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我在古代修文物 > 第039章 王妃的样子
  “看什么看,澳门赌博网站:老子在给你治疗!”柳迟迟不满地说道,她还没有给活人缝合过,以前她看过师兄给人缝合过,那漂亮的手法让她心动不已,早知道她也学外科,不学针灸了!

  看着歪歪扭扭地伤口,柳迟迟叹了一口气,她这双手啊,说巧也巧,说不巧能笨死她。

  “迟迟,你的女红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啊。”梁仲禹瞄了一眼,毫不留情地说道。

  柳迟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看向男人,说道:

  “恩,我还要多加练习。”

  男人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柳迟迟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想要出去通风报信,至于你知道的,你爱说就说,不说就拉倒,我要消了你的记忆也很简单,只是我懒得对你这种人动手。”

  “你是禹王的女人?”男人嘶哑着嗓音问道。

  “瞎说,我们是好兄弟。”

  ……

  夙云送梁仲禹跟柳迟迟出去的时候,好奇地问道:

  “柳姑娘,您真的能够消除他的记忆?”

  说实在的,把殿下腿治好的消息透露给这个男人,他心中很不安啊。

  “当然不能啊,我诓他的,他现在求生欲很强,指不定能问出东西来,对了,他今晚可能会出现高烧不退的情况,你喂一颗药给他,如果好用的话,可以留着用,不好用就……唔……都喂给他。”

  “万一把真相说出去怎么办?”夙云忧心忡忡地说道,本以为柳迟迟能洗了他的记忆呢。

  “杀人灭口需要我教你?”柳迟迟冷眼问道。

  夙云无语,这个人很重要,他口中有很多消息,杀了岂不是可惜。

  “夙云,一个人能被告知秘密,是因为知道他守得住。”柳迟迟叹了一口气,夙云这么纯这么天真吗?真是忧心啊。

  回到书房,柳迟迟说出了要让梁仲禹帮她做的事情。

  “帮我查一下文成侯现在的正室云卉。”

  “要查到什么程度?”梁仲禹挑起柳迟迟一缕头发,她头发的格外的好,分明她的身体很瘦弱,偏偏头发养的很好。

  “事无巨细。”柳迟迟说道。

  她已经取得了柳溥延的信任,至于要扳倒那些人,要用事实,她不做弄虚作假的事情,因为纸包不住火。

  梁仲禹看了柳迟迟一眼,笑了笑,说好。

  柳迟迟点点头,她蹲下身来,掀开他的衣袍,拿出金针驾轻就熟地扎了几针,收回针,她笑着说道:

  “看样子情况比我预料的还要好。”

  “还要多久我可以站起来?”梁仲禹滚了滚喉结,压下心底的迫不及待,镇定地问道。

  “至少要一年,之后慢慢恢复至少要两年,而且恢复不到你之前的程度了,五成吧,走路跑跳不成问题,就是可能下半身的功夫不太行。”

  “不太行?迟迟,你要不要试一试我行不行。”梁仲禹听到这话顿时就炸了,说一个男人下半身的功夫不太行,柳迟迟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你要不要脸,我才几岁,你几岁了?”柳迟迟皱着眉头说道。

  梁仲禹身手一把搂过她,柳迟迟立刻要逃,可惜身手太差,被困在梁仲禹怀中,动弹不得。

  “十五岁……等到我的腿恢复,你正好十八岁,到时候正好嫁给我做王妃。”梁仲禹很满意地说道。

  柳迟迟:“?????”他是有什么自信,自己一定会嫁给他啊?

  “这几年你给我仔细着点,别让一些不开眼的人伤到你,今晚你就住在王府里,在我身边,我最放心。”梁仲禹语气一转,突然霸道地说道。

  柳迟迟的眉头紧紧皱起,梁仲禹这种强势的举止让她很是烦躁,她做了一次深呼吸,冷冷地说道:

  “殿下,我不是你的附属品,你别用这种拥有者的态度来安排我的事情,说实话,如果不是留你还有用,我要弄死你轻而易举。”

  真当她是软柿子?!

  “我没有把你当附属品,你是我的王妃。”

  “至于这个问题我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梁仲禹,我是一个du立完整的人,我有权选择我的伴侣,我现在选的人不是你!”柳迟迟一把扯开梁仲禹的手,从他怀中跳出来,双眸盛满了怒意。

  她无法接受这个时代的皇权至上,所以面对梁仲禹这种仗着自己身份霸道的行为,她本身就带了三分的反抗。

  加上她耐心其实一直都不算很好,试问哪一个被病痛一直折磨的人性格会很好的,没有fan社会人格已经是很温和。

  “那你选谁了?林知返吗?”梁仲禹眼中翻滚着情绪。

  “关他什么事啊!我谁也没有选,但是不喜欢你这样不过问我的意愿,就……”柳迟迟一惊,她看着突然洒落的血。

  然后她看见梁仲禹骤变的神色,他一把搂过她,推着轮椅朝着书房外快速而去。

  王府中的大夫诊断的时候,柳迟迟还在擦口中吐出来的血,她坐在梁仲禹怀中,可以感觉到他紧绷的身体,她转头看着梁仲禹,看到他紧紧抿着的薄唇,整个人看起来冷戾十足。

  感受到她的目光,梁仲禹低头摸了摸她的脑袋。

  她竟然觉得……不那么排斥,虽然很像摸小狗,但是这样的感受比自己躺在床上往盆里吐血好多了。

  “姑娘……”

  大夫刚想讲话,柳迟迟就笑着打断:

  “大夫不必说了,我知道的。”

  大夫知道柳迟迟针术了得,自然也是通医道的,他作揖恭敬说道:

  “老夫惭愧,诊断不出姑娘的病灶所在,不知姑娘可否指点一二?”

  柳迟迟擦了擦血,顺手擦在梁仲禹衣服上,反正他衣服上已经被她吐了不少了。

  “血首乌有听过吗?”柳迟迟笑着问道。

  大夫脸色顿时大变,柳迟迟赞叹,不愧是梁仲禹的人,又是一个见过世面的。

  柳迟迟去换衣服的时候,梁仲禹让大夫把关于血首乌他知道的统统告诉梁仲禹,梁仲禹听完后眉头皱地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他以为柳迟迟说她自己身中剧毒是有途径可以解决的。

  毕竟当时柳迟迟说她身中剧毒的语气是那么的无足轻重,她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好像只是吃了一顿饭那么简单。

  他身上沉积了十年的毒柳迟迟都有方法给他拔出,她自己身上的毒却无能为力吗?如果不是未能为力,柳迟迟又怎么会任她自己这样病态无力。

  “真的无药可解吗?”梁仲禹不甘心地再次问道。

  “王爷,容我回去再仔细查一查。”大夫也不敢把话说满,恭敬地说道。

  梁仲禹点头答应了,世界上的事物相生相克,哪有真的解不了,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大夫下去之后,梁仲禹在房门口等着柳迟迟,柳迟迟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外面阳光正好,天气正一天一天地转热,舒适地很。

  柳迟迟说道:

  “六天后我再来,记得把我要的东西给我。”

  “等等,等会陪我去吃顿饭,我介绍个人给你。”

  柳迟迟本来想一个没兴趣直接砸在梁仲禹的脑门上,但是当她看见梁仲禹胸前衣服上还有自己的血,心下难免妥协,她想了想,说道:

  “好,你先把衣服换了吧。”

  梁仲禹换好衣服,带上柳迟迟去了逍遥楼。

  下马车的时候,柳迟迟率先下了车,当梁仲禹下马车的时候,她立刻听到了一些人地谩骂,不是那种暗搓搓的骂声,而是那种朗声的咒骂。

  “害人精还有脸出来……”云云。

  这样的骂声梁仲禹已经经历十年了,或许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有些伤心,但是现在他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如今他对于当年的事情保持疑惑,但是心境却不会改变。

  这是柳迟迟第一次站在梁仲禹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之前她是站在百姓堆中,她看见、听见其他人对梁仲禹毫不留情的咒骂,仿佛他是杀了自己一家的大仇人,恨不能吃其肉、饮其血。

  她当时觉得也不怎么样,但是今天,她感到格外的难受,并非是说我们不认识,你骂我我就可以无视的,那些的的确确是针对你的谩骂,你可以忽视,但是无法让这些骂声消失。

  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柳迟迟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难受地要疯掉,她看着在她面前的梁仲禹,他的神色平静,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因此而改变一下。

  这一次,梁仲禹没有等柳迟迟,他率先朝着楼上而去,夙云的声音夹在在咒骂声中传人她的耳中:

  “冬月阁,主子叫你晚点再上来。”

  柳迟迟一愣,转而明白梁仲禹的安排,不想让百姓的怒意波及到她吗?倒是挺不错的。

  不过,她可不屑被这样保护,如果是这样就要抛弃自己的合作人,她未免太不合格了。

  或许是出于这样的理由,或许是一个柳迟迟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东西,她大步跟上梁仲禹,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夙云诧异地看着她,不过转眼,他看向柳迟迟的眼神愈发地温和与认同。

  这才像是主子会选的王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