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她对麻药过敏
  (全文阅读)

  在家乖乖的等他难道会死么?!

  他本来今天早上的飞机直飞意大利开帝爵集团年度总会议,却因为临时有事,于是先转到白林市的分公司开季度会,准备第二天一早再走。

  可是他晚上刚开完会,前脚入住白林市的酒店,行李还没送到,后脚就接到了周管家的电话,这才知道,这该死的女人居然偷偷逃出去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找死?!

  他的话她是不是从来都当耳边风,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过?!

  如果不是他不顾助理的劝说坐直升机赶回来,看到她来不及关的电脑上的qq消失框,知道她是去了盛大ktv,他还以为她跟哪个野男人偷跑了?!

  之前的画面在男人脑海里刹那间闪现。

  他刚一跨下直升机,抬眸,看到便是她一脸绝望呜咽的模样。

  那副模样,深深的刺进了他心里。

  像一把刀一样。

  她的那副模样就好像在提醒他作为一个男人,有多失败。

  失败到,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很好。

  非常好。

  她又给了他一个极大的惊喜。

  他不过才走了一天不到,这女人就搞出了这样大的事。

  难道非得他时时刻刻把她捆在身边,将她圈得牢牢的,她才不会闯祸?!

  看来,她非逼着他做绝不可。

  ……

  陈安来的时候,童染已经洗好了澡,换了件睡衣躺在床上。

  她身上并没有受什么伤,除了肩头一道并不太深的抓伤,最重的,便是脚心扎着玻璃碎片的伤口。

  动一下都钻心的疼。

  陈安看了看,竟然都忍不住摇摇头:“都已经完全扎进去了,要全部拔出来才行。”

  “全部拔出来……”童染一张小脸登时惨白一片,那伤口光是吹口气都那么疼,又何况全部拔出来?

  她不要……她最怕疼了,光是想想就可怕!

  绝对不要!

  “爵,要不,打麻药吧。”陈安想了想,开口问道。

  “有那么严重?”莫南爵眉头一皱,似乎很不满这个提议,“不打撑不过去?”

  “撑倒是也能撑,只不过,会很疼。”陈安顿了下,又补充两个字,“很疼。”

  很疼很疼……

  童染闻言浑身一缩,裹着被子就向后挪了挪,“我不要拔出来。”

  莫南爵冷冷的否定她的想法,“不行。”

  不要拔出来?

  这女人是疼傻了?!

  “爵,你决定吧,这不能拖,越拖越疼。”

  “那,打麻药吧。”莫南爵薄唇抿了下,“量别多,三分之一。”

  陈安点点头,先用小针管给童染做了个麻药皮试。

  十五分钟后,童染右手手腕针扎过的地方红肿了起来。

  这就表示,她对麻药过敏。

  她天生就十分怕疼,而恰好,又是天生的麻药过敏。

  老天爷这是在故意整她么?

  童染很清楚的知道麻药过敏意味着什么,她将手往被子后面一藏,有些倔强的说道:“就算过敏也可以打麻药的。”

  反正又死不了。

  让她遭受那样钻心的疼痛,她还不如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