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92章 警局变故(2更)
  萧凡还是被拷了,一群警察簇拥着他进了重犯刑讯室。

  孟悠悠惊疑不定的看着萧凡的背影,她搞不懂萧凡为何如此淡定,难道他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萧凡没有理会孟悠悠,他看似面色淡漠,偶尔四下张望,但实际上,眉头已经微微拧了起来。

  从刚才的一众警察里,萧凡居然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要知道,萧凡的记忆力堪称惊人,只要不是特别普通和平凡的面孔,哪怕只是见过一次,萧凡也能彻底记住。

  萧凡确定,刚刚看到的那些警察,都是他第一次见到,以前所有的警察,一个都没有出现。

  别说刘布德,连带着一直跟刘布德混日子的那些人也都没看到。

  这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哪怕是警力调动,也不至于如此彻底,至于说萧凡曾见过的那些警察全部都下班了,更是不可能,连收发室的老大爷,都换了人!

  “警察局看来出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故,而且这变故还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或者说……媒体不敢说?”

  萧凡默默想着。

  所有的警察全部退出了重犯刑讯室,只剩下孟悠悠坐在萧凡对面,沉默不语。

  短短时间里,他们已经开始调查萧凡的身份信息,并且提取萧凡的指纹和dna,想要找到可以完全吻合的资料。

  只是,一无所获!

  孟悠悠警觉起来,直觉上认为萧凡的身份,很特别。

  而且,正因为萧凡的身份特别,孟悠悠反倒是不再认为萧凡是坏人,这是一种多年来身为警察的敏锐感知,对人的最初步判断和信息解读。

  孟悠悠不问,萧凡也不说,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展开了眼神的较量。

  另一边,丁墨染公司的老总,在听闻自己儿子被人打成重伤,进医院抢救的时候,大发雷霆,立刻联系了警察局的副局长严律国。

  两人的商谈时间很短,挂断电话后,这位老总从账户上转了一笔钱出去。

  “现在的警察局长,还姓陈?”

  重犯刑讯室里,萧凡不想再跟孟悠悠玩深情,他有太多的疑问想要了解。

  “现任局长,姓狄。”孟悠悠眼角挑了挑,却还是回答了萧凡的问题。

  “姓狄?有意思……”萧凡忽然笑了笑,眼神逐渐沉了下来:“整个警局系统,从局长到收发室的老大爷,全部大换血,西庆市有这么吸引人?”

  孟悠悠面容凝了起来,这个问题,从她被任命调到西庆市的时候,就深藏在脑海里,但她不敢问。

  咔嚓!

  重犯刑讯室房门打开,三个穿着警服的人出现在门口。

  孟悠悠立刻站起,朝中间的中年男人敬了个礼:“严局!”

  此人就是新上任不久的西庆市警局副局长,严律国。

  “你先出去吧,这个案子,我亲自审。”严律国严肃道。

  孟悠悠略一迟疑,点了点头,然后居然隐晦的朝萧凡露出一个小心的眼神,这才走出重犯刑讯室,守在了门外。

  重犯刑讯室大门关闭,副局长严律国坐在当中,另外两个心腹各自一旁。

  “萧凡是吧?说,你是不是准备杀了被害人?”长脸警察声色俱厉的问道。

  萧凡嗤笑一声。

  这才刚坐下,就直接扣黑帽子……什么叫准备杀了被害人?萧凡根本没动杀心,否则那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故意伤人和故意杀人的区别,萧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故意伤人还算轻的,可是故意杀人就严重了,就算是故意杀人未遂,那也是重罪。

  “警察蜀黍,是那些人主动朝我攻击,这一点孟悠悠美女可以为我作证,我这顶多算是个正当防卫过当,怎么就成了准备杀人?”

  啪!

  旁边猴脸警察使劲拍了一下桌子,看了眼严律国的脸色,才恶狠狠的说道:“还不老实坦白?正当防卫过当?你当我们都是不明事理的人?我告诉你,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就算杀人未遂,也得判下三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当然,如果你坦白的话,我们是可以酌情帮你申请减刑的。”

  萧凡咧嘴笑得很开心,默默道:“三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条例上是这么写的?原来小爷特么学了假的法律?不过也对,条例上没写,凡是三大军界兵种战士,在紧急情况下,拥有先斩后奏和杀之无罪的特殊权利!”

  “说说吧,你是怎么跟被害人起的冲突,又是怎么想杀他的。”马脸警察冷声道。

  萧凡笑着摇头,栽赃陷害嘛,这么明显都看不出,那就真是白痴了,既然是栽赃陷害,那不管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你们到底收了什么好处?这么着急给我定罪?杀人呢。啧啧,澳门赌博网站:我是一个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的学生,我还是个孩子,怎么会杀人呢?”

  “闭嘴!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你说我们收了好处,这可是诽谤!诽谤警务人员,更是罪加一等!”严律国一脸威严的吼道。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以悲天悯人的口吻道:“萧凡是吧?根据孟队长提供的资料,你还是名扬大学的学生。你还年轻,虽然失足犯罪,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有心杀人的,我看这样吧,就当是过失杀人未遂,如何?这样你就减刑很多了。我实在不忍心见到你这么年轻有为的,名扬大学的学生,就这么毁了一生啊。”

  严律国和颜悦色,语气之中颇多惋惜,脸上的表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好似一心一意为萧凡着想。

  “这么为我着想,我应该谢谢你全家啊!”萧凡大笑出声,他看着三人拙劣的表演,实在连陪着演下去的心思都没有。

  “别演了,说吧,如果我不认,你们会怎么对付我?”萧凡问。

  严律国悲天悯人的表情冰冷了下来,他也知道,能考上名扬大学的,有几个是傻子?

  既然糊弄不成,那就只有威逼了!

  严律国对两旁心腹使了个眼色,一人拿起厚重字典,一人拿出了大铁锤。

  这是最常用的逼供刑具,把字典贴在胸口,用大铁锤用力砸下,受刑的人只会内伤,外面看不出什么来。

  “要逼供了么?”萧凡笑眯眯的问:“字典不够厚啊,万一留下痕迹怎么办?还有这锤子也太小了,有没有大一点的?太小了没感觉,我的口味还是比较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