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73章 张万山的底气
  () 撕拉!

  这一刻空气仿佛被一刀切开一道口子一分为二。

  林飞的举动,根本瞒不住有心人的注意,全都顺着方向看过去,一眼见到站在长老后面的张万山。

  张万山身为张家弟子,尽管张万山天赋不算好,但也在中等之上,外门弟子之中算是名列前茅,培养一番晋升成为玄者不是问题。

  外门弟子之中,天赋好,又能成为长老弟子,又或者是执事弟子,外门弟子之中地位直线上升。

  靠山,真正的靠山。

  正因为弟子身后一般有长老,甚至是执事的存在,才会有君无悔敢在悬赏大厅大肆出手,丝毫不顾据长老在场,要拿林飞出口气。

  若是换成一般弟子,敢在悬赏大厅撒野,下场绝对是非常凄惨,重要的是会遭到是执法堂的惩罚。

  这就是弟子之间的差距。

  …..

  “这一次百强弟子,马上将要有一场好戏上场,三个月前,张万山为亲弟出手,当众想要教训林飞,后来立下半年大比之约,想不到林飞真的做到了,不知道张万山师兄会是什么心情!”

  “肯定不好,估计张万山师兄早后悔了,万一切磋上输给林飞,恐怕很长时间抬不起头,除非,他能进入武道九重天!”

  “林飞这家伙确实是厉害,三个月的时间实力突飞猛进,从默默无闻成为一匹黑马,运气好的话,不遇上厉害的对手,说不定真有可能闯入百强,打破有史以来,最短武道七重天弟子成为百强弟子的记录!”

  “林飞师兄和张万山师兄切磋,真是太让人期待了,不知道最后谁会赢,张万山师兄也是厉害的人物,曾经灭掉一群悍匪,闯下一个血手的名头。”

  …..

  众人七嘴八舌悄然议论着。

  他们没有勇气去挑衅师兄,可不像是林飞一样有胆子。

  林飞伸出大拇指,做了全世界人都知道的动作,向上的大拇指忽然向下倒立。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没错,林飞确实在挑衅,不管众人的反应在挑衅。

  三个月的前的事情,林飞心中一直记忆犹新,每一次想起张家在脑海留下的记忆,忍不住会产生一种冲动和愤怒。

  林飞很明白,这一切来自前任“林飞”所留下的记忆,深入灵魂深处,一旦不解开这个魔症,早晚会影响到林飞的情绪,甚至是修炼。

  所以,才会有现在的这一幕。

  林飞要解决魔症,将真正灵魂融合在一起,说到底,魔症乃是以前留下的心魔,这心魔无法破灭,无法真正的融合。

  这是林飞查阅典籍后,总结出来的一个结果。

  为了这个结果,林飞花了不少jing力,最终明白其中的原因所在,自己为何有时会控制不住,比如在山脚下的时候,差一点想杀掉张重山。

  那是一种记忆力的愤怒和不甘!

  现在,林飞要解决这一切,最简单的途径,当着众人的面子将张万山击败,去掉这个最大的魔症。

  …..

  张万山脸seyin沉下来。

  武者的六识敏感,张万山轻易可以听到广场上的议论声,尽管不是很清晰,勉强能听到一些,综合下来,不难猜出什么意思。

  “岂有此理,林飞你这王八蛋,废物小杂碎,简直太目中无人。”

  张万山拳头紧握,强忍下自己的怒火,尤其在见到林飞的动作后,恨不得当场飞身下去,将林飞抓起来大卸八块,表情无比yin霾。

  林飞成为一匹黑马,转眼击败两位武道八重天弟子,出乎张万山的想象,正应验了那句老话,士别三ri当刮目相待。

  三个月的时间,张万山便需要换上一副目光,重新打量这位强势杀出,危及自己地位的废物。

  如今这废物林飞,竟然当着众人挑衅自己。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不管林飞是不是因为修炼九转玄功才晋升如此之快,还是另有缘故,一定要偷偷找一个机会废掉这小子,林家不应该出这么一个变态家伙,五年家族大比要开始,关乎到家族未来,林家注定要没落,林飞绝对不能回去,一定要找机会废了林飞。”

  张万山眼中寒光一闪,家族弟子出身,但凡是涉及到家族问题,都会放在第一位,林飞就是其中要灭掉的萌芽。

  林飞可以击败武道八重天,万一再来一个爆发,绝非轻易好对付,将会成为不可控制的危险因素。

  没有家族的弟子,失去修炼资源,失去立身的靠山。

  林飞的崛起,代表林家将会重新获得资源,张万山绝对不希望见到。

  林飞一定要废掉!无论如何!

  …..

  “万山,林飞就是那位修炼九转玄功的小子?”

  坐在张万山前面,一直不出声的矮个子长老,淡淡的开口,沙哑的声音,如同大磨盘,令人浑身不舒服。

  “回师尊,林飞确实修炼九转玄功,并且顺利修炼出九转玄气。”

  张万山脸se剧变,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矮个子长老,一脸严肃,正是张万山的师父李丁,外门长老,为人严肃,不受人喜爱,张万山能成为李丁的徒弟,一切都是家族cao作完成,迅速在外门之中站稳脚步,这位李长老,收了好处,加上张万山天赋不错,又懂得讨喜欢,一直深受李长老的宠爱。

  尽管张万山非常受宠爱,早摸透师尊李丁的脾气,听到这么一说,当即明白,师尊这是在生气。

  张万山都能听到广场上的议论,何况是师尊的李丁,估计早将一切听在心里,于是才有这一番话。

  “呵呵,领悟力倒不错,怪不得如此张横,身为外门弟子,理应谦虚向上,为师很不喜欢这种弟子,你知道怎么做的!”

  不轻不重的声音,如一剂强行药,注入在张万山体内。

  张万山那敢露出什么情绪,心道,“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师尊都赞成我对付林飞,有师尊为我撑腰,林飞你一个废物,走了狗屎运,又怎么和老子斗!”

  “弟子明白,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张万山道。

  李丁道,“为师等你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