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850章 叛徒与忠臣
  如毒气一般恐怖的臭味,弥漫整个别墅区域,这是萧凡之前也没想到的事情。

  看着装扮得差不多的别墅,秦傲天苦笑着摇头,只能立刻安排所有人转移,另外寻找地方举行婚礼仪式。

  绝大部分的宾客都要明天才会到,不过也有今晚就到达的,但也不用秦傲天安排住宿,毕竟有资格来参加婚礼的都不是穷人,会自己解决今晚的住宿问题。

  既然是结婚,有新郎就得有伴郎团,否则很丢面。

  作为如今西庆市地产行业的龙头企业掌舵人,即便是知道这次的婚礼必将染血,却也不愿意敷衍了事,因为在秦傲天心中,这就是他与冷魅的婚礼。

  萧凡毫无疑问的也成了伴郎,虽然根据民族风俗习惯来说,结过婚的男人女人不能当伴郎伴娘,可是也顾不上这些了。

  明天萧凡是压轴的人物,一旦出现超出预计的变化,便需要萧凡来掌控大局,他首先得保证秦傲天和冷魅的安全,总不能让这对新人婚礼变葬礼。

  刚刚装饰过别墅的工人又开始了从头装饰,所有的材料全部重新购买,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

  今夜注定不会安宁。

  西庆市机场,十几辆黑色轿车停靠,一架私人飞机从黑夜中降落。

  秦少云、蓝宁烨、古擎松,三个京城大少齐齐走出,各自上了轿车后,陆陆续续朝秦傲天发来的地址而去。

  如萧凡所预料的那样,车队在途径偏僻地带的时候遭遇了袭击,不但有大卡车拦路,更有一些来历不明的杀手突袭,更是连炸弹都用了出来,造成了不小的动静。

  不过,秦少云三人并没有什么大碍,在萧凡的吩咐中,车队一旦遇袭,身在华夏,并建立联盟华夏分部的喋血组成员,在血痕的带领下,便会立刻出手,将所有来袭之人全部抹杀,保证秦少云三人的安全。

  起码,在京城蓝家没有被蓝宁烨重新掌控在手的时候,绝不能让他们三个出问题。

  萧凡很想知道,澳门赌博网站:如果秦少云三人知道是自己在默默的帮助他们,不求回报,不知道是否会流下感动的泪水?

  这么想着,萧凡就觉得自己眼眶有些湿润,别人感不感动不知道,反正萧凡觉得被自己感动了。

  “马勒戈壁!萧,你特么这便秘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嘲笑我吗?我杀了你!”从厕所出来躺了已经半个小时的卡米拉卡,肚子已经彻底的小了下去,精神刚刚好点,一出门就看到萧凡这表情,当即怒从心头起,拿起一张椅子就要朝萧凡脑袋砍去。

  打打闹闹一阵,卡米拉卡气喘如牛,汗如雨下。

  “爽吗?”萧凡笑眯眯的问。

  “我爽你”卡米拉卡本来想破口大骂,但却一愣,活动了一下手脚,四肢百骸都有一种舒畅的感觉在蔓延。

  不得不说,很爽!

  “小米米,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了会让你很爽的。”萧凡贱贱的笑着,伸手搭在卡米拉卡的肩上,低声道:“明天有变故发生,你自己离我近点,让你老婆也多注意一下。”

  “如果你不再叫我小米米,我就跟我老婆谢谢你全家!”卡米拉卡面无表情的伸出一根中指。

  结婚这事情,人生大事,但男人没女人那么麻烦,最起码不用化妆什么的,稍稍收拾一下就能见人。

  冷魅那边却彻夜无眠,她第一次嫁人,有点紧张,可能多嫁两次才能适应。

  卡米拉卡的老婆米莉尔带来了一套婚纱,特别为冷魅定制,穿在冷魅的身上,在灯光的照耀下,美得像是童话里走出的仙女,又带有独特的清冷气息,很是动人。

  米莉尔的婚纱全球疯抢,上次萧凡送给沐雨的那套婚纱,就是出自米莉尔之手,被沐雨珍藏,等她嫁给萧凡的时候才会拿出。

  新娘亮相,月光如水,秦傲天看得发傻,全然没发现自己嘴角有口水滴答。

  “你肯定是穷了十辈子,所以这辈子才能投胎当富二代,还拿下了这么漂亮的媳妇。”萧凡勾着秦傲天的肩膀:“你还喜欢苏梓萱不?”

  秦傲天嘴角抽了抽,然后微笑。

  当初为了苏梓萱,秦傲天跟萧凡可是没少斗,而结果,全是以秦傲天失败告终。

  后来知晓萧凡是绝望之杀的时候,秦傲天就彻底的斩断了自己对苏梓萱的情感,因为他知道,自己再牛叉也无法赢过绝望之杀。

  “猪头老大,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过绝望之杀的女人?”秦傲天的眼神,变得很是古怪,透着一抹好像已经懂得的含义。

  萧凡心底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差点暴露了身份!

  “以我的能力,想要查清楚你几岁才不尿床,小时候穿什么牌子的尿不湿,很难?”萧凡傲然道。

  秦傲天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好像也说得过去。

  夜色越发的浓了,四周安宁中透着静谧,冬天里难得见到皎洁月光倾洒,给人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很多人睡了,很多人没睡。

  京城,蓝家。

  “烨儿已经到西庆市了?”黑暗中有中年男人的声音沉沉问道。

  “家主,少爷已经到西庆市了,刚到就遭遇了袭击,不过有一伙神秘人出现救了少爷他们。”

  “能查出是谁吗?”

  “恐怕没办法,我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万一让那些人知道”

  “唉”一声叹息后,这声音继续道:“我蓝家,沦落至此,我就算是死,也不能做叛徒!必要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烨儿,他是我们蓝家唯一的希望了。”

  “家主放心,老奴死而后已!”

  一道身影退出房间,至始至终,这房间里都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亮。

  等那身影离开之后,屋顶之上,又一道黑影浮现,悄无声息的离开。

  西庆市。

  萧凡低头看着手机上邮箱里的邮件,不由得笑了笑。

  “蓝宁烨以为自己老爹是最大的叛徒,却没想到,他老爹是隐藏的忠臣”

  本来是带着一种戏谑的口吻说出这番话,但萧凡刚刚说完,他猛的就愣住了。

  “最大的叛徒隐藏的忠臣”萧凡瞪大眼睛,拳头紧握。

  随后,萧凡拨出一个号码:“琉璃,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