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无敌升级王 > 第474章 陷害
  () 荒芜贫瘠的一片地方!

  高德富和张勇正小心翼翼接近一个异族小分队,趁他们不防骤然下杀手,轻易的将他们统统斩杀掉。

  一个月时间,两个人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战斗力大增,心灵也强大了。

  生死磨练,壮大心灵,他们做到了。

  “不知道林飞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高德富收好战利品忍不住道。

  尽管一个月的生死磨练,高德富实力大进,可和林飞比起来,心中仍然感觉有一定的差距。

  “你就别担心了,林兄实力那么强,不遇上大量高手,应该没问题的!”张勇嘴上这么说,心里仍然是在担心,“对了,好像最近我们人族冒出一个高手,杀了不少异族高手,你说会不会是林飞吗?”

  高德富犹豫,“这应该不可能!”. .

  张勇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第一感觉就是林飞,不过话说回来,林飞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在年轻一辈里面,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高德富和张勇都是这方面的高手,真没听过这个名字。

  “谁知道呢,或许林飞天生低调!”高德富也找不出理由,“咱们休息一下,继续去猎杀异族,我感觉自己快要晋升到圣人后期了。”

  “不用去了。”

  凭空声音出现在他们后面。

  高德富和张勇迅速出手,刚出手就被对方瓦解了,见到林飞后大惊。“你回来了。”

  “你们啊,反应真大。是不是要将我打死了才甘心啊!”

  出现在他们身后的人,自然是林飞。轻易将两个圣人实力的攻击瓦解了。

  高德富大惊,“你晋升圣人了,好强大的力量,一出手就将我们镇压了。”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带着意外。

  “侥幸!”林飞轻描淡写,“倒是你们实力提升很快!”

  “我们杀了不少异族!”张勇道,“可和林兄比起来,差距太大了,站在你的面前。我们相差太远了!”

  吃掉神灵草后,林飞多了一层神威,高德富和张勇自然感到一定压力。

  “你们的实力,还是差了一些!”林飞道,“这个给你们。”

  林飞一出手,一大堆的真元水晶,击杀大量异族高手后,身家厚实起来,拿出千万真元水晶。压根不算什么,九牛一毛而已。

  “给我们的。”

  一个月的历练,高德富和张勇真元水晶消耗厉害,快要用光了。在异族战线这里,真元水晶耗尽了,只能猎杀异族去。要么用战功去换取。

  “收着。”

  高德富和张勇都不客气,将真元水晶收下来。

  “咱们回去!”

  异族战线堡垒!

  “听说没有。林飞携带异族喜欢的东西,将一个分队害惨了!”

  “这个我知道。据说死了不少人,我就说了,圣堂力量弟子也就一个德行,据说上面大怒,要处置林飞!”

  “处置?这可是少见的事情,是不是其中有什么名堂啊!”

  “谁知道呢,反正上面下了决心,似乎要拿圣堂开刀,或许因为圣堂影响力太大,高人一等,上面不允许他们扩大影响!“

  “好像有道理,咱们看热闹!”

  三五成群的人,彼此先聊着,聊的最热门的话题,正是这个关于林飞的话题。

  堡垒城墙上,黑衣战士来回巡逻,这是他们rì常任务之一。

  “前面有人回来了。”

  其中一个黑衣战士道。

  当三个人影出现,黑衣战士惊讶,“好像是外出执行任务的林飞回来了。”

  一个堡垒,一条战线。

  林飞是直接返回堡垒,故名城墙上的黑衣战士,可以在第一时间回来。

  “他还敢回来,莫非仗着圣堂的招牌,可以胡作非为?”之前那位黑衣战士愤怒道,“我这就去通知队长!”

  异族战线的战士,除了门派安排来的,另外一些就是普通出生的,相当于是寒门。

  寒门和门派家族之间,存在一条鸿沟,无法跨越的鸿沟。

  圣堂弟子蒙难,他们最是高兴。

  比如刚才下去的黑衣战士,正是当初林飞出手催眠的马汉,这个马汉和小队长有点关系。

  上次被催眠,丢人后,心里一直记恨,眼下见到林飞回来,自然不客气,准备要林飞一个好看。

  林飞回到堡垒,立刻感到众人看来的目光不一样。

  “林兄,情况好像有些不妙!”高德富神识传音,明显带着担忧。

  “我也看出来了。”林飞道。

  神识达到天仙境界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可以无限放大,从中看出意思。

  他们的眼神,分明是幸灾乐祸,莫非有人要对付我?自然而然的,林飞想起执行任务这一件事。

  古怪,一定有古怪!

  “快看,小队长来了。”

  yīn沉沉的小队长大步而来,出现在林飞面前,身后带着两位黑衣战士,其中正好有马汉。

  “林飞,你还有脸回来。”马汉冷笑,“你的脸皮真厚!”

  林飞本身对这气氛不爽,马汉又开口,“掌嘴,不准停!”

  马汉失去控制,陷入催眠,“啪啪啪”的抽打自己,声音回荡在整个堡垒,所有人都惊呆了,马汉又被催眠了。

  小队长封云脸sè再次一沉,“林飞,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解除心灵催眠!”

  “这种嘴贱的人,我不要他自杀,已经是给他机会!”林飞淡淡道,怎么会去解开。

  “你!”封云大怒,“林飞。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战友出手。给我拿下,送到禁闭室!”

  异族战线。类似一个军队的地方,这里讲究规矩,一旦有什么违纪,通常都是关押到禁闭室。

  这个禁闭室不是一般的禁闭室,去过一次都不会想去第二次,异常的可怕。

  “封队长,你这是要干什么!”高德富不满了。

  “没错,给我们一个解释!”张勇也道,“分明是马汉挑衅在先。”

  封云早得到消息。上面有人要拿圣堂开刀,恰好林飞犯了事,将会被重点关照,现在不管怎么收拾,上面都不会有意见。

  “很简单,林飞违纪,意图陷害队友!”封云厉声道,“这种人还不配抓到禁闭室?”

  “不可能的!”高德富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林兄不可能做这种事!”

  “我也能证明。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的!”张勇也道。

  林飞心里一清二楚,果然是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这是摆明了收拾自己。

  唯一不明白,上面到底是想收拾自己。还是收拾和自己有联系的圣堂,这才是重点,其余的都是浮云。

  封云不听解释。“解释是多余的,我们会有专人调查。现在将林飞带走!”

  不给机会,直接带走!

  “慢着!”林飞大声道。

  封云道。“怎么,知道反抗是没用的。”

  林飞摇摇头,笑了,“你确定要将我带走?”

  “你难道还想反抗了?”封云巴不得林飞这样,自己就能出手重伤林飞,当着自己的面,将马汉催眠了,这分明是不给自己面子。

  “你说对了,禁闭室我还真不想过去。”开玩笑,这种地方怎么会去,林飞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地方去了,将会百口莫辩。

  “拿下!”

  两个黑衣战士一步跨出,左右抓过来。

  “躺下!”

  林飞一动不动,两个黑衣战士二话不说躺在地上。

  神识达到这个程度,林飞一言一语就可以催眠对方,这是心灵达到极限,方可拥有的能力。

  心灵寄托,正是一门心灵仙术,强大无比。

  “这个林飞太强大了,这就将他们催眠过去!”

  那些幸灾乐祸的,心生骇意,封云队长身边的手下,个个都是圣人层次,可就是这样,还是被当面催眠过去。

  “好厉害的心灵催眠!”

  封云心中一震,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林飞,仔细一看,发现对方也晋升到玄圣,小境界模糊,看不清楚。

  “龙虎大擒拿!”

  封云大怒出手了,左手一头猛虎,右手一条长龙,龙虎生威,要将林飞制服在地上,再押送到禁闭室。

  “你也给我躺下!”

  封云一身实力也达到圣人后期,当一个小队长绰绰有余,可想对付林飞差远了,不等反抗,就被心灵催眠过去。

  “林兄,这不好!”

  张勇担心道。

  “有什么不好,这分明是有人想嫁祸林兄,去他妈的小队长!”高德富痛骂,“要是我的话,我也狠狠干他们一顿!”

  “没什么好担心的!”林飞很淡然,“一个小队长而已!”

  实力大进后,有炼化神灵草,林飞xìng子也改变不少,应该说是潜移默化,似乎什么事情都不需要隐忍。

  打了就打了,杀了就杀了。

  一切随心,不再束缚自己,让所有规矩统统见鬼去!

  林飞将他们催眠了,也不去管了,任由丢人现眼,除非他们能从心灵催眠中挣脱出来。

  如果没有服用神灵草,他们很容易挣脱出来,可眼下天仙级别的神识催眠,威力就非同一般,否则也不会说想催眠就催眠。

  “谁是林飞!”

  一队黑衣战士破空而来,身上充满一股戾气,对眼前一幕视而不见。

  “我就是!”

  为首一个黑衣战士,道,“我们是异族战线调查组,调查你是异族探子一事,请我们走一趟!”

  林飞笑了,“看来大家都在等我啊,不过这罪名是不是有些大了。”

  一个异族探子的罪名,他们还真会动手笔,弄了这么大的一个罪名,再笨的人也知道,这是有人要陷害自己。

  敢用这个罪名陷害自己,存心不想让自己好过。

  林飞不记得有得罪人,看上去好像是无缘无故的,真想不出有谁是想对付自己。

  心里,林飞怒气不大,似乎什么事情都放轻了。

  “你们这是栽赃!。”

  “你们怎么不怀疑我们也是异族探子?”

  高德富和张勇快被气死了,一件看上去不重要的事情,闹到这个份上,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也会怀疑这一幕是不是真的。

  “你们两个别说了。”林飞阻止两人继续说下去,“我跟你们走一趟,我倒想知道,我这个异族探子的罪名,到底是怎么来的。”

  戏肉都来了,自己如果不和他们玩上一把,那就太没意思了。

  除此之外,林飞还想知道,到底谁在后面搞yīn谋,这种毒蛇一样的家伙,必须一条条的揪出来,统统打死,一辈子不能再搞yīn谋。

  林飞讨厌各种搞yīn谋的。

  黑衣战士也不甘逼迫林飞,四个圣人被催眠了,他们也都是圣人,可不想被人催眠过去,对于能催眠,他们都保持一定的jǐng惕。

  林飞这一走,不少人都跟上去,尤其是空闲的。

  一个异族探子的罪名,如果坐实了,绝不是什么好事情,说不定要被当场斩杀,这是异族战线自古以来的规矩,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妈的,我们快跟上去!”

  高德富和张勇立刻追上去,关键时刻,他们还是证人,可以证明林飞的清白,如果没有林飞,他们也休想活着回来。还有生死之间的磨练

  “好消息,好消息,林飞被带走了,这次死定了。”

  木氏悲伤推开大门,大步流星走进来,别提有多兴奋了。

  “林飞那小子命真硬,这都没死成!”木氏悲伤道,“辛亏我们安排了一个罪名,若不是有上面发话,咱们想用这个罪名还真有些难度!”

  他们本身想用对方谋害队员做文章的,可后俩上面一动嘴皮子,成了他们现在看到的异族探子。

  如果说上面那个,顶多会被打到冲锋营。

  那么异族探子这个,一旦坐实下来,那就是当场击杀。

  够狠,够毒!

  他们发现自己和那个统领一对比,他们显得太仁慈了,人家一出手就是一击必杀,不给林飞任何的机会。

  “林飞没反抗?”木氏英雄道。

  木氏悲伤笑道,“反抗,他敢反抗吗,还不是要乖乖走人,除非他想被当场击杀,当年有个帝王强者,也不是当场被击杀,事后谁都不敢为那帝王说一句话,我还真希望林飞反抗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