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95章 还有没有更叼的?(5更)
  “喂。”

  楚江行拿起电话淡淡开口,声音里带着一股久处上位的威严。

  “慕兄啊,有事吗?哦,这样啊,嗯,我问问警局那边。好,我问清楚了给你回电话。”楚江行说着,挂断了电话。

  电话是慕萧玄的父亲慕天山打来的。

  慕家是古武世家,并且不在西庆市,但他年少时跟楚江行就认识了,两人是多年的好友。

  听闻萧凡居然被警察抓了,似乎还很严重的样子,慕天山就觉得这是一个抱萧家大腿的好时机,所以连忙给楚江行打来电话。

  慕天山已经很久没有跟楚江行联系过了,楚江行没想到这一次他打电话来,居然是为了一个小孩子,所以他准备问问警局那边。

  随后,楚江行打通狄局长的电话。

  警局重犯刑讯室里,萧凡还在抱怨世道不公,听得狄局长想提刀砍他。

  听到手机响,狄局长拿起来一看,看到居然是一把手办公室的座机打来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书记……哦,这个事啊,这个犯罪嫌疑人叫萧凡,名扬大学中文系大二的学生,嗯,对,是这样……”狄局长脑袋上冒着汗,把萧凡挟持副局长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楚江行一听,顿时讶然。

  在警局劫持了副局长?这就跟在凌霄宝殿劫持了王母一样,天兵天将都是干什么吃的?

  “不管怎么样,务必救出严律国,把罪犯抓起来,严格根据法律来审判,该坐牢坐牢,该判刑判刑,知道了吗?”

  楚江行威严的说完,挂断电话后,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好啊,这是一次大好的机会!”

  西庆市早已变天了,一个个心腹都被挤走,各个职位都是空降来的人,他这个一把手已经被架空得差不多了。

  这次的事情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能够把警局这一块换掉,就给了他翻盘的可能。

  至于慕天山……都这么久没联系了,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这个萧凡只能自认倒霉,成了牺牲品,也是正常。

  就在楚江行这么想着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这次打来电话的是苏家,也是问萧凡。

  楚江行脸色阴沉,好不容易挂断电话后,电话又响了。

  这次是洛家。

  随后连临海市的蔡家都托了关系打来电话。

  这几通电话让楚江行莫名其妙。

  原本以为萧凡不过是慕天山的某个亲戚后辈,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这些个古武世家都纷纷出面,难道萧凡的身份是武者?如果这样的话,只能移交古武世家管理局处理……

  还没等楚江行想明白,手机响了。

  这次却是他儿子,楚恒,恒少,目前为止,已经暗中掌控整个西庆市地下势力的无冕之王。

  “老爸,你有空吗?”楚恒直截了当问道。

  “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他叫萧凡,据说被警局的人抓了,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您出出面,把人弄出来。”

  “犯法就要接受审判,楚恒,你现在未免太无法无天了吧?”楚江行怒声道。

  楚恒声音有些着急:“爸!你知道那萧凡是什么来历吗?”

  滴滴滴……

  还没等楚恒继续说话,桌上的座机响起,楚江行一看到号码,脸色巨变。

  京城来的专线电话。

  豪门,古家,古明峰。

  豪门,秦家,秦傲天。

  豪门,龙家……

  豪门,李家……

  连续四五个电话,让楚江行浑身发凉,他脑袋里嗡嗡作响,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京城几大豪门全部是为了萧凡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而来!

  楚江行不得不重新估量萧凡的身份和背景。

  “看来,这个机会只能放弃了……这萧凡,背景太强!”楚江行低声呢喃。

  滴滴滴……电话,又响了。

  如果京城豪门打来的电话,只能让楚江行浑身发凉的话,那么现在的电话,就让楚江行差点尿了裤子。

  因为这个电话,来自三大军界兵种之一的——魂组。

  楚江行身为地市级一把手,有资格知道三大军界兵种的存在。

  当他双腿发软的挂断魂组的电话,龙组又来了。

  龙组电话挂断时,他坐在座椅上浑身发颤,然后……雷霆来了。

  “你麻痹啊!古武世家、京城豪门、军界兵种……至于吗?这个萧凡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有没有更叼的?”

  挂断电话的楚江行脸色苍白,手都在哆嗦,他有种想上厕所的冲动,可双腿发软,已经站不起来。

  滴滴滴……

  电话响起。

  楚江行浑身僵硬,澳门赌博网站:颤颤兢兢探头看了眼号码,看到上面一长串的零,只有最后一位数是“1”,顿时双眼一翻,从座椅上跌落,裤子变得湿润。

  西庆市警局,重犯刑讯室。

  狄局长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眼前这道可以轻松打开的铁门,在此时看来,像是一个巨大的天堑,近在眼前,却远在天涯,永远无法跨越。

  副局长成了人质,他们根本不敢冲动,如果万一真热闹了萧凡,谁知道萧凡脑子一抽,会不会把副局长直接给干掉?

  萧凡如果真的把副局长干掉了,这件事就会变成惊天大案,会直接传递到京城去,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局长大人不知道萧凡会有什么下场,他只知道,自己摘掉帽子回家养猪都是奢望。

  “我知道我们学校附近一家牛肉面馆味道挺不错的,泡椒牛肉面,份量很足,而且老板还送卤蛋……”萧凡朝着重犯刑讯室外大喊,想起牛肉面的味道,不禁舔了舔嘴唇。

  门外的一帮警察彻底无语,一场本该严肃而紧张的警匪谈判,已经演变成了拉家常,萧凡胡天黑地的乱侃,从他在老家偷鸡骑牛下河抓鱼,一直说到在学校跟朋友一起看小电影打望美女然后逃课出去吃东西。

  狄局长觉得自己心肝脾肺肾都在疼,连带着已经开始‘蛋’疼,脑子里已经不止一次的想,一百种弄死萧凡的方法。

  谈判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可是一点实质上的进展都没有,副局长的惨叫声早就消停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什么个情况。

  狄局长并不知道严律国已经晕了过去,屁股彻底开了花,红肿得跟猴子的屁股一样,上面沾满了鲜血,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