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105章 林飞疯了吗?(两更合一)
  () ........这躺都着都中枪。

  吴寂一头黑线….

  归元城现在什么局势,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漩涡不能插手。

  极限武馆属于单独一个势力,可以说是中立势力,绝不踏足几大势力圈子之中,尤其在这个局势下。

  好一个林家三少,根本不像外人所说那样,冲着这气魄,我这公证人不但都要当,我倒要见识一下,五年前的林飞是否如传言这么没用。

  “承蒙林三少厚爱,这公证人我当了,各位没什么意见吧?”

  人家都开口,吴寂不可能去拒绝,还不如直接答应下来,卖人家一个人情,归元城势力格局如何变化,极限武馆不想去关注,卖弄一下人情,这是无可厚非的。

  ………

  四大公子之一的吴公子开口了,大家没意见。

  四大公子,代表四个势力,这其中极限武馆属于单独一个势力,背景强硬,远胜过归元城势力,不在一个等次。

  吴寂当这公证人,谁都不没有意见。

  “吴公子当公证人,我们没意见!”

  “我们也没意见!”

  这个时候谁敢说反对,吴公子他们得罪不起,即便是李家,张家,北宫家族….这些家族都不敢小看极限武馆。

  在场有吴公子当公证人,在场的其他人忍不住要打注意,要不要在其中捞一笔。

  林家如今ri落西山,不足为惧,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能从中捞一笔,那也是相当不错的一件事。

  捞一笔!

  钱财动心,没人可以例外!

  “一万两,在下押北宫无情赢!”

  “三万两,北宫无情赢!”

  在场的人,除了四大公子之外,其余的人,不是嫡系弟子,便是跟风拍马屁之辈,手头上都有一定的钱财。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肯定不会错过,重要的是看出,大家都想将林飞排挤出去,趁着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不巴结一下无疑等于错过一个机会。

  ……..

  一群白痴,等下有你们哭的时候!

  林飞脸上看上去一脸凝重的样子,实际上内心在狂笑,从未有过的高兴,本想在北宫无情身上捞一笔,结果引发后续这么一件事情。

  粗粗一算,桌上相当有二十万两银子,相当庞大的一笔数字。

  二十万两银子,看上去庞大数字,如果用起来,不过是杯水车薪,一张三级火符需要八万两银子,二十万两银子换算下来,不过是三张火符而已。

  “李公子,你不打算下注吗?”

  林飞扫了一眼后,一脚将李庆丰踢出去,转而对李元道,这可是大客户,不从他身上捞上一笔实在太可惜。

  于是,林飞有了这举动。

  “元哥,快收拾他,快收拾他!”

  李庆丰狼狈爬起来,急于要报仇,今天跟头栽大了,一个五年前的废物,自己竟然不是对手,当着众人跪在地上,这面子丢的不是一般的远。

  李元正想一巴掌拍死李庆丰,简直是在丢人现眼,不得不佩服林飞,用这种办法来逼迫自己,明知道逼迫自己,这件事情仍然要去做。

  这口气不出不行,李家面子要紧。

  “闭嘴,滚一边去!”

  李元一点不客气,厉声喝斥,李庆丰丢人丢到姥姥家,那里敢说什么,直接站一边去,目光怨毒的盯着林飞,仿佛是生死仇人一样。

  “林三少,你不担心自己会输了?”李元嘲讽道。

  林飞哈哈大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赢了我收钱,输了我付钱,你认为我会赖账?什么时候我这人品,这么不值钱了?林家面子,这么不值钱?”

  李元听出其中反击味道,不由笑道,“林三少,你这么说了,李某人要是不押注,这口气也无从发泄,我同样压十万两好了。”

  另外几人微微变se,李家财力同样不简单,又是十万两银子。

  桌面上,顿时堆积三十万两银子。

  林飞若是输掉,便是三十万银子,不小的天文数字。

  站在旁边的罗天,心中不由担心,万一林飞输掉,三十万两银子,不小的一笔数字,林家若是知道说不定要大发雷霆。

  ……..

  李元的话,并没有就此说完。

  “林三少,我李家弟子不是谁都可以教训的,我也想找你请教一番,同样我压十万两银子,你若是输了,当众跪下说声,我是废物,林家所有人是废物,不知林三少有没这个胆子答应?”

  四大公子就是四大公子,之前看不出什么打算,后脚丢出一个大炸弹,炸的众人来不及回神。

  李元这想法,不是一般的毒!

  首先跪下认错,林飞不仅仅代表自己,代表的是林家,林家的面子。

  至于后面一项,同样是打架林家声望。

  五年前,林飞狼狈离开。

  五年后,林飞若是再当众出丑,林家内部不知多少人要发狂,何况现在到了关键时刻。

  世家公子不开口而已,一开口必将是雷霆一击。

  “不能答应,这是陷阱来着。”

  罗天急忙阻止,担心林飞走进人家的圈套,他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林飞摆摆手,“没事,我心里有数,我不是当年的林飞,一事无知!”

  “十万两,你认为我会答应?”林飞道。

  李元不过是抛出一个借口,要的无非是答应,五年前林家因林飞而元气大伤,五年后,若是再因为林飞从而影响林家,林飞必将是林家的罪人,罪无可赦,甚至影响到当族长的父亲。

  林家出矛盾,李元最是愿意见到,何况,李家弟子再没用,不是你林飞可以教训的,敢当着众人教训,甚至不给自己面子,如果不给林飞一个教训,李元自己都吞下这口气。

  这口气,必须出,狠狠的出!

  林飞一开口,李元知道林飞依然是当年的林飞,不知天高地厚,正好能出手。

  “那你想怎么玩?李家这口气,我是必须出的。”

  李元非常直接。

  北宫无情自然不会插口,至于另外一些人,同样不敢开口,谁让人家说话权大,他们顶多听听而已。

  张乾暗骂一声老狐狸,李元这手段有些歹毒,眼下不太合适开口,乐的看热闹,说实在的,他比任何人都想教训林飞。

  张家废了一个武道七重天的弟子,左臂废掉,实力大损,一辈子就这样,张乾没脾气,那肯定是假的。

  这么好的机会,反而被李家抢走,多少有些遗憾,不过,转念一想,李元在切磋之中重伤林飞,显然会非常的有趣,自己又何必插手其中呢,远不如看热闹比较好。

  ……

  十万两银子,放在三个月前,林飞肯定会动心。

  眼下情况不一样,十万两银子,林飞真的不放在心上。

  “一百万银子,我陪你玩一场,我这人别的不喜欢,最喜欢赌大的,一百万才合我口味,别说李公子没这胆子?”林飞挑衅的看了一眼李元,那眼神非常明确,你敢不敢!

  尽管回来的时间不长,对于当年之事,林飞俨然从其中发现不少线索,特别和罗天一番话下来,意识到一件事,五年前的事,极有可能人家布下的一个陷阱。

  布下陷阱之人,不是李家,便是张家。

  当年你们可以布下陷阱,澳门赌博网站:今天大爷同样给你们布下一个陷阱。

  十万两银子,不算什么!

  一百万两银子,那就完全不一样,不管是林家,张家,李家,一百万现银,相当庞大的一笔数字。

  林飞不开口,一开口便是火气冲天。

  一百万两银,在场的人都下意识目瞪口呆,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这林飞是不是疯了,竟然敢狮子大开口,一百万两银子,不是十万两子,这家伙难道还当自己是五年前的林家三少?一百万两银子,太败家了。

  如果两人实力平等,他们相信有些看头,眼下两人差距未免太大,一个是武道七重天,一个是武道八重天的李元。

  这差距,犹如上天入地的差距。

  败家,不是一般的败家。

  …….

  李元第一个念头便是陷阱。

  林飞在挖陷阱,好让自己跳下去。

  十万两银子,李元可以做主,一百万两银子,足够影响发展,由不得李元不好好思考。

  “林三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你无非是下跪道歉,而我要拿出一百万两银子,你不觉得这非常过份吗?”李元沉着脸道。

  林飞再次大笑,“过份?你好歹是武道八重天的实力,竟然怕我一个武道七重天的,我看你可以滚回家去了,这些年都白修炼了,还是北宫小子有胆子,二话不说要找我指教!”

  鄙视,不是一般的鄙视。

  李元平时心思也细腻,偏偏因为林飞几句话的事情,影响分寸,事实上,一个武道八重天的实力不可能怕一个武道七重天的。

  如果今天这话传出去,他堂堂四大公子之一,害怕一个五年前的废物,他不惭愧,李家都要惭愧,抬不起头来,再三思考下,李元认为林飞纯粹是在吓人,跨境战胜敌人,不是没有,林飞可以吗?李元不那么想。

  “哼,你不要对我用激将法,这对我没用!”李元冷哼一声,“你都不怕,李某人自然不会怕你,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不过,我要提醒你,切磋之时力道控制不住,休要怪李某人没有提前提醒!”

  “这有何妨。”林飞笑道,实际上心里再次笑开花,大爷这一次要坑死你。

  一百万的赌局,众人连连咂舌,没人看好林飞,相反认为李元一定会下狠手,林飞这一次要惨了,说不定会重伤,又有极限武馆的人当公证人,林家想要找麻烦,占不住道理。

  ……..

  群芳楼当然不适合切磋指教!

  于是,众人转移到极限武馆,没有比谁更加合适的地方。

  极限武馆,不落王朝,一大特殊势力,极限武馆遍布十个郡,势力庞大,jing英弟子无数,一般势力都不敢去招惹。

  极限武馆,一个极限两字,其中的jing髓所在。

  这是一个跨越极限的地方。

  吴寂做为公证人,为众人选了一个擂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消息传开出去,极限武馆本身有许多人存在,这消息一出,顿时引来无数人的注意。

  极限武馆本身就是冲破极限的地方,除了冲击极限之外,另外一个作用争取银子,用来购买玄功秘籍丹药之类,换而言之,极限武馆就是拼命的地方。

  “喂,听说了吗,林家那个林三少要和四大公子切磋呢!”

  “你这消息不准确了,据说是林飞教训李家的弟子,后来遇上四大公子的李元,等下有好戏看了。”

  “五年前的林飞?这下看来确实有好戏好了,李元可是四大公子,听说,林飞的实力好像是服用什么丹药提升上去,上次泄漏了底牌,林飞这一次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我要是林飞的话,早早人认输好了,这不是丢人显眼吗?”

  “嘿嘿,这谁知道啊,反正林家一直是李家和张家的对头,刚才我好像看到张家的人和李家的人,甚至是北宫家族的人,你们想想这意味着什么!”

  …..

  不得不说,归元城当众,这两家代表的影响力。

  极限武馆,七号擂台。

  不知是什么原因,原本封锁的地方,竟然对外敞开了,任谁都明白,这是人家有意为之,目标非常简单,故意让林飞丢丑。

  “害虫,好像情况有些不对,他们这明显是针对你!”

  罗天回头看了一圈,忍不住动了怒火,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由不得不生气,偏偏帮不上什么忙来。

  林飞淡定的站着,看都没看一眼,其实从他们选择来这里,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闭门切磋,远不如让所有人知晓,心思不是一般的毒,对家族少爷又有一个新的了解,手段比想象要厉害。

  如果今天自己输了,林家找不出半点理由,相反这事会传的沸沸扬扬,直接打击林家的声望。

  林飞拍了拍罗天的肩膀,随意的道,“呵呵,他们为我弄了一个大餐,我也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保证他们会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眼角之间,不经意闪过一抹寒光。

  罗天底气不足,他们兄弟帮一直和林家走的比较近,最担心今天出什么事,眼见,林飞这么说,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他很清楚林飞的xing子,看上去一如五年前一样,丝毫没有看出其实林飞换了一个人不再是当年的林飞。

  与此同时,吴寂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一个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的出现,不少人都露出恭敬的表情,显然一看,这中年人在极限武馆身份地位不低,从众人的态度上可见一二。

  “林三少,在下是极限武馆的三馆主陈德胜,你所说的公证人,是否可以由在陈某人来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