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706章 为什么一点不开心呢?(1更)
  突然之间灯光大亮,一群狱警人手一把热武器,气势汹汹而来。

  血痕等人面色大变,一个个神经瞬间紧绷,全身戒备之下,心脏已经蹦到了嗓子眼。

  每个人的眼中都有绝望之色闪烁。

  他们是杀手,擅长偷袭暗杀,现在却暴露在灯光之下,没有丝毫隐藏,面对全副武装的狱警,除了死,恐怕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老大,你先撤,我们殿后!”血痕死死咬牙,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若不是萧凡收留,他早就被人追杀弄死,又哪有机会跟黑瞳未凉等人称兄道弟?又怎么可能会得到萧凡和暗夜之隼等人的夸奖和培养?

  这些日子,黑瞳过得无聊,但对血痕而言,如同天堂。

  萧凡给予他的一切,现在是该用一条命来偿还了。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我就赚了!”血痕低声呢喃,眼中逐渐有凶芒闪烁。

  正当血痕迎头冲上去的时候,萧凡却伸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笑道:“别着急,说不定他们看不到我们呢?”

  血痕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回头看萧凡,心里满是佩服。

  绝望之杀果然是绝望之杀,面对如此危险的境地,依旧谈笑风生,这一点,他永远也比不上。

  “老大,你放心,我们今天哪怕死,也会为你杀出一条血路!”血痕狠狠点头道。

  “对!”其他杀手也是目光坚定。

  并不是说他们愿意为萧凡而死,而是他们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享受着丰厚的待遇,却完全没有任何危险。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他们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自然而然就觉得现在就是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

  “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万一他们真的看不到我们呢?”萧凡摸了摸鼻子,笑容依旧。

  “老大,不要开玩笑了,这都”

  血痕话还没说完,这群狱警已经冲到了近前。

  为首一个狱警朝后面挥手,怒声吼道:“快快快!把那些不老实的家伙好好收拾一顿!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是!”

  一群狱警轰然应答,然后

  然后就在血痕等人目瞪口呆之下,毫不停留的越过他们身旁,朝远处跑去。

  “嗬嗬”

  血痕瞪大眼睛,嘴巴可以塞下两个鸡蛋,惊骇欲绝。

  二十个杀手同样如此,使劲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

  “他们真的看不到我们?”血痕呆滞了好半晌,傻愣愣问道。

  萧凡笑了笑,大步往前走去,淡然道:“总有些瞎子嘛,这是正常的,咱们快走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瞎。”

  就在萧凡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队狱警从岔道里冲出,萧凡等人正好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

  血痕等人齐齐无语,浑身紧绷,随时准备战斗。

  “全体都有!”为首狱警厉喝。

  血痕挡在萧凡身前,澳门赌博网站:匕首横在胸前,目光灼灼,充满杀意。

  “后方有囚犯逃跑!快速追击!”

  “是!”

  哒哒哒

  狱警们转身整齐划一的跑步离开。

  “我”

  血痕等人彻底石化当场。

  萧凡眯着眼笑:“看来我们运气不错,遇到了两啵瞎子。”

  “运气不错”血痕额头上一滴冷汗浮现,这特么太扯淡了吧?

  事到如今,他已经发现异常,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他想不通。

  “快走快走,发什么愣?趁着他们都看不到我们,赶紧离开才是重点。”萧凡拍了拍血痕,当先一步走出。

  血痕等人傻愣愣的跟在萧凡身后,脑海里一片浆糊,一队队狱警从他们身边走过,却完全视而不见,仿佛这二十多人,全部都是透明的。

  穿过走廊之后,萧凡来到了一扇大门前,双手猛推,大门砰的一声打开,里面各自忙碌的狱警们顿时齐齐转头看来。

  “这次完了老大快走!”血痕龇牙咧嘴,状若疯狂。

  可是下一秒,这些狱警纷纷收回目光,依旧在处理自己的事情。

  “”血痕凶狠的模样直接僵硬当场,他忽然有种心酸的感觉完全没有存在感!

  “虽然他们看不见我们,但是要小心,不要闹出动静。”萧凡低声说着,如同做贼,轻手轻脚从中央走过。

  后面跟着的血痕等人学着萧凡的样子,轻手轻脚,一步一步。

  眼看就快走到头,最后一个杀手却身形不太稳,撞在了桌子上,导致上面的一个烟灰缸掉在地上,啪嗒一声摔得粉碎。

  此刻,时间如同径直,所有的狱警再度转头看来,他们的目光里,带着尴尬。

  “猪队友”萧凡捂脸,懒得管那个手足无措的杀手,继续往前。

  一个狱警在血痕等人紧张情绪中走了过来,蹲下身将烟灰缸碎片捡起,嘟囔道:“这烟灰缸怎么突然就掉到地上了呢?”

  那有些懵逼的杀手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跟上前方同伴,快速从萧凡打开的房门穿过。

  短短不过五分钟的路程,除了萧凡之外,血痕等人却如同在走鬼门关。

  随时随地,都有被灭掉的危险。

  萧凡懒得理会血痕等人是什么想法,大步往前,一刻不停。

  直到来到了监狱大门处,一个狱警手持热武器正在左右巡视,在他身后,一道小门紧闭,上面有三把大锁。

  等萧凡等人到来时,这狱警伸了个懒腰,一把钥匙就直接飞出,被萧凡接在了手中。

  “咦?我的钥匙呢?”

  这狱警一脸茫然的摸着兜,脸色猛然大变:“糟糕!小门上第三个锁的钥匙不见了!天呐!这太严重了!我要去汇报监狱长!第二把锁的钥匙藏在左边花坛里,肯定没人能找到,第一把锁的钥匙在门锁后面藏着,更没人知道,所以我还有时间找回第三把钥匙,肯定没人能从这里逃脱!”

  说完,这狱警大步朝远方跑去,还大声惊呼道:“警报!警报!钥匙不见啦!”

  “”

  血痕等人彻底没了语言,一个个在夜风中凌乱,那副茫然的样子,如同傻叉。

  萧凡打开了第三道锁,又从左边花坛里轻易找到第二把钥匙,打开第二把锁,紧接着在第一把锁后面找到第一把钥匙。

  咔嚓声中,三道锁全部掉落在地上,小门嘎吱一声打开,一股凉风吹拂,吹得血痕等人浑身鸡皮疙瘩直掉。

  “血痕,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萧凡欣慰道:“你果然成功把我就出来了,真是了不起!”

  血痕一脸呆滞和麻木,傻不愣登的看着萧凡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虽然老大夸了我,可是为什么,我特么一点都不觉得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