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113章 二级符文,澳门赌博网站:风符
  () 符文公会!

  “会长,好!”

  “会长,好!”

  穆长空不急不慢的走着,实际上内心十分着急。

  做为符文公会的会长,穆长空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紧张过,即便成为五级符文师,也没有类似今天一样兴奋冲动。

  穆长空现在唯一想做的是,怎么将那个天才找出来。

  一个可以几个笔画改良一个符文,绝对是一个天才,可以改良三级符文,说不定可以改良更高的符文。

  这种天才,穆长空无论如何都要收为门下。

  ……

  “爷爷,你怎么来了?”

  穆宁正在整理材料。

  做为穆长空的孙女,穆宁天赋不差,武道修为达到武道七重天,符文师则是一级符文师,据说马上要成为二级符文师,符文公会里算是一出se的人物。

  穆长空的出现,让不少人感到震惊。

  在他们的眼中,穆会长一般很少出现在大厅,偏偏今天出现在大厅。

  “跟我来!”

  穆长空转身往回走。

  符文公会好不容易出一个天才,穆长空可不想走漏消息,万一被人捷足先登,那可哭都没地方哭。

  保密,绝对的保密。

  这是穆长空唯一想法。

  穆宁心中感到怪异,自己的爷爷似乎很少这么着急。

  做为孙女的她,看出了端倪。

  ………

  “爷爷,到底出了什么事?”

  穆宁关上门,忍不住问道。

  穆长空兴奋的道,“小宁,你知道爷爷今天发现了什么吗?”

  穆宁眼睛一眨,“爷爷,瞧把你高兴的,难道你晋升成为六级符文师了?”

  “不是,不是!”

  穆长空此时的表情,若是外面的人知晓,估计都会傻眼,平时严肃的穆会长,也会有这小孩举动的一天。

  纵然是心思灵活的穆宁,根本猜不到会是这个原因。

  “爷爷,快说嘛,到底什么好事?”

  穆宁撅着小嘴,撒娇。

  穆长空不再逗孙女,拿起一张卷轴,“你看看,马上就知道!”

  结果卷轴,穆宁是一级符文师,天赋不差,盯着符文图案,一张樱桃小嘴立刻成了0形,“、恭喜爷爷,你终于改良了三级符文。”

  这副符文图,穆宁很清楚,自己的爷爷研究很长时间,一直没有收获,想不到今天竟然给成功改善了,内心由衷的替爷爷感到高兴。

  穆长空笑道,“小宁,这一次你猜错了,这不是爷爷改良的,而是咱们公会的人,你赶紧告诉爷爷,到底谁改良了这符文图,爷爷一定要收他为亲传弟子!”

  “啊!”

  穆宁惊讶,爷爷要收亲传弟子。

  符文公会里,亲传弟子,身份地位都要高上一大截,可惜目前很少有人能成为亲传弟子,是在是因为符文师要求太严格。

  成为符文师学徒都不同意,何况成为亲传弟子。

  这是一个分水岭。

  ……..

  穆长空心里隐约有几个猜测。

  除了他们之外,似乎很少有人可以改良,每次见到卷轴上的改良,穆长空都会觉得这是神来一笔。

  原来三级符文是可以更改的。

  “小宁,别愣着快说啊?”

  穆宁拿着卷轴,脑袋里一片空白。

  她明明记得,这最后一张当时都看了一眼,尤其最后一张卷轴,平时喜欢去留意一下,她也想知道谁有这能力改善这三级符文。

  今天她记得,最后一张卷轴明明是空白一片,什么时候多出几条笔画来的。

  穆宁一头雾水,俏脸上流露出一阵茫然。

  “爷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穆宁惭愧的低下头。

  穆长空顿时被雷击似的,一头坐在椅子上,久久无法回神。

  “小宁,你真的没骗爷爷?”

  一想到,自己和天才一步之遥,穆长空十分沮丧。

  一直一来,穆长空就是想要一个亲传弟子,将自己的所学传下去,如今好不容易冒出一个天才,结果不知道是谁。

  穆宁都快哭了,“我收上来的时候,孙女特意去看了一遍,你也知道我平时喜欢这个,今天收上来真的没人解开这个题目,我记得一清二楚,绝对不会有错!”

  穆长空心里虽然失望,但也想知道到底是谁,“你说会不会是你的几个师兄?”

  穆宁摇摇头,“应该不是,我走过来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遍!”

  穆长空想了想,“想不起是谁,那就算了,这人在咱们公会出现,说不定是咱们公会的人,说不定下次还会出现,小宁,你不用太内疚!”

  穆宁确实不好受。

  “对了,小宁想起一件事情,会不会是他做的。”

  穆宁脑海里忽然出现一幕,大厅之中那年轻人帮忙捡卷轴的一幕。

  难道会是他?

  “小宁,你是不是想起什么?”

  穆长空又有了jing神。

  符文公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优秀弟子。

  穆长空也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符文天才。

  于是,穆宁将自己在大厅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除了他,似乎外人都没有这个嫌疑。

  “你说他帮你捡卷轴了?”

  穆宁点点头,“嗯,当时卷轴都掉在地上,他背着我捡,除了他之外,没有外人接触过卷轴,可他非常年轻,我看二十岁都不到,我还看他买了不少的符文师的材料,应该不可能改良符文吧?”

  穆长空闭目沉思,缓缓开口。

  “不管是不是他,你去让人留意一下,那人既然出现在这,说不定下次还会出现。”

  归元城人口庞大,找出这么一个人不容易。

  唯一能做,唯有等。

  穆宁道,“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人的。”

  …..

  “成了。”

  宅院里,林飞手上捏着一张二级风符,咧着嘴哈哈大学。

  “虚拟世界学习下来,果然不一样,想不到第二次就成功了。”

  这是林飞第一次制作出来的二级符文。

  手上的风符,体积不大,一个巴掌的一半都不到,风的气息,轻轻在跳动。

  “让我试试威力再说!”

  林飞捏着风符,目光投向宅院的石桌。

  “开!”

  风符离空,一道风刃如白光切出。

  偌大的一个石桌,哗啦分成两半,地上更是裂开一道口子,黑漆漆的,如地狱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