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我为你流过多少血了?
  (全文阅读)

  她到底是装的,还是故意的?

  他有时候甚至都在怀疑,她除了身上有几两肉,脸蛋长的清纯点,还有哪里像女人了?

  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咬他,她真的是第一个。

  胆大而又妄为,偏偏他也破天荒能够纵容的,第一个。

  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也许,是他还没有玩腻的缘故吧。

  “你就不能说说么?”童染耳垂被他咬住,浑身一阵战栗,担心他又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便急忙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刚刚看到了那样的天空,有什么感受么?”

  “没什么感受,还是那样。就是你这种蠢女人才会觉得有不同。”

  “……”她哪里蠢了?!

  他这分明就是见缝插针的损她!

  童染干脆不说话了。

  像他这种没情调的男人,肯定不会有什么感受的。

  而且,省的她说一句什么,就被他损个半死。

  她还沉默到一分钟,男人舌尖又在她的耳廓出轻舔了下,“怎么,开始装沉默了?”

  “……”

  得。

  她说话,他要说她蠢,她这不说话吧,又变成装沉默了。

  怎么做都不讨好。

  都怪她想的天真了,在这种独裁暴君的身边,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大混蛋!

  见他不说话,莫南爵搂着她上前几步,让她整个身体都抵在栏杆上,冰凉的海风吹过来,童染吹了一会儿回过神,发现游艇居然已经开始向前开了。

  这是要去哪里?!

  他难道打算开到比较远一点,没有人发现的地方,然后,直接残忍的把她杀了?!

  顺便再来个毁尸灭迹?!

  直接扔到海里去?!

  这……

  “给我说说,你是什么感受。”蓦地,男人再度开口。

  感受?

  什么意思?

  被毁尸灭迹尸沉大海之前的感受么?!

  她才不要发表这种自取灭亡的感受!

  “你……莫南爵,虽然你有权有势,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这么做的话,是犯法的。”童染表情凝重,双手握住栏杆,表示自己是认真的。

  虽然,犯法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可能是每天必做的事情。

  因为他完全无视法律。

  对他来说,事情只分想做,或者不想做这两种。

  所有的都是这样。

  所以,所谓的法律,亦是如此。

  “犯法?”男人轻笑声,舌尖再度抵了下被咬破的嘴角,还是有些刺刺的疼,“那你咬了我一口,算不算犯法?”

  “肯定不算。”童染毫不犹豫的接话。

  她不过就是因为正当防卫咬了他一口,这男人居然还扯到法律上来了?!

  那他天天强~暴她,是不是早就应该把牢底坐穿?!

  “怎么不算,都流血了。”男人抬手摸了摸,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还真的,有点疼。

  童染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流血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流点血又不会死。”

  “哦?”莫南爵眉梢一挑,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的侧脸,“你算算看,我为你流过多少血了?”

  “……”什么叫为她流血?!

  搞得好像他在她面前恩情厚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