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252章 杀手来袭
  () 温家选拔正在为双木大师的表现震惊之余。

  di du发生李家嫡系弟子被杀的现场,调查仍然在继续,一副要花落水出的样子。

  一个灰衣老头出现在现场。

  从发生家族弟子被人杀死这一档子事情后,这一条小巷子就让人封锁下来,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之前在小巷子捡到东西的人,一个不留统统被找出来。

  至于他们能不能活下来,那就不得而知,结果肯定不会很好。

  “大师,李杨就是死在这里!”

  灰衣人旁边,站着一位鹰钩鼻子的中年人,语气十分客气,而在后面,同样站着好几个侍卫,分散在四周,否则jing戒。

  “不急!”

  灰衣人走在巷子里,不见有什么速度,转眼走了一个来回,将现场查看了一个遍。

  “李家弟子,确实是死在这里,这里是第一现场,不用再找了。”

  灰衣人开口。

  “小巷子里残留大量金系力量,应该是一位修炼金系功法的武者,火候十分了得,贵弟子是被致命一击杀死….期间使用过符文盾,也免不了受伤….”

  鹰钩鼻子的中年人,脸上看不出表情,只不过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这鹰钩鼻子,乃是李家执法堂的长老,外号鬼见愁,李仇长老。

  偌大的一个李家,分为好几个存在,执法堂就是其中的一个。任何强大的一个家族。都会有执法堂的存在。

  执法堂的存在,无非是为了处置家族违规弟子。

  这是第一个作用。

  第二个作用,便是眼前这个作用,缉拿李家各种敌人。

  李杨被人杀死,执法堂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将幕后杀人者找出来。

  这次死的是嫡系弟子李杨,有望成为核心弟子,李家动怒了,一个天赋弟子,培养不容易。损失一个,间接的等于在削弱李家实力。

  尽管,这个实力需要几年后,甚至是几十年后才能提现出来。

  李家动怒。执法堂就展开调查。

  执法堂长老,李仇第一时间调查前后一切。

  这不,请来家族一个供奉,调查当初发生的一切,将幕后杀人凶手找出来。

  “大师,可以开始了吧?”

  李仇yin冷道。

  鬼见愁这个外号,正是因为李仇一直都是这么yin冷,令人不敢靠近,如黑夜中的一条毒蛇,任何人被盯上。都会受到残酷的教训,才会有“鬼见愁”这个外号,那意思就是说,鬼见了都要发愁。

  “可以了!”

  灰衣人面无表情,掏出一件东西,张口一喷,一道血雾如一道雾气,弥漫在小巷子里。

  “显影。”

  伴随一声喝下,小巷子里出现波动。

  那是一种微不可见的存在,犹如黑雾一样汇聚在红雾上。旋即出现一道天幕….天幕内出现镜头,灰衣人脸se白下去,jing血消耗。

  如果林飞在这,一定会震惊李家的能量。

  这是五级符文师。

  同时也是布置出特殊符文阵法的符文师。

  这种符文师,并不是那么容易寻找。李家能请来当供奉,可见这个李家不简单。

  如果林飞知道。李家请来这么一位阵法符文师,一定会将后续手脚做的齐全一些,不会被符文师找到线索。

  天幕上,情景在不断变化,如过往云烟。

  旋即,天幕上的情况,再次变成晚上。

  小巷子里,出现熟悉的身影。

  李仇yin冷的脸上,she出两道寒光,透着一股令人无法抵挡的气息。

  天幕上重复出那一晚上的一幕。

  从开始击杀,到最后离开,尽管才片刻时间,可对于李家来说,这已经是足够了。

  “噗!”

  灰衣人张口再次吐出鲜血,气se十分的差。

  “在下尽力了。”

  面前的天幕,哗啦破碎,消失一空。

  后面的人,端出一个杯子,气息絮乱的灰衣人,服用之后,气se恢复不少,不再显得那么无力。

  李仇道,“尚康大师,你能找出这人的具体下落吗?”

  尚康摇摇头,“很难,这人从头到尾,一直没有露出面貌,纯粹是一身黑衣,恕我无能为力!”

  李仇大感失望,难道线索要在这断了?

  本来以为靠尚康大师,利用特殊办法,将幕后杀手找出来,最后将他们连根拔起,眼下看来问题很大。

  李仇道,“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尚康为难道,“追凶杀敌,不是在下擅长的,如果李长老想找到对方,或许可以去找一个人,也许能将对方找出来!”

  李仇道,“谁?”

  “鼠王。”

  李仇恍然道,“哦,是他!”

  ………..

  温家演武场。

  林飞仍然站在擂台上。

  面对这个变态的双木大师,不管是嫡系还是旁系一脉,全都开始思考起来,白白浪费一个机会合适吗?

  双木大师已经连续击败四位挑战者,再胜利一次将会拥有资格,这种情况下谁愿意上去?

  “妈的,这小子真邪门啊!”

  温秋已经是一肚子的火气,全是被打击出来的,怀疑自己请来的杀手,有没有把握干掉双木大师。

  温天涯脸上第一次露出凝重。

  “确实挺难缠的。”温天涯道,“真不知道修炼什么玄功心法,一身真元如此浑厚,怪不得当初能镇压你小子!”

  温秋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那小子马上要拿下三个名额中的一个。到时候必然会水涨船高。咱们再想做什么,家族已经是不会允许了。”说道家族两个字上,露出少有的畏惧。

  选拔上,他们可以动动手脚。

  若是结果一旦确定下来,给他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去折腾什么。

  当年曾经有好几位家族弟子,在重要的事情动手脚,结果无一例外被处死,甚至连累到身后的分支,以至于好几年内元气大伤。

  温天涯摇摇头。“这我知道,除非是傻瓜,绝对没人会在这上面动文章,我还不想这么死了。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认为他能战胜那位杀手吗?”

  温秋少有的犹豫,“应该不能吧!我请来那位杀手,尽管才玄灵初期杀手,已经刺杀好几位玄灵中期高手,杀死一个才玄师境界的小子….应该问题不大!”

  殊不知,这话里面其实露出一丝的怀疑,温秋自己不曾在意而已。

  温天涯笑了,“那不就得了!”

  温秋心下一定,“我立刻让那位杀手上台。”

  温天涯道。“我们看好戏吧!”

  ……….

  林飞在擂台上,接连击败四位武者,演武场上,最高兴的莫过于是温如雪。

  “小姐,咱们温家或许有希望了!”

  关明昌不知何时走上来。

  “关叔,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好好养伤!”

  关明昌笑脸开怀,“本来在休息的,听到双木大师大展神威,特意过来看一看。”

  温如雪笑道。“这次多亏关叔叔提醒,差点错过一件好事。”

  关明昌道,“这是老奴应该做的,双木大师的实力远远超出想象,真不知道什么地方出来的。将来必定会是扬名大陆。”

  “有人上去了!”

  温如雪柳眉一皱。

  关明昌道,“区区玄灵初期武者。双木大师应该能解决!”

  玄灵初期的武者上场,再次吸引众人的目光。

  “在下木魁。”

  上台的人,气息十分yin冷,令人十分不舒服。

  “出手吧!”林飞一如之前。

  玄灵初期实力,林飞不怎么放在心上。

  当木魁动了之后,澳门赌博网站:林飞不由眉头皱起来,心生疑惑。

  “这人对我有杀气,杀气不少,难道是专门来杀我的?”

  杀气这东西,林飞相当敏感,尽管对方藏的是一丝不漏,从人家一上台开始,那泄露出的杀气,完全冲着他去的,只要不是笨蛋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好快的速度!”

  一个念头,那人出现在林飞身后,左手一晃,一把匕首滑下来,反光一闪,直刺林飞脖子,这一记就是要杀死林飞。

  杀机毕露。

  演武场上,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位木魁的玄灵初期武者,速度委实太快了一些,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多少人扪心自问,这一招下,自己如何挡得住。

  “你想杀我?”

  不得不说,这位木魁本事很厉害,可惜遇上林飞。

  木魁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的?

  落在外人眼中,这一记攻击,看不出有任何的杀气,偏偏对方传音道破自己的目的,做为一个杀手,迅速冷静下来。

  “空了?”

  如此近的距离下,木魁手中匕首感觉刺破一道虚影,从未有过的事情。

  论速度,di du也找不出几个人能比得过林飞,何况是木魁,不过是速度上有优势,想要干掉林飞,想都别想的事情。

  “不说是吧,我也知道你是温家派来的人!”

  不屑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匕首一划,顿时的带过一道白光,目标正是林飞脖子。

  “又落空了?”

  第二击攻击再次落空。

  木魁终于意识到,自己遇上一个可怕的敌人。

  从成为杀手的那一天,木魁凭借手上的速度,外加上极其快的反应,近身战斗下,少有人能防得住攻击。

  今天一连落空两次,不见对方影子,甚至被一口道破,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

  “小姐,情况有些不妙!”

  温如雪没看出什么来,倒是擂台上这一场比较危险。

  “怎么回事,关叔?”

  “那位木魁想杀双木大师!”关明昌语气凝重,盯着擂台。

  “不可能吧!”温如雪带上一点询问的语气。

  关明昌摇摇头,“这人很厉害,看上去是在切磋,实际上刀刀下杀手,不要忘记,你关叔当年曾经当过杀手,这人的做法和杀手很相似!”

  温如雪十分相信关叔,脸上一冷,“难道是…..”

  聪明的温如雪已经知道,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分明是有人想置双木大师死地,心里头不由怀疑某人了。

  擂台上,状况是险死还生。

  “看来你执迷不悟,那就给我去死吧!”

  林飞冷笑一声,已经确定这人是来杀自己的。

  “爆!”

  低沉的声音,从林飞喉咙里吐出来。

  一阵闷哼的声音,从木魁口中传来,旋即喷出大堆鲜血,鲜血之中暗含五脏六腑的碎片。

  木魁顿时气若游丝,瞪大双眼,“你好…..毒…”

  扑通一声,木魁整个人倒下来,直接没了气息,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来,染红了擂台。

  死人了。

  温家长老一干人,再次站起来,应该说是被吓起来的。

  玄灵初期强者就这么死了?

  对方到底是怎么死的?

  至于,死的人,温家的人不在意,有身份背景的,不一定会参加选拔,为温家争取资格去。

  死掉一个人,自然没什么影响。

  重要的是,这一次他们出了一个高手,一张底牌。

  恐怕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领悟“道”的一途后,林飞的战斗力可以说呈现十倍以上的提升。

  面对掌握大成境界的“风剑”,林飞杀人已经能达到心随意动。

  刚才就是利用剑气,将木魁击杀在无形。

  ……

  木魁这一死。

  演武场上,温天涯和温秋吓出一身冷汗。

  “死了,怎么会死了。”

  温秋已经吓出一身冷汗,为了请杀手干掉双木大师,下了大本钱,如今杀手死在擂台上,这问题怎么解决,还是一个大问题。

  “别慌,千万别慌!”

  温天涯深呼吸一口气,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玄灵初期的杀手,都被杀的无声无息,温天涯感觉自己脑袋上顿时多了一把利剑似乎对方随时可以杀死自己。

  这人不能招惹了。

  身为武者,什么都不怕,唯独恐惧未知的危险。

  比如,刚才擂台上的一幕,玄灵初期的木魁,论实力一点不差,偏偏在几个回合之后,悄然无息的死了。

  尽管知道,那是五脏六腑出问题。

  众人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动的手脚。

  温天涯不知道,温秋同样不知道。

  如今两人脑袋都大了,事情不成,杀手被杀死,换成他们开始头疼了。

  恰好在这时。

  林飞一道目光she来,看上去仿佛不经意之间,可事实上,就是冲着他们而来。

  温天涯能坐住,温秋不就不同了。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