。

  李钦很讨厌她。

  甚至,到了恨的程度。

  这点,童染心里很清楚。

  他这么讨厌她,她也能够理解,毕竟,莫南爵是他们的少主,他为她受过那么重的伤,还被注射了剧毒的毒品,能不能戒掉还是个未知数,李钦护主心切,她自然是最坏的那一个。

  她从不否认。

  在这件事情上,她对莫南爵始终有愧疚。

  可是,每当她开口想要问他,想要和他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哪怕只是提起一个字,莫南爵要么抿着唇不说话,要么,直接把她压在床~上开始动手动脚。

  这一动手动脚起来,她第二天几乎都起不了床。

  正是因为这样,次数多了,她吃到了苦头,便不敢再和他说这件事情。

  所以,她从来没有机会和他正面说过这件事情。

  “真的知道?”

  “是……属下知道。”

  莫南爵眯了下眼睛,感觉到童染的颤抖,以及李钦朝她瞥过去的目光,本不打算发怒的男人蓦地薄唇一抿,食指的节奏骤然停住!

  李钦浑身一震。

  童染见状也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这……

  莫南爵真的生气了,该不会要打人吧?

  “我看,你不仅是知道,还明知故犯,对吧?”

  莫南爵薄唇始终勾着淡淡的笑,澳门赌博网站:他将手放下来,优雅的解开手腕上的铂金袖口,将袖子卷了上去。

  陈安也知道气氛不对,他上前一步,想要劝解,“爵……”

  李钦却只是暗暗咬了咬牙,第一次违背了莫南爵的意思,“少主,属下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必须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