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246章 真没见到这么下贱的人
  () 白衣公子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开始停下来。

  因为在场的人,全都是温家内部的人,做为一个家族,内部问题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存在,任何的家族都会存在,越是大家族,内部问题都非常严重。

  如果有一位强有力的族长坐镇,那么能让内部问题镇压下去,从而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一旦族长不能镇压下去,内部问题将会达到不能控制的程度,许多家族正是因为这个从而灭亡,一蹶不起,成为不入流家族。

  温家同样如此,这个问题出现已久。

  …….

  白衣公子是旁系弟子温秋,在这一支旁系弟子里面,算是出类拔萃的。

  温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旁系弟子一旦在旁系之中出人头地的,都会获得行商的资格,从而在家族占有一个位置。

  温秋就是这么一个旁系弟子,自从拥有资格后,这一支旁系,一下子有了影响力,尽管这个影响力,不是很大,但是对比之前不能发言,那么现在不同往ri。

  温家本身就是以经商立本,否则当年也不会成为总商之中的一员,获得绝对的位置。

  所以,温家对于有作为的人才,一直是以放养形式,这放养形式等于可以彼此之间争斗,只要不出xing命事情,上面都会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正因为这个,才会有前文的一幕。

  旁系弟子温秋的事情介绍后。

  那么转过来,介绍一下温如雪。

  温如雪是嫡系弟子。也是一个经商天才,年纪不大,已经有了一个商队,而一个商队在温家,拥有了很大的说话权利。

  旁系和嫡系之间竞争,一直是矛盾不断。

  因为,嫡系弟子。从一出生就能获得大量的资源,在起跑线上胜过旁系弟子,而旁系弟子。资源有限,不断被压制。

  旁系弟子,很少会冒出天才弟子。即便真有冒出来,立刻会受到嫡系弟子的打压,从而一阵不起。

  温如雪是嫡系弟子中的天才,尤其是在经商上,一直以来被其余的旁系弟子所记恨。

  平时什么冷言冷语,从来不断,挑衅的事情,更是不断的发生,因为大家都明白一件事情,将嫡系弟子踩下去。无疑能让旁系弟子被人所知晓。

  出现眼前一幕,大家都不意外。

  ……..

  “关你什么事!”

  温如雪一改之前的柔柔弱弱,语气变得十分坚硬,长长的柳眉竖起来,分外拥有女人气息。

  旁边的林飞。不由一怔,这温如雪变的好快,差点让人怀疑,是不是之前认错人了,气场变的好强大,女中豪杰啊。

  温秋笑道。“如雪妹子,别生气嘛,在下只不过想提醒你,这个年头,各种冒充高手的人都有比比皆是,千万不要被人骗了。”

  那语气分明再说,这个双木大师分明骗子来着!

  林飞真是躺着都中枪了。

  这个和我什么事,你们内部的问题,扯到我身上算什么意思,难道年轻小就是一个过错了吗?

  此时的林飞非常郁闷,装逼也不用装在我的身上。

  如果换做以前,林飞肯定不客气,上去教训一下这个小子,经历了妖兽山脉的事情后,此时再看到这么一幕,简直如看到小丑在表演一样。

  一个小丑在耀武扬威,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飞此时就是在看小丑表演。

  可惜,温秋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恨死林飞。

  温如雪柳眉倒竖,“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

  “双木大师,咱们进去吧!”语气一变,变的客气起来。

  “温小姐,你们内部都是这种人,对于温家相当不利啊!”林飞摇摇头,往大门走去。

  “小子,你说什么?”

  温秋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人几乎跳起来,愤怒的看着林飞,那样子似乎要吃了对方一样。

  林飞可以说,刚才真的是无心之举。

  其实,林飞想说,“这种人何必跟他过不去,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结果话到嘴边,就成了刚才这个样子,变了一个意思。

  “让开!”

  见到这个装逼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林飞脸se一沉。

  温秋大笑,“这是我温家的大门,现在我非常不高兴,不允许你进去,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打我啊,我倒想看一看,你这双木大师到底有什么实力!”

  林飞转过头,对着温如雪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奈,“温小姐,你都看到了吧,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可不是我要打他!”

  温秋也是一脸得意,想从温如雪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反应了。

  “他是无知的,希望你下手轻一点!”

  温秋顿时如吃了一个苍蝇一样恶心,仿佛自己听错了话,什么叫做下手轻一些,老子好歹是玄师初期的高手。

  林飞点头,“没问题。”

  话音刚落,林飞留下一道影子,出现在温秋面前,冷笑,“真没有见过你这种犯贱的人。”挥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温秋算是英俊的脸上。

  “你….”

  后面那个字来不及说出来,温秋整个人被打飞出去,狠狠撞在大门上面,大脸砸在大门上,这才摔下来。

  “你找死!”

  林飞再次出现在那人面前,再次一巴掌打下去,直接飞出两个白se牙齿,“打的就是你,装逼的下场!”

  左右开弓,再次两巴掌,玄师高手的罡气护身,在那一巴掌下,压根是承受不了。不断的碎开。

  温秋被打蒙了。

  这小子竟然敢打我。

  不料,刚来一句凶狠的话,自己被打飞几颗牙齿,尤其大门牙,直接成了黑洞。

  左右开弓后,温秋成了一个猪头脸,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随后被随手扔了出去,摔倒在大街上。

  幸好这里是温家府邸,来往的人不多。如果是在真正大街上,恐怕早已出名了,传遍整个di du。

  “双木大师。里面走!”

  温如雪眼中闪过一抹喜se,仿佛自己出了一口气,凄惨的样子,看都没看一眼。

  “哎,这世上犯贱的人真多,竟然想主动找打,我还以为是听错了!”林飞摇摇头,往大门走去。

  这么一幕,大门口的守卫,全都是目瞪口呆。

  玄师初期的温秋。被人当成猪头一样暴打,这也太….自然而然对林飞不敢有什么举动。

  重要的是,大家都听到那一句话,这是温秋自己主动找打,其实。他们心里也想笑,这位旁系少爷,似乎脑袋有些不太正常。

  “温如雪…..我不会….”

  后面的话,直接成了漏风,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话。

  至于,温如雪的侍卫仆从。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个旁系弟子,这些侍卫仆从,可不会有那么多顾忌。

  因为,他们是温如雪的侍卫仆从,根本不担心温秋做什么。

  如果真敢做,第一个倒霉的一定是温秋。

  ……

  “你怎么不说,我刚才鲁莽了?”

  温如雪将林飞安排在一个小院里,面积不大,比起山河城要好许多。

  “温秋那人一直没个正经,活该挨打!”温如雪一点都避讳,“很早之前,本小姐就想打他了,你这是帮我出了一口气!”

  林飞笑道,“那你是不是要谢谢我,好歹帮你报仇了!”

  温如雪吃吃笑道,“想得美呢!”

  林飞嘴巴一瘪,“那就没意思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家族的人,似乎看上去不怎么样,一个旁系就敢挑衅你这嫡系弟子,如果是我的话,直接打出去,然后见一次打一次,打的对方怕了投降为止!”

  “你先在这住下,等我处理好事情,我会过来,带你出去转转,有什么事情,让她们两个过来告诉我可以了!”

  小院里,除了他们外,还有两个侍女,年纪不大,面貌不错。

  “你去忙吧!”

  林飞点头,“有事我会去找你!”

  从小院子里走来。

  恢复一半伤势的关明昌,忍不住问道,“小姐,这么做,会不会引起他们的不满?”

  温如雪淡淡道,“双木大师是个脾气很好的人,温秋自己冲上来,那是自讨苦吃,正好也让旁系那些人知道,本小姐请回来的人,不是谁都可以得罪的,温秋真不是东西,活该被打,想不到双木大师,不止实力强悍,肉身实力也强大。”

  关明昌道,“这么做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不会上来打扰双木大师!”

  ……….

  “啊啊啊啊,痛死我了!”

  一处别致的院子里。

  此时正有几个年轻人围在一起,身上不是带着傲气,便是奢侈气息。

  “温秋,你就别叫唤了,谁让你嘴贱,家族都快传遍了,真想不到,你刚才怎么会说出那种话,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对方,来打我吧,换成是我,也会忍不住想打你一顿。”

  坐在温秋对面一个年轻人,抿着香茶,讽刺的说道。

  温秋道,“天涯,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要忘记了。那人是温如雪那个贱人请回来的。”

  温天涯就是坐在温秋对面的年轻人,“我要是你的话,一头就撞死墙上,一个玄师高手被人打巴掌,你一身实力都活到狗身上了!”

  旁边另外一个年轻人劝道,“天涯,你也别说温秋了,你也知道,这家伙兴奋起来,经常会乱说话的,我们还是看一看,怎么为温秋出这口气。”

  “没错,这口气一定要出。”又有一个年轻人说道。

  这些年轻人,全是温家的旁系弟子,都是名气不小,因为聚成一个圈子,彼此帮助,抗衡嫡系弟子,温家里面影响力也不小。

  当温秋在温如雪手上吃了大苦头后,自然聚集人一同研究,到底这事情怎么办才好。

  这口气不出,他们问题会很大,尤其目前这个情况。

  大门口的事情,根本无法瞒下来,不出多少时间,传遍家族,他们这个圈子ri子也就不好过了。

  温水道,“这还用说,找个时间,干掉那小子不就得了,有什么好想的。”

  温秋叫好,“没错,废掉那小子,我看实力,那小子就是玄师境界,就是身法很快,要不然我也不会被偷袭!”

  “好个屁!”温天涯冷笑一声,“除了傻瓜,谁会去干掉那个什么双木大师的!”

  众人顿时如泄气的皮球。

  “那怎么办啊!”

  “杀又不能杀,难道要一直留着?干瞪眼?”

  “这口气,;老子吞不下,你们不去,老子自己去!”

  ….

  温天涯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你们啊,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好,怪不得到现在,咱们还是旁系弟子。”温天涯道,“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一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温秋疑问道,“机会?我倒是看到被打压下去的机会!”

  温天涯依然风轻云淡,“难道,你们不会想想,这一次我们温家生死危机,坐稳了这个位置,将来会有十年时间,失去了这十年时间,咱们温家恐怕很快成为二三流家族了。“

  温水道,“天涯,你就别卖关子,直说吧!”

  “是啊,你会动脑筋,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参考一下,可以的话,我们上!”

  温天涯道,“温如雪是嫡系弟子,咱们温家如ri中天,如果这一次要是失败呢?”

  “名声当然是一落千丈了!”

  “可温如雪怎么会失败呢?”

  温天涯恨铁不成钢,“你们就是蠢猪,难道不知道那位双木大师吗?咱们大家都请了高手回来助阵,到时候重要切磋一样,你们明白的….”

  “你说要我们那会动手?”温秋双眼发亮,“哈哈,不愧是天涯,这种法子都想得出来,这次,那小子死定了!”

  “好主意,温如雪不是很厉害吗,看她请回来的人死在切磋上,脸上表情一定会非常好看。”温水道。

  温天涯十分的得意,“所以说,有些时候动动脑袋,比起动手动脚无疑要好许多,这一次我们要小贱人输的一败涂地。”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