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06章 欺人太甚
  () 神武门演武场。

  偌大的一个门派之中,澳门赌博网站:总有一些不可解决的纠纷,神武门又不允许出现弟子相互残杀,于是,擂台切磋应运而生,再加上神武门施行月比,半年大比之后,演武场切磋的弟子一直络绎不绝。

  不管是什么事,尤其是私斗,严禁不准发生,违者将会遭到严厉处罚。

  一般上,无法解决的事,通常在演武场的擂台上解决。

  胜者为王,擂台上的胜负,决定场下事情的解决方向,一直以来深受弟子的喜欢。

  同样的,擂台除了解决纠纷之外,同样成为弟子切磋的一个地方,擂台上不出残杀之事,神武门高层一般不会去过问。

  用神武门高层人的话,弟子不切磋战斗,等于失去爪牙的老虎,不在战斗中成长,始终无法成为一方强者。

  ……..

  今天神武门演武场,外门弟子占据多数。

  内门弟子外出修炼,各种历练,外门弟子这种切磋,内门弟子真的看不上眼,他们的目标冲着更高境界而去,没功夫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不愧是我们的高师兄,神力惊人,果然厉害,竟然能和张师兄打成平手!”

  “靠,你小子这就不懂了吧,高师兄怎么会是张师兄的对手,轮境界,高师兄进入武道四重天以有一年之久,体内玄气掌控能力,绝非高师兄初入武道四重天可以相比的。”

  “这位师兄说的太对了,据说咱们的张师兄,最近修炼成一门黄阶下品玄功,人家底牌一出,高师兄不落败都不行啊!”

  ……

  外门弟子三五成群,不时讨论台上情况,其中不乏卖弄见识。

  擂台上,人影重重,来回交错,响声不断。

  “碰!”

  两人交手,一闪而开,拉开距离。

  “高师弟,如果你就这点本事,想要打败我,那你要后悔了,如果你现在跪下来磕头求饶,师兄可以放你下去,绝不二话。”张重山长的温文尔雅,穿着白se袍子,宛如一翩翩公子,信心十足的,对着对面之人道。

  高人眉头一皱,看似大大咧咧,却粗中带细,冷哼道,“哼,有什么本事尽管拿出来,我高人从来没怕过的时候,你我都是武道四重天,莫非我会怕你不成?”

  张重山怒极而笑,“好,很好,高师弟顽固不灵,正好在下刚学了一门拳法,等下拳脚无眼,还请多多见谅。”

  嘴上看似轻飘飘的话,实际上具有内涵。

  擂台下不少外门弟子,不由暗骂一声,不要脸的家伙。

  一场看似简单的擂台切磋,实际上关乎到寒门和家族的战斗。

  外门弟子之中,寒门草根是一派,家族弟子是一派,两者势如水火,争斗不停。

  寒门草根一派,自然希望高人师兄打赢对方,涨涨他们一派的面子,闻言之后,暗骂张重天不要脸皮,以大欺小。

  高人师兄晋升武道四重天,顶多学习一二流的玄功,黄阶这一级别的玄功,即便是下品,仍需要几千两银子一本,远不是寒门弟子能负担。

  草根和家族之间的差距便在此。

  用黄阶下品玄功,战胜一个不曾学会黄阶玄功的人,简直是胜之不武。

  玄天大陆上,一门品阶玄功,往往可以成为一方高手。

  高人师兄没有黄阶功法,拳脚功法上差了一筹,不可能战胜对方,众人惹恼的原因所在。

  …….

  “一群自以为是的草根,家族能量岂是你们可以想象的,正好今天拿你们立威,怪只能怪你,不应该为林飞那废物强自出头!”

  张重山心中冷笑不已,至于什么不要脸皮,全都无所谓,胜者为王,一切胜者说了算。

  “碎玉手!”

  黄阶下品玄功。

  张重山左手伸出,原本白皙的手掌,瞬间化作青绿颜se,宛如夜里所见绿幽之se,带来一股危险气息。

  尚未出手,那危险的气息,弥漫在擂台四周,早以让人感到一股惧意和退缩。

  即便是黄阶下品玄功,也不是一二流玄功可以抵挡的,品级的差距,令人无法去忽视其中的威力。

  众人为之变se,宛如自己在台上,一门下品黄阶玄功,远不是他们可以抵挡。

  高人脸se凝重,自认为天生神力,对上黄阶下品玄功,心里没半分把握,一咬牙,拼了,先下手为强。

  “猛虎下山”

  猛虎拳法,一流玄功,向来以刚猛著称,配合上天生神力,将会异常的恐怖,胜过寻常同辈弟子。

  “哼,一流玄功而已,在我碎玉手面还不给我破!”

  黄阶下品和一流玄功,其中的差距不能常人所能弥补的,品级不是白来的。

  擂台下众人,仅看到一道绿se手印,如入无人之境,破了凶猛的猛虎拳法,一掌落在高人师兄的胸膛上,半空中顿时发出一声闷哼,一道人影当即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黄阶下品玄功,一招落败!

  ……..

  林飞玄气充足,比赵虎速度要快。

  “高人!”

  刚来到神武门演武场,林飞目睹高人被人一招打飞出来,不知死活,身形瞬间一动,冲着高人飞奔而去,顺势将高人给接下来,强大的冲击力,仍然让林飞倒退几步,方才站稳脚步。

  “高人,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高人勉强睁开双眼,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林飞…你怎么来了…快回去…..你不是他的对手…千万别…上去…”

  一招碎玉手,即使高人早有预料,拳法威力仍然出乎想象的强大,自己一招都挡不住,不免感到一阵沮丧,见到林飞出现,当下紧张,生怕好冲动的林飞再次上台。

  “别说话,好好调养。”

  林飞将高人放好,深呼吸一口气,抬头望向台上的白衣张重山,一道寒光一闪而过。

  张重山,记忆当中,怨恨最深的一个仇人。

  原本融合的记忆,出现短暂情绪波动,那是灵魂深处的一种怨毒波动,可见张重山在前任“林飞”记忆之中,留下多么深的怨恨。

  “不管前世今生,我现在就是林飞,你的敌人,就是老子的敌人,你的女人就是老子的女人,你记忆中那些不可完成的事,从今天开始老子统统替你完成,一切就从张重山开始吧。”

  林飞眼中jing光一闪,深呼吸一口气,一改往昔作风,整个人jing气神瞬间一变。

  “张师兄,我林飞要挑战你,可敢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