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93章 你错了没有?(3更)
  “小子,嘴巴挺硬啊,等下看你还能不能继续用这种口气跟老子说话!”

  马脸警察阴测测的笑着,将厚厚的字典贴在了萧凡胸前,猴脸警察拿着大铁锤在萧凡眼前乱晃。

  “小子,你说你何必受苦呢,趁早认了,大家都轻松,如果你坚决不认的话,我们也免不了费些工夫,这铁锤砸上来,那种窒息的痛感可是很难受的。”

  “果然在哪里都有败类,你们这么做就没考虑过后果么?”萧凡眼中没有什么精光一闪,也没有杀意禀然,他就这么眼神平静的看着严律国,却看得严律国心里发毛。

  “敬酒不吃吃罚酒!”

  猴脸警察呸了一声,大铁锤挥舞起来,用尽了力气朝着萧凡胸膛砸下。

  就在这瞬间,拷着萧凡双手的手铐,诡异的掉落在了地上,萧凡懒洋洋的一手伸出,刚好抓住铁锤,大铁锤距离萧凡胸膛字典两三厘米的地方,停止了下来。

  严律国和两个警察大惊,正要动手,却被萧凡一人一脚踹得倒飞,撞在了墙上,胸口传出剧痛之感,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萧凡这一脚,用了三分之一的力道,直接重伤!

  若是在有内劲的情况下,这三人就算九条命,估计都能直接被踹死。

  还不等严律国挣扎起身,萧凡已经一个健步冲来,伸手掐住了严律国的喉咙。

  “呃……嗬嗬……”

  严律国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大口大口的呼吸,但那空气却如一根根针,扎进他的心脏,那种心脏快要爆炸的痛苦,让他的眼球都差点瞪出眼眶,瞳孔里布满血丝……

  “啊!”

  天风市警察局重犯刑讯室之中,忽然传出一阵惨叫。

  “呜呜呜呜!”

  刺耳的警报声,也在此时同时响起,震惊了警察局所有的人。

  “是重犯刑讯室!快快快!刑侦队!重案组!立刻赶去重犯刑讯室!副局长严律国在里面,别让副局长出事!小王,快给局长打电话!警备室,通知武装部队、特警部队,请求支援!”一个国字脸警察大声吼道。

  顿时间,整个警察局陷入一片纷乱,一大帮警察呼啦啦往重犯刑讯室跑去,全都拔出了手枪。

  孟悠悠大惊,她一直在担心出什么问题,但却没想到,会闹得这么严重。

  刚才那声惨叫是通过扩音器发出来的,听起来像是副局长严律国发出的惨叫,所以才让警察们如此紧张。

  重犯刑讯室根本就没有监控器,这是因为重大案件必须要有的保密手段,以防出现任何的意外,或者牵扯出其他的事情而广为人知。

  最主要的一点,用刑逼供这一点在警局内部,根本就不是一个什么秘密,而对待重犯,自然要用重刑,经常从重犯刑讯室出来的犯人都是被拖着出来的,地上就会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然后很快被清理掉。

  这种画面自然不能流出去,否则会引起舆论和‘波’动,那就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市警察局能够担待得起的了。

  孟悠悠没有担心过萧凡会被打成精神病儿童,可现在的问题是,重犯刑讯室里有惨叫传出,而且听声音是副局长的,难道是萧凡把副局长打成神经病儿童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孟悠悠心都颤抖了几分,心道:“小子,你可千万别冲动啊,万一真的把副局长打得太惨,到时候你可就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一大群警察,手里拿着枪,神色紧张的站在重犯刑讯室门口,看着紧闭的铁门,只能干着急。

  重犯刑讯室因为其特殊性,只有局长和副局长才有权利打开。

  这大晚上的,局长大人在家里玩蛋蛋,副局长在里面很有可能被打成神经病儿童,所以这些警察才那么紧张,还呼叫了武装部队请求支援。

  而此时,重犯刑讯室里,一幕重口味大戏,正在展开。

  审讯桌旁边,马脸警察浑身颤抖躺在地上吐白沫,猴脸警察一脸傻愣跟见了ufo一样,被一根绳子绑成了粽子,本来用来打萧凡的厚厚字典被放在他的胸口,在他正上方的吊灯上,还有一条绳子,尾端吊着那把大铁锤,左甩右甩的,好像下一刻就要掉下来。

  至于副局长严律国,却趴在审讯桌上,裤子已经被扒掉了,萧凡正坐在他身上,拿桌上的一块铁尺子打他的屁股。

  严律国的屁股上已经有了好几条铁尺子打出来的血痕,澳门赌博网站:有些地方已经渗出了血珠。

  “你错了没有?”萧凡问。

  “我错了!”严律国带着哭腔喊道。

  “啪!”

  “啊!”

  铁尺子打在屁股上,那酸爽,简直妙不可言。

  严律国身为副局长,安于享乐很久了,身娇肉贵的,根本扛不住打,每被打一下,就好像要了他的命一样,拼命挣扎,双手乱抓,双腿乱踢,跟个即将被扒皮的青蛙一样,惨叫个不停。

  审讯桌上有一个扩音器,那是为了以防万一而设置,以前也有重犯身手厉害的,审讯的局长或者副局长就拖过扩音器求救,让外面另一个有权限进入的人带人冲进来救命。

  刚才严律国的那声惨叫,就是通过这个扩音器传出去的,不过后来被萧凡直接拔掉了线,扩音器就彻底废了。

  “我认错了!不要打我了!”严律国眼角有泪水流出,他怎么也没想到,萧凡居然厉害到这个程度。

  都已经抓住机会拔枪了,却没有开枪的机会,一把枪在萧凡手里三秒钟就被拆成了一堆零件,吓死个人。

  现在还跟家长教育小孩子样,脱裤子打屁股……堂堂警察局副局长哪里受到过这种教育?此时此刻的他,身体上的伤痛根本比不过心里的创伤,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此时此刻,正在家里跟儿子玩骑马的狄局长,忽然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

  “什么?我马上回来!”狄局长一听,脸色大变,连忙抛下儿子,出门开着车直奔警察局,同时脑子有些发晕。

  他在警局任职超过二十年,从一个小鲜肉熬成老腊肉,因为没有背景,被各种平调,已经习以为常。

  这次来西庆市,也就当退休前的最后一次度假,他打听过,西庆市治安很不错。

  可是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重犯,而且还是敢于反抗,直接挟持副局长的重犯?

  “难道老子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今天?”

  狄局长这么想的时候,脚下更加用力,油门踩到底,飞快冲向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