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018章 危机临近!(5更)
  如果说前面十几尊大佛像都是人来人往的话,那么观音庙前的空地,那更是人山人海。

  两大排香炉插满了各种大小香烛,澳门赌博网站:烟雾缭绕腾空,如同起了火灾一般。

  转过旁边的拐角大门,一个巨大火炉熊熊燃烧,所有信徒的纸,都扔在其中燃烧,随着寒风呼啸,火光蔓延,飘出了火炉之后,哪怕是在白天,也在空中绽放出耀眼的火花,看起来很是震撼。

  林家姐妹同所有的信徒一样,双手合十,香烛放于食指与大拇指之间,朝着巨大的观音像虔诚祭拜,拜了三拜,又随人潮进入观音庙中,在空的蒲团上跪下,再度三拜。

  萧凡没有去上香,也没有去祭拜,他只是看着这无数的人来往于此,心头十分震撼。

  这里的香火如此旺盛,每个人都虔诚祭拜观音,很是让萧凡不能理解。

  并非他不尊重佛,只是觉得这种精神寄托,对他而言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

  出了观音庙,继续往佛渡山拾阶而上,到处空地都有人铺垫席子或者纸壳,三五个人或坐或躺,还有人在吃东西和打牌,就像是到了露营地一般。

  “他们这是干什么?”萧凡疑惑问道。

  “在这里过夜。”林若寒回答道。

  “过夜”萧凡顿时有种翻白眼的冲动,天寒地冻啊喂,在这里过夜?席子?纸壳?棉被?薄毯?

  事实证明,萧凡大惊小怪了,越往上,他就看到越多的人在空地搭建帐篷或者一家人坐在席子上彼此聊天,脸上挂着微笑。

  直到上了最高处的佛渡寺,来到了大雄宝殿,萧凡才发现,一片平坦的空地之上,到处都是帐篷耸立。

  就连凌冽寒风,都被人群阻拦,已经不会觉得太冷。

  这里烧纸和上香的人,更是多到让萧凡心悸,人头涌动,黑压压一片,壮观到吓人。

  为了避免林家姐妹被拥挤到,萧凡陪在两姐妹身边,暗中以内劲隔出一些距离,让两姐妹走得稍微轻松一些,直到两姐妹进入大雄宝殿之内,对着那三尊巨大的金色如来佛像跪拜,萧凡才站在高高的门槛之外仔细观察佛像。

  如来佛像庄严宝相,面带慈悲与威严,让人一看之下很是震撼,不由得肃然起敬。

  “施主,既然来了佛门,为何不入?”一个老和尚不知道何时来到萧凡身旁,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萧凡见这老和尚穿着袈裟,一脸慈祥笑意,笑了笑,道:“非是我不敬佛,而是我不愿求佛,佛祖太忙了。”

  “至佛门而不入,不若于般若波罗施主,你觉得什么是佛?”老和尚问道。

  萧凡笑了笑,淡淡答道:“我是佛,你也是佛,般若是佛,众生是佛,信仰是佛,虔诚是佛,香烛是佛,燃烧的纸,飘飞的火星,也是佛”

  于人潮涌动之中,萧凡跟老和尚两人却旁若无人的在讨论着佛理佛法,他并不知道,在佛渡寺之下的集市之中,有一个身穿道袍,腰上挂着低音炮的老道士,正手持着一根竹棍,竹棍上悬挂着一匹白布,上书神算二字。

  “小友,我见你天庭饱满,面容俊朗,骨骼惊奇,来来来,容贫道为你算上一卦,若是不灵,绝不收费。”

  “小姑娘,你今天带有凶兆啊,而且是大凶之兆,哪怕你穿着这么后的羽绒服,贫道也是能看出来的,不如让贫道为你算算解脱凶兆之法?”

  “大爷,您看起来都八十多岁了,还来拜佛,诚心让贫道动容,且让贫道为你算上一卦,比求佛要容易得多,不准不要钱啊!”

  没错,这人正是萧凡见过两次的老道士,萧凡跟林家姐妹一出西庆市,他就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一路上遇到人就拉着要算卦,骗到过几个人,但是更多的时候,是被人追杀跑路的。

  在这里,凡是被老道士拉住的人,听闻他这番话之后,一个个都神色古怪,眼中有不善之色。

  佛门面前道士算卦?这算不算砸场子?

  “呸!”

  老道士很忧伤,他收到的所有回复,都是这个呸字,没有任何人要他算命。

  这些都是虔诚的佛徒,他一个道士,又怎么会有人理会?

  一连收获了十几个呸,还有两个小孩在家长的指示下朝老道士吐口水,骗不到人的老道士站在高台上眺望远方,将周围景色尽收眼底,低声嘟囔道:“真话没人信,假话骗不到人,老子什么时候这么失败过?”

  顿了顿,老道士脸上有愁容浮现:“混蛋小子当老子说的话是假话么?马勒戈壁,跟他那痞子老爹一个死德性,不撞南墙不回头,撞毁南墙头破血流,还要继续往前走都说了劫难在西方,还特么往这里跑。”

  佛渡山,在地理位置上,正是在西庆市的正西方位置!

  “不行,我得去找那老和尚说道说道,混账小子如果挂在这,指不定得出多大的事情,更何况,天下之大,再找第二个合适的人,实在太难”

  嘴里嘀咕着,老道士便沿着石阶,来到了佛渡寺的山门前。

  “那谁,买票买票,票价两元!不,两百元!”门口守着卖票的和尚一看到老道士,眼睛就瞪了起来,大声吼道。

  旁边几个和尚立刻起身,神色不善的将老道士围了起来。

  “无量天尊,都是方外之人,万水千山总是情,门票不收行不行?”

  “这里是佛门!我佛清静之地,你个道士跑来做什么?算命?你想挑起佛道之争?”几个和尚眼中闪烁着愤怒,看老道士的目光极为不善。

  旁边的特警有些无奈,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止。

  “佛道之争?我争你个阿弥老天尊!佛本是道听说过么?你修的什么佛?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都不知道?小和尚,你还是还俗吧,你没有慧根呐!”老道士叹气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

  几个和尚也是无言以对,论口舌之争,他们再吃二十年白米饭都斗不过这个猥琐的老道士。

  正当老道士被阻拦在佛渡寺山门外的时候,远在西庆市的郊区,刁家之中,刁公主欣喜若狂的直奔王婆居住所在,跪下之后高兴道:“师父,机会来了!”

  第六更抢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