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88章 不想上班想上我?(4更)
  素蒹葭和梅三步杠上了,打了半个多小时,梅三步内劲消耗过甚,不得不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而鬼徒和和尚这边,则完全相反。

  鬼徒的实力绝对不弱,毕竟能够与萧凡打得不相上下,已经极为难得,只可惜遇上了腹黑的和尚,打起来费劲不说,这和尚嘴里还一个劲的叨逼叨个没完没了,气得鬼徒一把飞针想把他扎成仙人掌。

  只是和尚的身手确实很强,一窜佛珠就完全抵挡,依旧在鬼徒耳旁如同苍蝇一样嘀嘀咕咕,让鬼徒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疯狂。

  萧凡懒得理会他们,拉着林若雪和苏梓萱斗地主,慕萧玄表示抗议之后,四个人改成了打麻将。

  楼下砰砰当当,呼呼哈哈,楼上搓麻将搓得稀里哗啦,时而一声“胡了”高喊而出,伴随着狂笑。

  苏梓萱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满是不爽之色,萧凡已经连续自摸了五把,都怀疑他是不是出老千。

  看着这个嘻嘻哈哈的男人,苏梓萱觉得他身上有股奇怪的魔力,就如同磁铁一样,总是吸引着各种各样的逗比汇聚在他身旁。

  明明可以靠颜值,他却偏偏要靠无耻,而且还混得这么开

  午饭之后,梅三步与和尚各自霸占了未凉和血痕的房间,盘膝打坐,恢复伤势。

  素蒹葭把手搭在萧凡手腕上,杀机隐现,她很想现在就趁机弄死萧凡,但是却顾及苏梓萱,犹豫之后还是没有选择动手。

  萧凡轻轻呼了口气,将兜里紧握着冥玉匕首的手拿了出来。

  “蒹葭,萧凡他这是什么情况?”苏梓萱连忙问道。

  “没救了,准备后事吧。”素蒹葭面无表情道。

  “什么?”林若雪惊呼。

  萧凡捏住林若雪的手,一脸痛苦:“小雪,今晚我们生个宝宝,好歹给我留个后代。”

  素蒹葭眼中又有杀意闪烁

  滴滴滴

  萧凡手机在此刻响起,还没等萧凡去拿,林若雪率先将萧凡手机拿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眨了眨眼之后,按下了接听键,顺便按了免提。

  “萧凡!”

  电话里传出陈墨研的怒吼,她抬高了音量,喝问道:“你到底上不上班了?”

  “不上。”萧凡毫不犹豫的回答。

  他已经看过了,林夏公司目前的状态他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就连顶替林若寒都办不到,那些事情还真就需要林若寒事必躬亲才能解决。

  既然这样,他为毛还要去公司里当个小小的人事专员,每天做一些招聘之类的无聊事情?纯属浪费生命。

  当然,如果单纯为了陈墨研的话去趟厕所也不需要一天嘛。

  “什么?你敢不上?你到底上不上?”陈墨研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混蛋难道敢违背林总的话?

  “不上!”

  旷工还说得这么义正言辞,陈墨研心头的怒火直接烧到了头顶,气呼呼道:“如果你不上,我就告诉林总,你直接跟林总交谈!”

  萧凡闻言,严肃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上就不上,不能你说让我上,我就上,我想上自然会上,不想上你说什么我也不上,就算是我家老婆大人,我也不上!”

  陈墨研已经被气疯了,她猛的一拍桌子,大吼道:“你不想上班,难道想上我吗?”

  话音刚落,大厅里死寂一片,慕萧玄、苏梓萱、林若雪等人,一脸震惊。

  看着林若雪眼中隐隐冒火,萧凡呆若木鸡,今晚看来又泡汤了。

  “我”陈墨研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一脸涨红如血,她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什么了。

  “经理,您别激动,我上,我上。”萧凡连忙回答,他本来是怕陈墨研继续发飙,假装敷衍,可听在苏梓萱等人的耳朵里,就彻底变了味道。

  苏梓萱:“下流!”

  素蒹葭:“无耻!”

  慕萧玄:“禽兽”

  人事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的陈墨研差点晕过去,一脸的花容失色。

  她也误以为萧凡回答的这个我上,不是想上班,而是想上她。

  悲愤羞恼之后,陈墨研果断的挂断了电话,然后立刻拨通了林若寒的号码。

  “陈经理,有什么事情吗?”林若寒正在刺玫的陪同下在外地谈生意,刚刚吃过午饭。

  对林若寒而言,陈墨研很有能力,人事部一向井井有条,从未发生过什么乱子,交代下去的事情,陈墨研也能够很快完成,是一个不错的好帮手。

  陈墨研咬了咬牙,道:“林总,我是来告状的。”

  “告状?”林若寒讶然。

  “就是您的未婚夫萧先生,上班才两天,他就翘了一天半”陈墨研从未见过如此之叼的员工。

  “哦,他啊。”林若寒点了点头。

  陈墨研嘴角隐隐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暗道:“看你个混蛋这次死不死!林总一向很严厉,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哼!”

  “他就别管了,旷就旷吧,没事。”

  正当陈墨研心底里在幻想萧凡悔恨难当的对自己卑躬屈膝,认错道歉时,林若寒的话语就飘进了她的耳朵。

  “好,我一定啊?”陈墨研傻愣起来,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别管了,他想干嘛干嘛去,你就当他没来过好了。”林若寒又说道。

  陈墨研嗯了一声,失魂落魄的挂断了电话。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忽然认清现实,那个男人,是林总的未婚夫,未来的正牌老公。

  人家愿不愿意上班,她根本管不着,那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

  “难道我对上次的事情,依旧耿耿于怀?”陈墨研茫然的看着窗外蓝天白云,幽幽叹了口气。

  “那女人绝对是故意的!那次在厕所明明是她主动让我啪的,现在旧事重提,难道是寂寞难耐?不过就算是这样,能不能矜持点?害得小爷别赶出家门”

  萧凡嘴里叼着一根野草,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被林若雪一脚踹出家门,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反省就算了,饭后散步也是极好的事情。

  住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却还从来没好好仔细看看周围的环境,难得有空随便逛逛,萧凡便优哉游哉的慢吞吞走着。

  萧凡一边走,一边思索一个问题。

  陈墨研如果现在还让上,那到底上还是不上?