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703章 太特么感动了(1更)
  萧然能耐很大,下可日地,上可艹天,但是让他临时找个如萧凡一样有血缘关系的儿子,打死都做不到。

  显然萧凡这个男主角根本没有替补,他是唯一人选,无人可以替代。

  挂断了电话之后,萧凡将手机递还给了狱警,正郁闷的打算躺下休息一下,却见狱警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电话不是还你了么?”萧凡狐疑问道。

  “先生,您虽然接听免费,可是您这样英俊潇洒的大人物,难道不给小费么?”狱警一脸紧张。

  萧凡闻言一愣,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瞎说什么大实话?”萧凡从屁股兜里掏出邹邹巴巴的一百块软妹币,递给狱警,道:“低调点,别让人知道我英俊潇洒,否则会被人嫉妒的。”

  “您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狱警连忙点头,却又说道:“可是先生,瞒不住呀,您太帅了,一眼看去就如同太阳一样光芒万丈,只要不是瞎子,哪怕是近视,隔着一千米的距离也能看得清晰。”

  萧凡就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叠一百块的软妹币,不悦道:“你太特么老实了,手机留下,粗去,我不想看到老实人。”

  “谢谢先生,我这就走。”狱警笑眯眯的接过萧凡递来的钱,留下了他那一百五十块买一送一的老人机。

  狱警走后,房间里寂静无声。

  萧凡打开了电视,将声音开到最大,在房间里四处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监控设备,这才放下心来。

  紧接着,萧凡打通了未凉的电话。

  “绝望,有事吗?”未凉问道。

  “你应该能检测到我的信号在哪里吧?”萧凡问。

  “当然可以,这是……监狱?你去监狱干什么?旅游?”未凉诧异问道。

  萧凡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未凉这话说得萧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抓来坐牢的。

  “血痕呢?”萧凡问。

  “应该睡了吧,今天接单阁没什么单子。”

  “你把血痕叫来你房间,我们好好策划一下。”萧凡继续道。

  “策划什么?”

  “劫狱!”

  ……

  三分钟后,未凉的电脑屏幕上,一张西庆市监狱的平面图显现,紧接着,他将平面图转化为了卫星地图。

  “劫狱啊!我血痕也有劫狱的一天!这太刺激了!老大您等着,我马上就带人来救你。”

  血痕兴高采烈的在一旁看着,眼中满是兴奋。

  “听我说。”萧凡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道:“门口十二座梭子,弹速8颗每秒,强闯就是找死,除非是噩梦级杀手。”

  “你们要进来,只能潜伏,在八个方位各自两盏探照灯,一共十六盏灯盘旋,每三秒里,只有两个不同的一人身位盲点。你们二十个人到来,通过探照灯就需要一分钟,而且完全不能出错,否则你们就得成筛子。”

  “这……”血痕面容大变:“老大,我觉得我应该没问题,不过他们……”

  “所以,需要未凉先模拟出探照灯的盲点所在,然后你让他们抓紧时间牢记方位和时间。”萧凡道。

  “好的,那进入大门之后呢?”

  萧凡眯着眼回忆了一下自己来时看到的一切,道:“每三分钟有装甲车巡逻,每两分钟一班十二个狱警巡逻,人人配备重武器。四个高塔上有火箭筒架设,只有三个点属于盲点……”

  在萧凡仔细诉说的时候,未凉也在电脑上不断的进行着还原。

  直到十分钟后,整个西庆市监狱完整图,包括布防、狱警守卫点、巡逻线路、探测线路等等,全部出现在眼前。

  血痕看着那不同颜色的密密麻麻的线,瞳孔扩散。

  “太复杂了!这真的是一个普通监狱么?我怎么觉得里面关的都是拉灯大叔这种角色?”

  “我进来之后,特地布防的……”萧凡咧着嘴笑。

  有些人不想让他出去,就怕关不住他,所以才启动了ss级的警备系统,一座普通的小监狱,直接搞成了比死监还要恐怖的存在。

  不过,萧凡如果自己要走的话,ss级的警备系统也没有任何作用,毕竟只是两个s级,非洲那边三个s级的秘密基地,萧凡都已经进去过不少次。

  只是,萧凡不能自己走,必须要有人来劫狱才行,而且还不能是庸手,否则马脚太多,不好善后。

  “老大,我对不起你!”血痕悻悻道:“我进不来。”

  “血痕,你想要成长,就必须要一次次的挑战不可能,也是挑战你自己。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才不会辜负鹰崽子对你的教导和期盼。”萧凡严肃道。

  血痕心跳漏了一拍,一种莫名情绪在心中浮现,那是无可抑制的激动。

  他的眼眶逐渐泛红,有热泪隐现。

  “原来在老大您的眼中,我还是一个可造之材吗?原来鹰老大愿意教导我,也是因为我有那个潜力?我能成长起来?”

  “血痕,不要妄自菲薄,你的潜力无穷,比黑瞳都大,我跟暗夜之隼都看得见,而且绯月也曾说过你很有天赋。”萧凡语气严肃,心里却默默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说假话的,毕竟这很违心……”

  血痕感动得泪流满面,眼中闪烁起坚定,死死握拳,咬牙道:“老大,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挂断了电话的萧凡良心不安。

  “血痕都已经这么可怜了,澳门赌博网站:还要欺骗他,真的合适吗?”萧凡低声呢喃。

  然后,萧凡笑了起来:“怎么不合适?坑他就是帮他,免得以后被别人坑得连骨头渣都不剩!唉,小爷真是太善良了,免费帮血痕培养阅历啊!世界上怎么有小爷这么好的人?太特么感动了!”

  萧凡被自己感动得晕了过去,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安心入眠。

  半夜三更,血痕却打了鸡血,拉着昏昏欲睡的二十个杀手,一遍遍的讲解着未凉给的3d图形。

  “都记住了吗?”血痕一遍遍的问。

  二十个杀手冷汗淋漓,眼皮狂跳,却不敢有反驳的话语,嘶吼道:“记住了!”

  “好!这一次是为了救老大!所以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现在各自散去休息,还有两个小时天亮,到时候我要看到你们一个不少的出现在我面前!”

  “是!”

  “散!”

  顷刻间,二十个杀手作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