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149章 坑了十万两
  () ps;感谢“暗夜の破碎”“生化反恐终结者”再次打赏。

  ……….

  门外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见面过一次的白衣女孩穆宁。

  林飞心里“咯噔”一下,看女孩的样子,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拉着青鸾,硬着头皮往外面走去,浑然没当成一回事。

  “靠,怎么会在这遇上这妹子呢,看样子对我有怒气,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林飞想不通为何,眼下唯一要做的,快点离开符文公会。

  …..

  穆宁最近脾气不好。

  自从上次得出一个结论,那个年轻人会是一个符文天才,穆宁安排人寻找这人,结果这人神秘消灭,似乎离开这个地方。

  穆宁每一次见到爷爷眉头不展的样子,心里特别的心疼,发誓要将这人给找出来,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大圣。

  尤其今天爷爷从山河郡回来,心情不是很好。

  穆宁的心情也不好,大厅的时候,见到张运师兄,听说那位少爷来了,特意过来看看,有没有帮得上的地方。

  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不准走!”

  见到这家伙一声不吭就要走,穆宁倔强xing子上来,伸出手拦住大门。

  好不容易将你逮到,怎么可能让对方离开。

  由于心急,门口门槛没留意,一头撞进来,这个时候,女孩下意识要抓住东西,稳固自己的身体。

  于是,再次上演一幕暧昧情景。

  穆宁如八爪鱼一样抱住林飞,整个人贴在对方胸膛上,一股男子汉气息扑鼻而来,不知为何,仿佛找到安全地方。

  林飞处于目瞪口呆,自己这是被吃豆腐了吗?

  胸很大,不知道是馒头型,还是竹笋型呢?

  说起来,这时第一次有人投怀送抱,眼前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林飞不介意多享受一会,毕竟机会难得。

  殊不知,有两人处于愤怒状态。

  青鸾同学,双眼要喷火,心道“好不要脸的女人,竟敢勾引我家少爷,下次一定要少爷远离这个无耻女人!”

  另外一位,则是咱们穆长空会长。

  自己孙女被人吃豆腐了,这算什么一回事。

  咳咳。

  穆长空一声咳嗽,顿时打断少有的气氛。

  “爷爷,他欺负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穆宁,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爷爷身边,满脸红霞,那样子看上去,似乎被什么人欺负过似的。

  “靠,明明你吃我豆腐,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林飞很冤,自己下意识的举动,然后又咯噔一下,见鬼,这小妞是会长的孙女,还是赶紧离开,要不今天麻烦了。

  拉着青鸾的手就想离开。

  “小伙子,不要急着走啊!”

  林飞那里有心思留下来,一头往大门外走去“嘭”的一声,撞在无形无se的墙壁上,挡了回来。

  门口,一道白se琉璃大门挡住大门。

  这手笔分明是穆长空会长使出来的,这举动告诉林飞,不要走,坐下来一起聊天。

  林飞暗骂一声老狐狸,这摆明是欺负人,那有这么野蛮的,你好歹是一个会长。

  “穆会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将我留在这?我林家可不是好欺负的。”林飞脸se一沉,才不会乖乖坐下来。

  装装样子那是必须的。

  五级符文师,暂时上林飞得罪不起,尤其人家还是一个分会长,动动手就可以灭掉林家。

  “爷爷,他就是上次做题目的人!”

  穆宁很无耻揭穿林飞的真面目,恨不得爷爷好好收拾这家伙。

  长那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吃了豆腐,穆宁不生气才怪,又是符文公会会长的孙女,带一点任xing那是肯定的。

  靠,果然是这样。

  林飞心里最不希望的事出现了。

  索xing装起了糊涂“美女,你在说什么啊?我一点都不知道,什么题目,我知道吗?”

  狡辩,你还敢狡辩。

  穆宁的目光如果可以杀人的话,林飞不知道死在这目光下多少次,她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当初的题目,明明是这家伙做的,现在不认账,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你撒谎,那题目就是你做的!”

  林飞打死不会承认“穆会长,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是你孙女弄错了,我这种人好吃懒做,怎么会懂得符文呢,在下家里有急事,希望穆会长让我们离开,你也不想事情传开吧。”

  穆长空看了一眼孙女,道“刚才的事,你准备怎么办呢?”

  穆宁微微一怔,爷爷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人就是那个做题目的人,不是爷爷你一直想找的人吗?

  林飞暗自松下一口气,老头子不相信就好,下次打死不来符文公会。

  “刚才是在下无礼了,还请穆小姐不要见怪!”你不想想要个下去的台阶,我满足你好了,林飞心里这么想的。

  “我女儿冰清玉洁,难道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吗?”穆长空脸se一沉,整个办公室气氛冰冷。

  好家伙,这是要坑自己啊。

  从来都是林飞坑别人,想不到现在有人要坑自己,反而找不出理由,想想都特别无语,重要的是,自己一定会被坑一次。

  符文公会的影响力,林飞不敢小视,得罪符文公会不是明智之举。

  “这是五万两银票,权当我的赔礼。”

  穆长空不说话。

  林飞忍痛,又摸出一万两,这回你满意了吧,六万两银子不少了,你不要那么贪心。

  什么,还不同意,还想坑我?我忍。

  又是一万两,还是没动静。

  直到十万两银子后,林飞有了怒意,再不答应休怪我不客气了,你以为我的银子会大风刮来的啊。

  这时候,门口青鸾拉了拉自家少爷。

  “少爷,好像可以走了。”

  林飞几乎要吐血,发现解除了符文,你这头老狐狸,真敢坑自己。

  “你现在可以走了。”

  林飞同学大败而归,被人吃了豆腐,还要赔上十万两银子,可怜的我的银子,不是大风吹来的。

  ……

  直到他们离开后。

  穆长空才哈哈大笑“这小子,不给他一点教训,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啊!”

  穆宁跺跺脚,不依了,撒娇了,不明白爷爷要怎么做,还坑了那家伙十万两银子。

  穆长空笑道“那混蛋敢吃你的豆腐,十万两银子是轻的,正好你爷爷要买一些符文材料,手头上缺一笔钱,他们林家灭了李家,手头上财源滚滚,十万两算什么。”

  如果林飞知道的话,肯定会吐血三升,大爷的银子也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你动动嘴皮子就是十万两银子,要人命啊。

  穆宁问“可是你不能放他走啊。”

  穆长空笑道“乖孙女,不要着急,这小子很滑头的,老头子怀疑他就是符文师,刚才被你这么一说,尽管拒绝的很干脆,仍然露出破绽来,至于爷爷为什么放他走,那是要他亲自承我们的情。”

  穆宁很清楚,自己爷爷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听意思这一说,难道那个可恶小子一定会主动上门?

  “爷爷,到底是什么法子,你说给孙女听嘛!”

  穆宁摇着穆长空的手臂,使出男女老少通杀的撒娇**。

  穆长空哭笑不得,只好说道“你爷爷今天从山河郡回来,听说了一件事,玄武门的人要来我们归元城!”

  穆宁惊讶道“难道,李家的靠山找那小子的麻烦?”

  “真聪明!”穆长空道“那小子很厉害,亲自带人拿下李家,老头子怀疑李家玄者应该是死在他们林家手上,如果那个臭小子真是符文师,联合在一起,斩杀李家玄者,应该问题不大。”

  “这怎么可能?玄者那可….”穆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穆长空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他如果是符文师,那就不是一般的符文师,你爷爷可是五级符文师,可以躲过神魂查探,那人身上不简单啊,玄武门的人下来,只要我们符文公会插手,他必然会过来!”

  “还是爷爷厉害。”

  穆宁一想到,那个家伙事事落在爷爷算计里,心里别提有多么的痛快。

  让你吃我豆腐,活该倒霉!

  …………

  哈欠。

  大街上,林飞打了一个哈气,环顾四周,心道“这是谁在诅咒我啊!最近似乎没干什么坏事。”

  “少爷,都是我不好,你骂青鸾吧!”

  青鸾低着头,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林飞确实很窝火,平时都是算计别人,要么就是坑别人,今天栽在另外一头老狐狸手上。

  明明自己被吃了豆腐,还被敲诈了十万两银子,早知道当时摸一摸,好歹感受一下,这价码真的高了。

  林飞笑道“胡思乱想什么,这又不关你的事,你少爷最不缺钱。”

  “呜呜,少爷你对我真好!”

  青鸾再次扑上来。

  林飞心道“萝li就是好啊,怪不得大家都喜欢有一个萝li!”

  烦躁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原先一直憋着的一个问题不再去想,反正以后打死不会去符文公会,那头老狐狸不好对付。

  “今天少爷带你去逛街买东西去!”

  林飞如愿第一次带着一个萝li妹子去逛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