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炸了!
  “你二人来我这,有什么事吗?”萧凡盘膝坐在床上,老神在在的问道。

  陈相与高力二人对视,齐齐点头,单膝跪了下来“我们想跟着李长老您。”

  “跟我?”萧凡故作狐疑“你们难道不知道我跟所有唐门长老都有矛盾?跟我的话,以后在唐门的日子可不算好过。”

  两人闻言,脸上再度露出了犹豫之色。

  但随即,陈相便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李长老,我等二人随李长老一同来到唐门,加入唐门。在我们的心中,李长老您就是最亲切的人,我们兄弟俩初入唐门,无依无靠,只要李长老您不嫌弃我们愚钝,我们自然选择死心塌地跟着您。”

  “你们不考虑一下?”萧凡问。

  “李长老,我们不考虑了!”高力眼中闪过坚定之色。

  “很好!”萧凡哈哈一笑“人生其实就是一场豪赌,你们选择将宝压在我这里,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从今天起,你们俩就是我的人了!”

  陈相和高力欢喜不已,连忙激动拜下“谢谢李长老!”

  唐门之中,并不是铁板一块。

  每一个长老,都可以有自己的门下弟子与跟随者。

  别看这些个长老联合起来对付萧凡,看似齐心,但实际上,长老之间,或多或少都是有些争夺的。

  不管是两大太上长老,还是四个内阁藏老,亦或者五大执法长老,乃至普通长老,彼此之间都有利益分配。

  唐门就这么大,好处就这么多,谁多分谁少分?

  每个人都有私心,都想要为自己门下弟子以及随从争取更多的好处,弟子与随从成长,也就代表他们本身的势力越大,在唐门的地位越高,自然要争。

  而唐初秋这个门主,知晓这一切,不但不制止,反而还默许,甚至鼓励。

  如果说唐初秋是帝王,那么唐门长老就是唐初秋麾下的文武大将,真要是他们毫无私心的团结在一起,唐初秋还得害怕哪天他们联手把他给撸了。

  所以,唐门长老们必须要有私心,要彼此制衡。

  并且,唐初秋看得很清楚,有争斗,才有进步,这是唐门发展的一种手段。

  萧凡成为了唐门内阁长老,自然也有资格招收弟子与随从。

  “我初入唐门,门下跟随者不多,你们可以去招纳一些,若有愿意跟随我的,来者不拒!”萧凡道。

  “是!”

  陈相与高力点头,对萧凡发布的第一个任务,不敢有丝毫懈怠,立刻就打着李长老的旗号,到处去招纳愿意跟随李长老的唐门弟子。

  只是,收效甚微。

  半天过去,眼看黄昏将至,也没有几个人愿意跟随萧凡。

  萧凡与唐门所有长老闹腾,成了公敌,跟随萧凡,就意味着被各方排挤。

  只要不是到无路可走,这些唐门弟子都不会愿意跟随萧凡。

  通过考核,新加入唐门的弟子,都还处在观望之中。

  成为某一个长老的随从,那就是将自身的成长与发展,交代到了这个长老身上。

  长老受到排挤,拿不到资源,他们也什么都得不到,只能苦哈哈的看着别人进步如飞。

  这是个慎重的决定,没人敢轻易下注。

  陈相与高力二人,脸色很难看,半天时间,才招纳到四个人,这四个人三个都是后天之境,唯一的一个先天武者,是之前得罪过某个长老,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才想要寻求这位李长老的庇护。

  “你们四人既然愿意跟随李长老,那我们之间就是兄弟了,相信我,李长老不会让你们失望,那些今天拒绝的人,明天一定会哭着喊着要跟随李长老!”陈相大声说道。

  四人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其实那三个后天之境的武者已经有些后悔了,他们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完全是一脸懵的被忽悠了。

  有心想要反悔,但看着陈相高力二人一脸笃定的样子,他们又犹豫不决。

  ……

  唐门最中心处,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耸立。

  唐初秋与周颖温存之后,离开周颖那里,一个人坐在死寂的大殿内,最上方的门主宝座,呆呆出神。

  “雨梦……对不起……”

  唐初秋低声呢喃,脸上浮现痛苦之色,眼前全是蔡雨梦的一颦一笑,如电影般快速掠过,最后定格的,是蔡雨梦那双绝望而空洞的双眸。

  那本是灵动的美丽的眼眸,却在那一刻,随她的心,一起死去。

  一道身影悄然飘进大殿,恭敬的跪在下方。

  此人身穿暗红色紧身衣,身上荡开的,是武尊级的内劲波动。

  这是唐初秋暗中成立的‘血卫’,是属于唐初秋自己的死忠力量。

  “说。”唐初秋收拾起痛苦情绪,声音冰冷。

  “启禀尊上,萧凡出现在漠北之地,大肆杀戮,死在萧凡手中的武者,超过百人,原因是这些人因尊上的追杀令,对苏梓萱等人动手了。”

  “呵呵……出现了么?”唐初秋眼中闪过一抹寒意,问道“他有说什么吗?”

  “萧凡放言,若有人再对字母k联盟任何一人动手,杀无赦!并且,他入道之日,就是尊上您……”

  剩下的话,这名血卫说不出口,但唐初秋很清楚。

  “盯住萧凡的行踪,只要他离开武道城超过三十公里,立刻汇报,下去吧。”唐初秋轻轻挥手,血卫恭敬行礼,然后径直离开。

  大殿里恢复了寂静。

  “哈哈哈哈……”

  唐初秋爆发出一阵疯狂大笑“萧凡啊萧凡!你已经被我超越!我说过,你上次在马尔代夫杀不了我,就再也没有杀我的机会了!等着吧!我很快就会来找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凄惨而亡!哈哈哈……”

  轰!

  正在唐初秋发泄一般,疯狂大笑时,陡然有震天巨响传遍四方,连地面都轻轻震颤了一瞬。

  “怎么回事?”唐初秋暴怒大吼。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正是去而复返的血卫,他脸上带着不敢置信之色,单膝跪地“启禀尊上,铸兵楼……炸了!”

  “炸了?什么意思?”唐初秋不由得愣了一下,铸兵楼是锻造兵器的地方,又不是制造炸弹的,怎么可能会炸?

  “启禀尊上,始作俑者,是内阁长老,李叶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