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 除了我,任何人不都能碰你(3)
  (全文阅读)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扶着秋千站起身,看了看怀表的时间,已经傍晚六点半了。

  自己睡了一天?

  一旁的草坪上,散落着一地的花瓣碎片和燃放过的烟火棒。

  今天是洛萧的生日。

  以往的每次一次生日他们都会在一起过,而今天,是第一次她独自为他过生日。

  昨天她冲出学校后,急急忙忙买了几束花和烟花就来了这里——一个已经鲜少有人会注意到的公园。

  这是她和洛大哥小时候每天都会来的地方。

  每次都是他推秋千,而她坐在秋千上面。

  这一幕仿佛就在眼前,可是童染知道再也无法重现了。

  收拾了下东西,童染并没有将草坪上的东西清理干净,既然不会有人来,那么就让最后一丝回忆留着吧。

  这也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出了公园,童染直接打了辆车回帝豪龙苑。

  今天那个暴君应该会回帝豪龙苑了吧?

  童染觉得有些头疼,上次在商店买的那些衣服已经送来了,莫南爵八成今晚就会叫她穿。

  这男人尽是些变态的嗜好!

  进了门,童染换了鞋,才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

  本来应该是晚餐时间,可是厨房里并没有看到佣人忙碌的身影,就连周管家都没了影子,偌大的客厅昏暗暗的,连灯都没有开。

  怎么回事?

  童染心觉奇怪,刚准备走到一旁开灯,蓦地,腰间被一只大手用力搂起,整个人被直接甩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是谁?!”她吓了一跳,手肘一撑就弹了起来,却再度被一具温热的身体压了回去!

  “你希望是谁?”黑暗中,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异常冰冷,一手在她腰间来回游移,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听到熟悉的声音,童染瞬间松了一口气。

  这该死的男人,吓人的游戏很好玩吗?!

  “你做什么一天到晚的吓我?”她不悦的推着他的肩,“快起来,我要被你压死了。”

  男人却依旧纹丝不动,只是俯身含住了她的耳垂,略微用力一咬:“你不想被我压着,还想被谁?”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奇怪?

  有一种浓浓的……什么味儿来着?

  “不说话?”男人轻笑一声,突然伸手攥住了她胸前的柔软,力道极大搓揉起来,戏虐般的声音突然转为深沉,“童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童染心下一寒。

  难道他知道了那天在商店里走过去的那人是洛大哥?

  不,绝不可能。

  可是这男人权高位重神通广大,想要去查应该很简单吧?

  童染有些心虚,但是一想又觉得莫南爵不会那么无聊查这些东西,便依旧稳着声音摇摇头:“没有。”

  她知道,哪怕她只是说出洛萧这两个字,甚至只是承认有事情瞒着他,按照他的作风和手段,一定都会顺藤摸瓜,查到蛛丝马迹。

  那么到头来只会害了洛大哥。

  “哦?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童染佯装坚定的摇头。

  “呵,你现在不仅胆子大,还学会撒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