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我还没死,你哭什么哭?
  (全文阅读)

  说着,澳门赌博网站:他又想朝童染冲过去,陈安用力扳着他的肩,“李钦!你别冲动!”

  “李钦,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莫南爵声音已经极其虚弱,他俊脸上毫无血色,黑眸微抬,依旧带着几分凌厉的目光扫向李钦,“从现在开始,你就不用再跟着我了。”

  纵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男人说出来的话,依旧是冷酷权威,不容置疑的!

  这,就是与生俱来的霸道和气魄!

  无论怎么样,无论发生什么,也是不可能抹去的!

  “少主!”李钦震惊的跪了下来,“少主,属下知错!可是……可是属下真的觉得不值得!”

  童染却对别的一切都置若罔闻,她浑身颤抖的看向莫南爵,李钦刚刚说……

  剧毒的……devilskiss?

  “devilskiss……到底是什么?”

  “是一种新型研发的毒品,毒性不可预估,戒掉的可能性,更是为零。爵被注射在右臂上。”陈安回答。

  刚才李钦都已经说出来了,那么,索性让童染知道,也能多关心关心爵,多陪着他。

  这也许,是戒掉的一个好办法。

  都说心毒心毒,所有蚀骨的毒,都是通心的。

  他跟爵认识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他为了哪个女人这样,哪怕是……

  总之,他从不曾这般对待过。

  “毒品……毒品……”

  童染喃喃着这两个字,这两个对她来说,既可怕,又陌生的字眼。

  毒品?

  被对方带走,然后注射剧毒的devilskiss?

  被注射,在右臂上?

  毒性不可预估……

  戒掉的可能性,为零……

  那天晚上,她看着他拿着尖刀站在楼下,是……想要砍掉被注射的右手吗?

  那天晚上,他哪怕已经脱掉了她的衣服,却还是忍住了起身去冲冷水澡,是……怕对她身体有影响?

  那天下午,他什么也不吃只喝水,却还是喝下她递过来的一勺粥,其实是因为他不能吃东西,对吗?

  这些天,他几乎都不出现,是独自一人浸在这彻骨的寒冰水中,强忍着毒发的剧烈痛楚?

  他让周管家和佣人们全部避开,是怕他们发现楼上的动静,然后不小心告诉她吗?

  因为,她不管是在练琴还是在隔音效果极好的卧室里,都是听不见外面声响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告诉她?!

  为什么他要瞒着她?!

  为什么要这样费尽心机的瞒着她?!

  难道他以为自己在这里忍受痛苦,而她就在楼下,几层之隔,她却夜夜安眠,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吗?!

  这男人,非得在这种事情上,都要这么霸道独裁吗?

  童染想着想着便红了眼,她捂着嘴,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在浴缸边蹲下身子,伸手抚上男人垂在臂弯间的侧脸,“莫南爵,你还很疼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叫你出去……你耳朵聋了?非得我教训一下,是吧?”

  莫南爵抬起头,声音再怎么冷硬,还是透着几分有气无力,男人深棕色的短发贴在脸上,平添了几分清俊,他瞥到童染红通通的眼眶,鼻间轻哼一声,“你这蠢女人……我还没死,你哭什么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