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我真不会推理 > 第27章 吓死人了(两更)
  只要杀了万瑶,林坤相信这一世,自己从今往后,永远不会再有心软的感觉。

  回想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林坤本来就只想舒适安逸的度过一生,要不是形势所迫,他才不会这么拼命的让自己的变强。

  但正是由于他太过拼命,为了不留下任何弱点,对自己反而严格的有些过分了。

  以至于哪怕实力不断暴涨,他的心底却一直极度压抑,整个人都活在紧张急躁压抑的氛围当中。

  这种感觉很不好,平时身体虽然都得到了适当的休息,但由于精神绷的实在太紧,反而导致林坤一直十分疲倦。

  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情的。

  身体上的疾病可以治好,但精神上的问题却很难搞定,林坤感觉再这么继续下去,自己的精神迟早会被扭曲。

  “来都来了,看完电影再走吧。”林坤笑着说道,他笑的很真诚,也很轻松。

  万瑶犹豫片刻,不知为何,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

  昏暗的电影院内,大荧幕上正播放着一部名叫《鬼影》的恐怖片,据网上评论说,这是近十年来最吓人的恐怖电影。

  反正林坤是没看出来到底是吓人还是不吓人,不过从影院内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来看,应该是挺吓人的。

  就连身旁一直有情绪的万瑶此时也被吓得脸色发白双手紧攥,紧张兮兮的模样倒是格外可爱。

  “啊!”

  突然间,又是一个吓人的场景,万瑶被吓得抖了一下,瘪着嘴,几乎要被吓哭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被玩弄感情就算了,还被强行带来看如此恐怖的电影。

  她凑到林坤身边,带着哭腔道:“我真的不敢看恐怖片,我不看了行吗?”

  林坤笑了笑,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被前排的动静所吸引。

  只见前排一个中年男子捂着心口的位置,疯狂喘息颤抖着,同时艰难的在身上不断摸索着,嘴角不断念叨:“药,药呢,我的药呢?”

  “你确定你带了吗?会不会掉在哪里了?”身旁一个眼镜男慌忙帮着一同寻找着,“都说了,有心脏病就不要来看恐怖电影,你就是不听。”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一时间也分不清两人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所以没人上前帮忙。

  等到旁边的人反应过来时,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失去了动静,只留下那个眼镜男不断喊着救命,叫人叫救护车来。

  林坤就坐两人身后,看到这一幕,他不禁回想起电影还没开始前,两人的对话。

  “这个片子可是号称近十年来,最吓人的恐怖片,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呵呵。国产恐怖片我都看了十多年了,还真没一部能吓到我的,我虽然有心脏病,但这种片子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到时候被吓得受不了了,你随时可以认输。”

  “你想太多了,这次的赌注我赢定了,不就是一部国产恐怖片吗,算不了什么!”

  ……

  林坤一开始本来还以为这是那群人对他的试探,但他很快就通过种种细节发现,这确实不是一次经过排练的表演,真的是一次突发事件。

  中年男子被抬到外面大厅中央,几个好心人帮忙进行心肺复苏、人工呼吸。

  但此时的他,面色铁青,双目上翻,呼吸微弱,能不能活到救护车来的那一刻还另说。

  万瑶由此从噩梦般的影厅里解脱,但她却高兴不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感叹一声道:“我没心脏病的人都不太敢看,他有心脏病还要来看这种恐怖电影,也不知道图个什么。”

  “这是一次谋杀。”林坤凑到她耳边轻声道。

  “谋杀?”万瑶瞪大双眼。

  “很明显,假如换做是你,你有心脏病会来看听说很恐怖的恐怖电影吗?”林坤反问道。

  “当然不会。”万瑶摇了摇头,“不过他们两个刚开始说的那些我也听到了,好像是赌了点什么,朋友之间赌气意气用事很正常。”

  “就算是赌气,也肯定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药肯定会提前备好,精心收着,你觉得可能会这么巧?”林坤又问道,“刚好犯病了,药就丢了?”

  “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一直把药抓在手里,根本不可能丢,他就算再胆大,肯定也会小心翼翼的收好。”万瑶点了点头,望向林坤,“虽说有一定的道理,不过这样还是太牵强了一点吧?”

  用约赌的方式将有心脏病的目标骗来看恐怖电影,然后找机会偷走对方的药。

  这样一来,只要电影足够恐怖,目标真的被吓出心脏病来,没有药、救护车又来的很慢,死亡几率还真不低。

  不过动机不足,方式也有点太过牵强,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本不可能逮捕那个眼镜男。

  “你都说了,澳门赌博网站:如果换做是你,一定会把药抓在手里,确保万无一失。”林坤缓缓道,“那个人就算胆子比你大一些,也肯定不敢拿生命开玩笑,所以他在电影开场的时候,绝对会确认药还在不在口袋里。”

  “所以?”万瑶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也就是说,那个眼镜男只有在电影播放途中才有机会偷到药。”林坤敲了敲对方的脑门,“如果换做是你,偷到药之后,会把药放哪里?”

  “影厅里?不对,太容易被发现了,上面还有他的指纹,容易被怀疑,最好还是能够把药销毁。”万瑶揉了揉脑门,沉吟片刻道,“他把药……放在了自己身上?”

  “白痴,把药放在自己身上等你来抓?”林坤摇了摇头,“他虽然不算聪明,但也不笨,在刚刚把这个中年男子搬出来时,就已经把药又塞回了这个人身上,到时候警察问起来,随便编个借口就能糊弄过去了。”

  万瑶眼前彻底亮了起来,但紧跟着蹙着眉道:“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出他是凶手?”

  “为什么一定要证据?”林坤神色平静的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