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101章 给我一个面子如何
  () ps;感谢“书友121104163225356”100起点币打赏。

  林飞的动作太快了,快的让人几乎来不及反应,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堂堂黑熊帮少爷金无涯被人暴抽,一张脸顿时成猪头脸,血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好不凄惨的样子。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又有了一定的顾忌,尤其是金无涯的随从,眼见少爷被人抓住,立刻投鼠忌器,不敢上去,但那杀人目光,如果能杀死人,林飞都不知道被杀死多少次,眼下,他们除了干瞪着眼,在没有别的办法。

  “再敢开口,大爷不介意将你牙齿全都打掉,想来一个没牙齿的少爷,一定很有趣。”

  戏虐的声音,伴随犹如实质一般的煞气,金无涯识趣的闭上嘴巴,一身玄气无法运用,等于老虎失去爪子,不具备危险。

  “阁下,你做的太过份了吧?”

  李庆丰完全没有想到,归元城之中有人胆子这么大,敢当着自己的面,将黑熊帮的少爷暴打一顿,尽管关系不是很深,但是整个归元城的人都知道,黑熊帮是他们李家的附属实力,一般人谁敢跑上来得罪。

  可偏偏今天,有人胆大包天,当着自己的面暴打自己的小弟,这口气无法咽得下去,尤其对面这人,面生的要紧,显然是刚来乍到的。

  如果是别人,有背景,有势力,李庆丰或许会有所顾忌,如今一个过气的兄弟帮,一个面生的小子,这口气要是憋着不出,传出去等于打击李家的名声。

  ……

  林飞单手捏着金无涯的喉咙,宛如提着一根木头一样毫无压力,十分不给面子,“你算什么东西,大爷凭什么给你面子,当年大爷出来混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那个山沟沟里玩泥巴!”

  太解气了。

  林飞这家伙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原先被摁下去的罗天,似乎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无法想象林飞会这么暴力,仿佛当年的一幕再次重现。

  如果不是碍于有人在场,罗天真不介意好好长啸一声,看向林飞的目光,逐渐有了崇拜之se。

  李庆丰一张脸顿时拉下来,做为李家嫡系弟子之中的一员,归元城之中算得上一号人物,即便是开始没落的林家都不敢对自己这么大呼小叫的。

  “小子,你有种。”这句话是李庆丰咬牙切齿说出来,如果说之前仅仅想羞辱他们一顿,眼下心中动了怒火,不管如何,这个面生小子绝不轻饶,“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是谁,敢将李家不放在心上,从来没人敢在归元城挑衅李家!”

  林飞敢出手,便是通篇考虑下来。

  这其中固然有为了罗胖子,更多的是为了现有的局势。

  林飞摇摇头,“我是谁不重要,有没有背景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重要的是,你要为刚才的事情,向我们道歉。”

  李庆丰笑了,即便被抓住的金无涯勉强挤出笑容。

  归元城之中,敢让李家开口道歉的势力,屈指可数,少之又少,这小子是不是吃了豹子胆,活的不耐烦了。

  ……

  事情到了这份上!

  罗天也不敢开口,生气的林飞,那样子即便是他自己,私下里都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你让我道歉?”

  李庆丰冷笑,看向林飞的目光,仿佛看向一个傻瓜一样,“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让人想笑的笑话,你敢让我们李家的人道歉,小子,你太嫩了。”

  林飞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那可未必!”

  “嘭!”

  金无涯顿时感觉自己被甩了出去,眼前更是一花,似乎一道人影在眼前一花,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耳边传来扑通的下跪声。

  门口处,原先几个人,此刻都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做为当事人的李庆丰,双膝跪在地板上,四周更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缝扩散出去,那是强有的冲击力产生的。

  而这一幕,完全发生在瞬间。

  那老鸨美妇早吓的瘫坐在地上,不是一般的失态,如此变故无论如何想不出来,今天李家嫡系弟子下跪在群芳楼,事情闹大发了。

  林飞随意站着,单手抓在李庆丰的头顶上,具有神力的林飞,一个李庆丰如何挡得住,如果换一个地方,这一爪子,林飞甚至可以当众捏爆对方头颅,不要试图怀疑,林飞是否有这个能力。

  “现在可以道歉了吧?”

  李庆丰双膝跪在地上,膝盖上传来的痛楚,非常清楚提示他,自己竟然下跪了,跪在一个面生的小子上。

  “小子,你死定了!”

  李庆丰咬牙切齿,目光怨毒的盯着林飞,宛如杀父仇人。

  与此同时,金无涯狼狈爬起来,见到李家弟子跪在地上,当即吓得六神无主,“罗胖子,赶紧让你朋友住手。”

  林飞又摇了摇头,“道歉难道很难吗?看来你们李家就这点能力而已,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殊不知,跪地道歉,这耻辱不是一般的大。

  李庆丰真要是道歉了,即便回到李家,今后的ri子休想抬起头,除非自身实力不停突飞猛进,方才有望改善这一局面。

  道歉,李庆丰不可能答应。

  现在,李庆丰唯一想做,就是将这小子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火,不管这小子来自什么背景。

  …..

  “道歉?你休想,你最好现在放了我,一旦我们李家的人到了,我敢保证你会很惨很惨!”

  林飞手上一用力,李庆丰整个人顿时享受到什么是泰山压顶,地上的地板再一次咔嚓咔嚓的碎开,甚至从李庆丰身上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李庆丰身体不停扭曲,一张脸更是极度扭曲,不是一般的痛苦。

  “现在可以道歉了吧?”

  林飞不冷不热的声音,再次在雅间响起来,可这声音对李庆丰来说,不亚于是魔鬼的声音。

  好在此时,另外一个声音悄然响起。

  “林飞,小孩子犯错,你又何必和他们过不去呢,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