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723章 冲刺先天之境!(6更)
  内劲恢复,萧凡激动得浑身发抖。

  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停歇内劲的运转,而是在运转一个个小周天的同时,让经脉和穴位重新熟悉内劲的存在。

  失去内劲好几个月,经脉已经有些堵塞和萎靡,就像是一条修筑过的河流,在干涸许久之后,沾染了污泥一般,现在重新有河水流淌,自然需要时间去将底部的污泥全部带走,保证河道的畅通无阻。

  “噼啪啪”

  随着内劲的运转,萧凡全身经脉都在扩张,一股股剧痛袭来,萧凡咬牙强忍。

  如果将内劲比喻成河水,那么人体的经脉就是河道,每个人修炼内劲的方式不同,需要用到的经脉也就不同,就如同手机上的九宫格密码,你可以随意几个点相连,成为你独有的密码,人家拿到你的手机,轻易也无法解开密码,无法使用。

  人体比九宫格复杂太多,萧凡所修内劲的运转方式需要用到的只有十二条经脉,当内劲在这十二条经脉中流淌一圈,再回归丹田时,就意味着一个小周天的完成。

  而九个小周天之后,内劲会逐渐的扩张其他的经脉,让小周天更为完善,于是就形成了大周天。

  当萧凡将内劲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准备将内劲收回丹田时,异变悄然发生了。

  在萧凡小腹处,一股蓬勃的力量猛然绽放,那是之前藏在萧凡体内的那股狂暴的气流。

  这股气流如同脱缰的野马,快速冲入丹田,一顿搅和之后,又快速的融入到了内劲之中,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牵引,引导萧凡体内的内劲到处流传。

  “啊!”

  突然而至的剧烈痛楚,让萧凡毫无准备,下意识嘶吼出声,整张脸快速涨红,全身肌肉膨胀,一根根青筋快速的浮现而出,疯狂扭曲,无比狰狞。

  鬼医脸色凝重,伸出手按在萧凡背后,仔细感受他体内的滔天轰隆,脸色越发的古怪起来。

  “果然是这样”

  鬼医心底默默念叨一句,朝萧凡大喝道:“小子,你失去内劲这段时间,到底睡了多少女人?做了多少次?”

  “不记得!”

  萧凡痛苦得五官扭曲,他以为刚才恢复内劲的剧痛,就是世界上最严苛的酷刑,可是他错了,现在的痛苦,比之前还要强上十倍不止。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酸爽,承受力薄弱一点的人,估计已经晕过去,气流狂暴,引动内劲,直接导致爆体而亡,或者走火入魔,死得**。

  也对亏了萧凡无数次游走在生死边缘,知道一旦晕过去的下场凄惨无比,所以才死死的承受,保持脑海中一点清醒,不让自己昏迷。

  但形势不容乐观,他的眼睛,悄然有红芒闪烁,那是即将走火入魔的迹象。

  “专门祸害女人的内劲比老夫还邪恶”

  鬼医摇了摇头,面容凝重道:“小子,你阴阳互补太过了,没有内劲还好,现在内劲恢复,气机牵引之下,短时间内无法融合,你会跟充太多气的气球一样。”

  “那我该怎么办?”萧凡强忍撕心裂肺,眼睛红芒越来越多。

  “为今之计,只有强行突破了。”鬼医脸上有疯癫之色闪烁:“你已经后天三重巅峰,下一步就是先天之境,大境界冲击,原本要慎之又慎,准备妥当才行。只是你现在的情况,根本等不到那个时候,所以你自己考虑。”

  “冲击先天之境?”饶是差点痛苦得晕过去,萧凡也不由得震惊起来。

  大境界的冲击,不能失败,失败就意味着成为废人,甚至死。

  多少后天三重巅峰的武者,全部都卡在了这一个阶段,不敢去尝试。

  所以当高层宣布虚拟技术可对武者开放时,这些古武世家才疯了一样想要插足京城的博弈。

  现在萧凡已经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

  不冲击先天之境,等待他的是爆体而亡。

  冲击先天之境,极大可能失败,然后死得**。

  反正一句话,进一步是死,退一步还是死。

  “反正要死!小爷就豁出去搏一次!”萧凡眼中红芒遍布,因为剧痛而狰狞的面容,逐渐的变得平淡下来,他现在已经处于半走火入魔状态,剧痛,不那么痛了。

  萧凡的性格坚毅,本来就偏向于亡命徒一类,现在面临几乎必死的局面下,当然是选择拼上一把。

  “我萧凡这一生,多少艰难险阻都闯了过来!多少生死危机都没能要了我的命!多少阴谋暗算,鬼门关也不曾因我而打开!先天之境,又有何难?”

  萧凡低声呢喃,却有着一种惊人的嚣张和霸道,还夹杂着高高在上的威严之态。

  如此姿态,再加上鲜红如血的眼眸,盘膝坐地,面容冷厉,如魔神降临。

  内劲疯狂,气息滔天,狂暴的威压,在房间里肆虐,掀起一阵狂风。

  窗户玻璃凭空出现了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开来。

  冲刺先天之境开始!

  此情此景,连鬼医,都忍不住动容。

  “好深厚的底子二十一岁的骨龄,已经后天三重巅峰,气息悠长,威压如此恐怖,已经不弱于先天之境的强者,难怪能跟先天二重的武者硬拼而活,罢了罢了,老夫便助你一臂之力!”鬼医低声呢喃,目中有精芒闪耀,缓缓抬手,一掌拍在萧凡的脑袋上。

  “轰隆!”

  一股浩瀚无匹的内劲从萧凡脑袋灌入,给萧凡的感觉,就好像是飞流直下的银河,落在自己身上,那种浩瀚和庞大,让萧凡差点以为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

  虽然痛苦不已,但他承受的痛苦已经太多,此刻身体还感觉麻木,紧咬牙关之后,内劲不断在全身运转,一股股内劲在萧凡竭尽全力的运转中,宛如长龙,在经脉里奔腾,翱翔不息。

  呼呼

  在萧凡的头顶上,一个无形的漩涡缓缓旋转,鬼医体内的内劲,居然仿佛受到指引一般,朝着萧凡头顶汇聚而来,然后灌注进他的体内。

  “强行夺取别人内劲为他所用?”鬼医脸色大变,失声道:“当初连他都做不到!”

  “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萧家都特么是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